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3章 和我結婚
  樓阮點點頭,公司上市確實是大事,尤其是華躍生物這樣的公司。

  很多公司在上市之前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最后導致上市失敗。

  華躍現在上市在即,如果華躍的老板謝宴禮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一些負面新聞,那可能真的會影響華躍上市。

  樓阮忽然覺得很內疚,她喝多了就喝多了,怎么還亂抓人。

  昨天晚宴那么多人,她抓誰不好,怎么偏偏抓了謝宴禮。

  最近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謝宴禮,她這一抓,不知道給人添了多少麻煩。

  樓阮垂著眼睛,柔軟的黑色發絲跟著一起垂落臉頰,軟白的小臉半遮半掩。

  那雙被精心修過的細眉輕蹙,好似十分苦惱。

  “那怎么辦……”樓阮聲音小小的,倒不像是在和謝宴禮說話,而像是在自言自語,“我去求求爸爸。”

  她說的這個爸爸并不是她的親生父親,而是她的養父。

  是她親生父親的戰友,爸爸去世后,她就被接來了徐家。

  徐家……

  樓阮垂著眼睛,眉頭皺得更深。

  她和徐家人說不上特別親近,也從沒有求過他們什么,要是她向他們開口的話,他們會幫忙嗎?

  “求?”靠在桌邊的人垂下眼睛,聲音很輕,語氣莫名。

  頓了兩秒后,他抬起眼睛看了過來,漆黑的碎發下,狹長眼瞳瀲滟漂亮,溫沉磁性的嗓音中透著幾分漫不經心,“倒也不用求,也不是沒有別的解決辦法。”

  樓阮立刻看向他,清澈的雙眸中帶著期待,“真的嗎,還有別的解決辦法?”

  似乎是覺得自己的態度太過熱情,她頓了一下,認真道,“謝先生盡管說,只要能做到,我一定配合。”

  給人家添這么大麻煩,確實挺不好意思的。

  那人姿態懶散地靠在那兒,目光沉沉看了她幾秒,直到樓阮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以后,才微微抬了抬光潔白皙的下巴,“結婚。”

  樓阮一時之間有些沒反應過來,有些呆呆愣愣的,“什么?”

  謝宴禮隨意地靠著,手掌落在桌上,雪白的襯衣勾勒完美的身材,他沉吟幾秒,重復道,“結婚。”

  樓阮坐在酒店軟綿綿的床上,目光落在對方冷白如玉的手指上,神色有些恍惚地想,這個襯衫,是不是有些太透了,她坐在這個地方,甚至可以隱約看到襯衫里的線條…

  她忽然想到讀書時學校表白墻的色批發言:【謝宴禮師兄,打球的時候能不能別穿得那么保守,京北的天難道很熱嗎!?既然練了腹肌就露出來啊!你把它露出來啊!】

  奇怪,她在想什么……

  樓阮掐了掐掌心,合上眼睛凝神,還沒睜開眼睛,就猝不及防地聽到謝宴禮輕描淡寫的話:

  “準確來說,是和我結婚。”

  樓阮猝不及防睜開眼睛,直直地看向他,也不管什么身材不身材了,“什么東西?”

  “如果是和太太親密,就不算桃.色新聞。”謝宴禮懶洋洋倚在那兒,印著曖昧紅痕的喉結極其突出,“而且,已婚的形象,也更能讓大眾信任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