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軟誘 > 第2章 樓阮,你怎么補償我
  床邊的男人抬起手,輕輕拉了拉領口,指著喉結上的牙印開口道,“我能理解樓小姐對我有賊心,但也不用這樣吧?”

  樓阮恍恍惚惚地抬頭:“?”

  她對,謝宴禮,有賊心?

  樓阮不自覺地,想起了讀書時候的事。

  她和謝宴禮讀的是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學。

  不管是高中還是大學,不管是京北一中還是華清大學,謝宴禮都是學校里的風云人物,確實很招人喜歡。

  高中的時候,她去等周越添的時候還看到過他打球,那時候周越添和程磊他們回來,看到她坐在那里看人家打球,程磊還問她是不是也被謝宴禮迷住了。

  【這個謝宴禮很出名啊,好像全校女生都喜歡他,軟軟妹妹,你不會也要拋棄我們越哥喜歡他了吧?】

  樓阮那個時候是怎么說的呢?

  她坐在球場旁邊的座位席,看著籃球場穿著白色球衣的男生頓了一下,回頭笑著說怎么可能,她只喜歡周越添。

  謝宴禮見她有些走神,往后退了退,在一旁的桌邊靠了下來,穿著西褲的修長雙腿交疊,斜睨著她說,“樓阮。”

  “……嗯。”樓阮總算回了神,認認真真點了頭。

  她覺得謝宴禮能這樣想也正常,畢竟他從小到大都那么受歡迎,而且昨天晚上她喝多了以后又實在太過……熱情。

  他會誤會也正常。

  “我會賠償你的。”

  “你怎么補償我。”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樓阮微微一頓,慢慢從床上坐起來,看著靠在那邊完美矜貴的人,小心翼翼地道,“我給謝先生買身新衣服,再請你吃頓飯,行嗎?”

  這樣的狀況,她還是第一次遇到,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解決。

  這已經是她能想出的最好的方案了。

  謝宴禮轉過頭,狹長漆黑的眼眸彎著,似笑非笑,“請我吃飯?”

  樓阮:“……”

  這個語氣,是又誤會了嗎。

  她抿了抿唇,認真道,“如果謝先生不方便的話,那我把衣裳和房費折現給您,這樣可以嗎?”

  頓了一下,她又快速道,“還有吃飯的錢,也一起。”

  似乎是覺得好笑,謝宴禮漂亮的黑眸挑了挑,“樓阮,你覺得我差那點錢?”

  樓阮頓時被噎了一下。

  他確實不差。

  以前她聽到他的名字大多都是華清大學謝宴禮,京北一中謝宴禮,現在聽到的大多都是華躍生物謝宴禮。

  華躍生物科技公司是謝宴禮畢業以后創辦的,公司上市在即,市值約五十多億。

  他當然不會在意區區一件衣裳和房費,還有什么飯錢。

  這種人的時間,都是按秒計算的。

  那要怎么補償他給他賠罪?

  樓阮輕輕蹙眉,一時之間犯了難。

  謝宴禮目光落在她身上,他垂下眼,修長白皙的手指落在桌上,輕輕敲著,“我的公司快要上市了,你知道吧。”

  樓阮抬起頭,看著他點點頭,“……知道。”

  謝宴禮的目光從自己的手指上挪開,那雙瀲滟的黑眸中帶著深深淺淺讓人看不清的情緒,他定定看著她,語調漫不經心,“這個時候,我和我的公司,都不能出事。”

  “尤其是當街和不知名女子撕衣激.吻這種桃.色新聞。”

  “這對我和我的公司來說,都很致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