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五十四章 爭吵
  她還記得,那天晚上,剛剛上完廁所,準備回房間,下意識的看了眼玉財神的位置。

  由于玉財神的到來,讓公司恢復生機,母親對玉財神格外看重,專門用一個密封的箱子,硬生生的釘在墻上,還上了鎖,不讓任何人接近,包括陳離。

  大晚上的,客廳里也沒人,陳離這一眼看過去,整個人都像一塊木頭似的,僵硬的站在原地。

  漆黑的客廳里,密封的玉財神面前,正有一道影子,在不斷地叩拜著。

  透過月光,陳離能夠看得清楚,那是一道純粹的影子,沒有人的樣子。

  尤其是影子叩拜時,那個密封的玉財神,更是隨著叩拜,在微微顫抖著。

  活了這么大,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只覺得一股寒氣從后背升起。

  接著,那個影子轉過身,突然朝著她撲過來。

  陳離只覺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識。

  等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沒有什么大礙。

  她把這一切告訴母親,可母親卻說不可能。

  陳離調取了監控,詭異的是,監控上并沒有她暈倒的畫面。

  監控上顯示,她上完廁所之后,就回房間了,一晚上都沒出來。

  但她堅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陳離想著,玉財神是根源,可母親不會讓自己動玉財神。

  她認為,只要自己做好服裝公司,能夠滿足一家子生活,能夠賺到錢,就能想辦法勸說母親,讓母親丟掉玉財神。

  所以她拼命的做,因為公事,回來得也越來越晚,和母親的矛盾也在加劇。

  說到這里時,陳離又開始哭了。

  只有在這個房間里,才會顯露出這一面。

  徐白聽完陳離的講述,心中嘆了口氣。

  他知道,陳離這個計劃,哪怕是成功了,她母親也絕不會放棄玉財神。

  很簡單的一個道理,人的欲望是沒有止境的。

  就像念神因為想象力而產生,欲望也是沒有盡頭的。

  試想一下,因為玉財神能夠輕而易舉的帶來錢財,又怎么可能隨意放棄。

  她母親會想,還能賺到更多,而不是收手,甚至會想女兒的成功,也是因為玉財神的原因。

  至于玉財神,徐白心中已經有了想法。

  那應該是念神,但又不完全是念神。

  準確點說,應該是還沒有成型的念神。

  經歷過這么多次了,徐白也有所了解。

  沒有成型的念神,也會間接性的影響到周圍的人。

  他做了一個推測。

  那個給陳離母親玉財神的高人,或許有兩種可能。

  其一,就是個騙子,用這個方法騙錢的,但陳離母親相信了,由于想象力過于豐富,制造出了念神。

  其二,這個家伙有更深的背景,故意制造出來的。

  徐白更偏向于第二種。

  因為哪怕是出現念神,也不可能讓陳離母親的公司變好。

  換一種說法,那個人在得知陳離母親公司出現問題后,就用玉財神為引子,再加上讓陳離母親的公司變好,提升陳離母親的想象力,再弄出念神來。

  這不是沒可能的。

  徐白掃了眼扮演完成度。

  【扮演完成度:15%】

  得知了這么多消息,也才漲到15%,徐白對人生扮演游戲有了更深的認識。

  “也許越是高級的扮演物,獲取的難度就越大。”徐白心中想道。

  他還在捉摸著,怎么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驚醒了正在述說的陳離。

  門外,傳來一道中年女聲。

  “阿離,開開門,我給你做了最喜歡吃的雞蛋面。”

  中年女人的聲音帶著疲憊。

  陳離咬了咬嘴唇,撥了撥額前的頭發,這才站了起來,走到門口,將門打開:“媽……”

  徐白見此一幕,暗中點頭。

  這個女生很懂事。

  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很多子女和父母因為一些小事吵架之后,都會抹不開面子和好,只會讓時間慢慢磨合。

  有的甚至會讓父母先和好。

  陳離不會,她更懂事。

  門外,一個花白頭發的中年婦女走了進來,手里端著一碗面。

  中年女人的頭發花白,臉上皺紋很多,滿臉都是疲憊,尤其是那雙眼睛,特別無神。

  “阿離,你先吃點東西,今晚媽不對,但是媽也是想你別太累著了,畢竟咱們家的公司夠大了,你沒必要的。”

  一邊說著,陳母將面遞給陳離。

  陳離默默地接了過來,看著上面蒸騰的水汽,緊咬著下唇。

  陳母嘆了口氣,道:“阿離,你該找個男朋友,好好享受自己的生活,其他的都交給我就好,你的胎記,我會繼續找醫生,一定可以治好的。”

  陳離用筷子挑動了一下面,搖頭道:“媽,這些都不急,你知道我不是想這些,咱們家已經夠好了,那個玉……”

  話沒說完,就被陳母打斷了。

  “胡說八道什么呢,都說了別講這些,財神爺會聽到的!”陳母的語氣變得嚴厲。

  從徐白這個角度看去,陳母正在由溫柔變得暴躁,變化得極快,也很突兀。

  這種突兀是不正常的,好像只要提起玉財神,就會讓陳母變得暴戾,剛開始的溫柔蕩然無存。

  陳母怒聲呵斥道:“我警告你,財神爺保佑了我們一家,那是得世世代代供奉的,哪怕我百年之后,你也要繼續供奉下去,世世代代都要,它能保護咱們家一直好下去,再也不用過以前的苦日子了!”

  語氣越來越急促,陳離微微顫抖著。

  但她的目光沒有害怕,反而抬起頭,倔強的道:“我不會,我總有一天,會毀了那個東西!”

  “啪!”

  清脆的巴掌聲,在房間中回蕩。

  不只是陳離愣住了,就連陳母都愣住了。

  陳母看著自己的手,陷入沉默。

  過了一會兒,陳母又嘆了口氣,默默地離開了,一句話也沒說。

  陳離捂著臉,沒有眼淚,眼中的堅定更甚了。

  她把面條放在桌子上,轉身從床底拿出一個箱子,目光漸漸凝重。

  片刻后,陳離目光從凝重變為堅定。

  “這是我最不想做的事,但今天我必須要這么做,我別無選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