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四十八章 幕后之人的猜想
  “實驗失敗了,那就換新的,不過,渝市的天選者還是太多了。”這道身影緩緩說著,很快消失在街道里。

  ……

  爛尾樓內。

  徐白站在里面,看著外面的天選局成員,收回目光。

  周青恢復了一下,臉色稍微紅潤,但整個人還是很虛弱,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道:“這里很安全,幕后之人是誰?”

  解決了念神之后,現在更重要的,是幕后之人。

  除掉了幕后之人,才算是徹底解決了問題的根源。

  徐白收回目光,視線落在無果身上。

  無果微微一愣:“和小僧有關系?”

  眾人的視線同樣落在無果身上,一臉不解之色。

  無果的品行大家都看得出來,沒有什么問題,他們都不明白,為什么徐白會看向無果。

  徐白目光微微一凝,來回走動片刻,道:“確實有關系,但是不是你,而是你師父。”

  “我師父?”無果撓了撓光頭,更不明白了:“小僧的師父已經化為一抔黃土,怎么會有關系呢?”

  “如果你師父沒死呢,甚至是整件事的幕后主使人,那一切就有關系了。”徐白淡淡的道。

  當這句話出口后,無果第一個搖頭。

  “小僧親眼看著師父身受重傷而死,而且是小僧親自將師父埋葬,不可能的。”

  這些都是他親手做的,他很確信,他師父不可能復活。

  徐白摸了摸下巴,道:“這世界上天選者很多,神秘物更多,奇特的能力多不勝數,假死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無果雙手合十,還是搖頭:“小僧不信,師父從未騙過小僧。”

  歲歲拉著徐白的衣袖,仰著小臉,脆生生的道:“大哥哥,你說無果大師的師父還活著,肯定有根據吧。”

  徐白點了點頭,摸著歲歲的腦袋,道:“當然有,你們聽我說……”

  隨后,徐白將自己的猜想說了出來。

  “首先,我們來看一個很明顯的破綻,無果的師父想要贖罪,要把舍利子遞給天選局,但是卻沒有主動給,而是一直藏在寺廟里,這就是最大的破綻。”

  不直接上交,反而是藏在寺廟里,這里面就很有問題了,只是大家被接踵而至的各種事件搞得暈暈乎乎的,都沒有想起,久而久之,自然地忘掉了。

  “其次,你師父應該是真的叛出了岐念,追殺他的人應該也是真的,他是有更重要的計劃。”

  徐白來回走動兩步,繼續道:“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讓我們回到第一個猜想。”

  “你師父之所以要將舍利子藏著,是因為等你發現后,能更好的實施計劃。”

  “他知道你能更快地融合舍利子,所以在你找到舍利子后,開始引出念神,在這種危急時刻,你們只有這一種選擇,如果提前給出舍利子,也許舍利子就到其他地方了。”

  “他的假死,自己不使用舍利子,是為了讓他徹底脫離懷疑,減小他暴露的風險。”

  說到這里,該說的已經說了,徐白沒有繼續說下去。

  當在場眾人聽完后,全都面面相覷。

  這么說起來,好像還真是那么回事。

  “可是,你怎么發現的呢?”周青問出心中疑惑。

  徐白身上騰起金光,道:“無果的師父是佛門的,我這個能力也和佛門相關,所以在那一瞬間,產生了感應,我才有了這個猜想,他師父身上,應該還有類似的神秘物。”

  無果面色復雜,之前在戰斗,他雖然也是佛門,但沒有留心。

  剛才徐白所說的一切,只有他這個當事人才最清楚,心中最不是滋味。

  如果真是這樣,他間接的成了師父的幫兇。

  玄青子掃了無果一眼,轉向徐白,道:“前輩,您說了這些,肯定有應對的辦法吧?”

  他們不好勸無果,只能轉換話題。

  無果本身是沒問題的,只是因為太信任他師父,所以才會導致這一切。

  “他在對付天選者,只能從這里入手。”徐白道:“只要他想動手,那么一切自然浮出水面。”

  對方如果鐵了心想躲,這么大的世界,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

  但只要對方想要搞事情,就會逐漸露出破綻,順著線索,就能找到。

  周青陷入沉思,片刻后,道:“我們該怎么做?”

  徐白看了周青一眼,道:“這方面,伱更有經驗,問我沒用。”

  說實話,今天過來,更多的是為了對付念神,獲取相應的進度條。

  否則,他并不想和天選局有過多的接觸。

  如今的情況只有自己清楚,在他們眼里,無充滿了神秘與強大,可在自己眼里,目前的無還處于起步階段,不能暴露更多。

  越是接觸下去,面臨的破綻就越多。

  “額……”周青噎了一下,也知道確實是自己分內的事。

  不過他還是不死心。

  “留個聯系方式嗎,如果有什么問題,我可以聯系你。”

  徐白搖頭道:“不需要,我走了,另外,我提醒你一句,不要私下里打探太多,那位高層,很不高興的。”

  高層?

  不高興?

  當這句話說完后,周青反應過來,面露苦笑。

  這意思是,不要讓他們打聽太多,該他們知道的,會讓他們知道。

  徐白準備離開。

  “前輩,我們……該怎么和你聯系?”這時,玄青子開口問道。

  徐白停下腳步,道:“還記得我最開始和你們說的嗎,后續什么都會有,組織成員已經遍布大地,后面都會出現的。”

  “曾經,組織認為松散的形式很好,后來,才用更為嚴謹的形式,其實也很好,但組織太心急了,沒有經過合理的篩選,混進一堆想要掌權的人。”

  “現在,我們正在改進,正在變化,等著就是了。”

  說完這句話,徐白沒有給玄青子繼續開口的機會,反手摸了摸歲歲的頭,道:“你兩人要互相護持。”

  歲歲用力點頭,答應下來。

  徐白沒有停留,消失在夜幕里。

  不過在離開前,周青和玄青子告訴了徐白,他們的位置所在。

  周青看著徐白離去的背影,面色復雜。

  就在這時,歲歲突然呀的一聲,引來眾人的目光。

  “忘記問大哥哥,為什么會叩拜和護佑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