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三十章 玄青子第一次叩拜
  玄青子剛才說的是實話,無的高層真的聯系了他,但無果讓他聯系無的高層,他卻沒有辦法。

  “我們只會保持單線聯系,我聯系不了。”玄青子很無奈的說道。

  無果嘆了口氣,像這種神秘的組織,很多奇怪的規矩都有,他也早就見怪不怪。

  “能得到道長的相助,已經是很好的了。”

  如果這里只有他一個人,遇到這種情況,危險會大增,他不一定能應對。

  現在加上一個玄青子,再加上歲歲的佛珠手鏈,會安全很多。

  玄青子點了點頭,準備說話時,突然間沉默下來。

  他默默的從蒲團上站起,一瘸一拐的扶著塑像,面向門口的方向。

  不僅僅是他,無果也站了起來,和玄青子并肩而立,手上的金書閃動著光芒。

  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月月微微一愣,她是普通人,并沒有察覺到異常。

  但兩個小姑娘在艱苦的環境下長大,察言觀色方面沒有問題。

  “來了嗎?”月月把歲歲帶到身后,小心問道。

  歲歲拉著月月的衣袖,另一只手握住佛珠項鏈。

  話音落下,沒有得到回應,因為本來寂靜無人的夜晚,突然響起一陣陣腳步聲。

  腳步聲非常雜亂,在寂靜的黑夜中,聽起來猶如早晨的鬧市。

  “不可能有這么多人,天選局不是擺設。”無果皺眉道。

  像岐念這種分屬于邪惡的組織,不可能大規模的聚集人手,一旦大規模的聚集,很可能被天選局一鍋端掉。

  這是傻事,他們不會去做。

  “看看不就知道了嗎?”玄青子道。

  話音落下,本來緊閉的大門轟然打開,一股冷風從門外的小院子鉆進,讓房間內的溫度陡然下降。

  玄青子透過院子,能夠看到外面有一道道人影閃過,非常密集。

  “啪!”

  伴隨著沉悶的響聲,最外面的圍墻倒塌,人影漸漸清晰,展露在眾人面前。

  “草人?”玄青子一愣。

  密密麻麻的人影并不是人,而是由草編織的草人。

  草人和普通人的身高體型差不多,但走路的姿勢比人還要靈活。

  玄青子目光在草人之間徘徊,并沒有看到他想看到的人影,轉頭道:“對方似乎不想暴露。”

  這些草人出現在院子里后,就站在原地沒有動作,但他們立在院子,有些滲人。

  “這是他的神秘物功能,人數有點多,道長,小僧先去試試他的深淺。”無果手腕一動,拋起佛經,佛經放出光芒,懸浮在他頭頂。

  “加持!”

  伴隨著加持二字,無果身上出現強壯的肌肉,變成一尊怒目金剛。

  無果大喊一聲,直接沖入草人堆。

  這時,一直不動的草人終于有了動作,他們仿佛活人一般靈活,將無果圍在中間。

  戰斗一觸即發。

  無果抬起拳頭,擊打在其中一個草人臉上,草人瞬間分崩離析。

  但身后風聲傳來,四五個草人揮拳,擊打在無果后背。

  無果沒有受多大傷害,加持狀態的他身體素質全方位提升,已經不能用正常人來衡量。

  但還沒等他緩過勁來,又有五六個草人從旁邊沖出,拳腳落在身上。

  草人靈活性比活人更強,而且威力也更大,無果是靠經書在抗衡著,秘氣卻在飛速溜走。

  如果秘氣消耗干凈,將會變得和普通人一樣,到那時候,就是砧板上的肉了。

  無果繼續揮拳,每一拳都能帶走一個草人,但越來越多的草人撲了上來,他有些吃力。

  玄青子站在塑像旁,靜靜的看著這一幕,沒有動手,而是在四處搜尋著。

  這些草人實在是太多了,對方的能力似乎更適合群戰。

  他在尋找真正的幕后之人,想要試試能不能擒賊先擒王。

  但遺憾的是,四周黑夜如墨,并沒有找到操縱草人的幕后人。

  不遠處,無果的動作變得稍加緩慢,玄青子嘆了口氣,轉頭對月月和歲歲說道。

  “貧道去幫他,你們兩個不要害怕,你們手上的佛珠是無的神秘物,在危機時刻,會救你們的。”

  說完這句話,他提起塑像,雙腿微微彎曲,整個人如同一顆隕石從天而降,落在無果旁邊。

  有幾個草人見到玄青子加入戰場,如猛獸般撲了過來。

  但還沒等他們靠近,玄青子揮了揮手,秘氣流動間,一股特殊的壓力浮現。

  “叩拜!”玄青子語氣淡定,緩緩說道。

  正在草人堆中廝殺的無果,突然感覺到壓力驟減,他正在疑惑間,下意識的轉頭看去。

  接著,他看到了讓他這輩子都難以忘懷的一幕。

  那些如同猛獸般的草人,全都跪倒在地,渾身顫抖著。

  玄青子處在中心的位置,扶著塑像,仿佛一尊神明。

  而這些草人不只是跪著,竟然在地上磕起頭來。

  每一次磕頭,都讓草人身上出現裂痕,邦邦邦的聲音,在黑夜之中彌漫。

  “這,這是什么能力?”無果滿臉驚駭,他覺得今天自己真的開了眼了。

  玄青子面色平靜,內心卻如同翻江倒海般起伏不停。

  今天是他第一次用神秘物的能力,他也深刻的體會到塑像的強大之處。

  曾經這個能力是他師父的,他曾親眼看到那肉球一般的念神,活生生的拜死在地上。

  如今當自己使用之后,感受更加深刻。

  無的恐怖,絕不止步于自己的想象。

  “總有一天,我能見到那天和我說話的人影,能夠真正目睹高層成員的風采。”玄青子想道。

  那天出現的身影,直到現在,依然無法忘卻。

  隨著叩拜的進行,草人身上的裂痕越來越多,密密麻麻的叩拜聲,讓整個黑夜變得嘈雜。

  伴隨著最后一聲叩拜,所有的草人化作了一地殘骸。

  玄青子雙手背在身后,看向遠方的黑暗:“如果只是這點把戲的話,貧道勸你趕緊離開,不要給自己添麻煩。”

  沒有人回答他,黑暗如常,就連蟲鳴聲都沒有。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尖叫聲突然響起。

  玄青子和無果微微一愣,反應過來后,看向月月與歲歲的方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