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二十五章 徐白:這和尚突然不順眼
  手腕上,陳舊而古樸的佛珠手鏈,放出璀璨的金光。

  尤其是在黑夜,在這片寂靜無人的樹林中,金色的光芒產生強烈的對比,令人眼花繚亂,就像是在一處無人的絕望中,出現的一抹希望。

  “成了!”無果忍不住大喊出聲,內心激動無比。

  “可不就成了嗎?”藏在佛珠手鏈的徐白想道。

  這個念神的實力非同小可,他一直在等待一個完美的契機,現在機會來了,就是出手的時機。

  他目前的計劃,是想要繼續擴大無的影響,以此來滿足后續扮演完成度的圓滿。

  只有在最絕望的時候,讓人燃起希望,才是最有沖擊力的,現在就是產生沖擊的時候。

  “去!”

  金色的光芒在徐白的指引下,脫離佛珠手鏈,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顆巨大無比的金色佛珠,狠狠的砸在戲子念神胸口。

  這一擊看起來極為強大,但并沒有多少沖擊力,因為當金光落在戲子念神胸口時,像是水流一般散開,包裹住戲子念神全身。

  戲子念神的慘叫聲沒有了,瘋狂的掙扎也停了下來,保持著原樣,木頭似的站在地上。

  無果感覺壓力驟減,但他沒有松手,金光沒有傷到他,反而讓他有種安靜祥和的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金色的光芒逐漸減弱。

  無果能夠感受到自己所困住的念神,正在變矮變小,他的動作也在慢慢收縮。

  隨著時間的流逝,十分鐘的時間過去,金色光芒徹底消散,而原地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了。

  黑暗消散,月光重新照射在這片樹林,哪怕沒有陽光的溫暖,在場三人都感覺到暖意在身上升騰。

  無果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長出了一口氣,目光停在歲歲手上的佛珠手鏈。

  “不愧是我佛們的神秘物,果然強大,兩位施主于我佛門有緣,可否隨小僧去廟里坐坐。”

  徐白:“?”

  這畫風有點不對,怎么突然就變成與佛門有緣了?

  月月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將歲歲扶了起來,搖頭道:“我們不去,我們現在只想快點走。”

  “小僧是一片好意,兩位施主舟車勞頓,而且這位小施主眼睛不便,走夜路會遇到危險,小僧并無惡意,否則便不會救二位施主了。”無果誠懇的說道。

  月月轉過頭,看著自家妹妹,尤其是妹妹臉上帶著的疲憊,膝蓋和胳膊也有被劃傷的傷痕。

  她想了想,略帶遲疑的點了點頭。

  這個年輕的和尚很神秘,如果對她們有惡意,她們也無法反抗,剛才還救了她們。

  再加上和尚說的也對,她們確實沒辦法再走夜路了,作為一個采藥人,她比誰都清楚夜晚山里的危險。

  “請隨小僧來吧。”無果笑道。

  三人沒有說話,在漆黑的夜里,很快便消失在樹林中。

  他們大概走了將近一個多小時,來到一處山間的小廟。

  小廟看起來很陳舊,但卻沒有破爛的感覺,在廟的頂端,掛著牌匾,寫著青山寺三個字。

  無果推開門,將二人帶入青山寺,打了兩盆清水,讓兩人簡單地洗了把臉,這才前往廚房。

  不多時,做出幾份飯菜,放在桌上。

  月月和歲歲餓了很久,也沒有講究,大快朵頤起來,足足吃了將近20分鐘后,三人這才停下。

  “謝謝。”月月真誠的道謝。

  旁邊的歲歲也跟著一起道謝。

  無果搖了搖頭:“扶危濟困也是小僧歷來的準則之一,不用感謝,在這里遇上就是緣分。”

  現場陷入安靜,月月不知道怎么開口。

  兩姐妹所遭遇的苦難比常人更甚,在這種情況下,突然有一個人對她們好,反而不知所措。

  歲歲一直低著頭,突然開口說話:“大哥哥,我想問問,我手上的佛珠手鏈,有什么特別的能力嗎?”

  雙眼仍然無神,但歲歲的聲音卻很平穩,不像這個年紀該有的心性,反而像是個成年人。

  無果微微一愣,他好像看出了歲歲的想法,遲疑道:“小施主,你是想要入這一行?”

  月月驚訝的看著歲歲。

  歲歲點著小腦袋,很認真的道:“如果我擁有大哥哥那樣的能力,就不會被壞人欺負了,我們是沒爹沒媽的孩子,要是想不被欺負,只能靠自己。”

  月月有些心疼,摸了摸歲歲的頭:“姐姐會永遠保護你的。”

  歲歲搖了搖頭,很懂事的道:“姐姐,我知道你很疼我,但我們要有自保的能力才行,我已經做下決定了。”

  經歷了這么多苦難,如今逃出生天,歲歲想到了她姐姐曾經吃的苦,她不想再過那種日子,只想用該有的能力保護自己。

  無果雙手合十,嘆道:“世人艱苦,小僧的責任是幫助世人脫離苦海,斬妖除魔也是其中之一。”

  “既然是走這個圈子,改變自己的人生,小僧有責任幫助施主,但男女相隔,小僧有更好的選擇給施主,在此之前,小僧可以給施主說最基本的知識。”

  無果改變話題,開始說著天選者和念神的事情,這些徐白都聽過,和之前劉越說的沒什么差別,他也就當聽個故事,重新再聽一遍。

  但是這新世界的大門,對于月月和歲歲來說,卻是陌生而又新奇的,兩個女孩聽得非常認真,時不時地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一說,足足半個小時過去了。

  等到無果最后一個字說完后,兩個女孩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無果是過來人,也知道這種表情太正常了,他耐心的等待著,又過了好幾分鐘,歲歲第一個反應過來。

  “大哥哥,你剛才說要給歲歲更好的選擇,是什么選擇?”歲歲問道。

  無果笑道:“天下佛門都有來往,小僧知道有個眾妙庵,里面的師太都是適合做施主的師父,但需要遁入空門,或者當個俗家弟子,還有加入天選局,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句話說完后,兩女陷入沉默。

  藏在佛珠手鏈中的徐白卻不同,他突然覺得這個和尚不像開始那么順眼了。

  “介紹給那些地方,我后續的計劃怎么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