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二十四章 金光乍起
  無果沒想到戲子念神竟然擁有兩個能力,剛才拳頭和戲子念神手中的花槍相碰時,傳來很強的反震感,現在手臂還在發麻。

  耳邊的歌聲在依依呀呀的,一直干擾著無果的意識,而前方的戲子念神,并沒有給無果喘息的機會。

  “咿呀!”

  伴隨著一陣吊嗓子的聲音,戲子念神踩著戲曲獨有的步伐,只是一個晃眼,就來到無果面前,手中的花槍,猶如一條長蛇,直襲無果的胸口。

  速度飛快,而且角度刁鉆。

  這一槍,哪怕無果如今的加持狀態,也不能夠完全承受,在這危急時刻,無果咬了咬牙,強行側過身體,任由花槍洞穿肩膀。

  他如今的狀態攻擊和防御都很強,但仍然沒辦法完全防御,疼痛感如同排山倒海般襲來,汗水布滿無果的胸口。

  “降妖伏魔,必定千帆苦難。”

  無果深吸一口氣,忍受著肩膀的劇痛,左手握住花槍,右手握緊拳頭,一拳轟在戲子念神的胸口。

  這一拳威力強大,戲子念神翻飛出去,而無果并沒有讓戲子念神徹底離開。

  他死死抓住花槍,止住戲子念神倒飛的身體,欺身而上,再度一拳打在戲子念神的頭頂。

  連續兩拳,戲子念神張開僅有的嘴,發出凄慘喊叫聲。

  喊叫聲帶著凜冽的風,讓周圍的樹都嘩嘩作響,無果只感覺頭腦發昏,瞬間就陷入意識模糊的狀態。

  他晃了晃身體,還沒等他做出反應,戲子念神旋轉手中長槍,狠狠的拔出。

  一道鮮血撒出,無果忍不住半跪在地上。

  場上陷入一種久違的安靜,戲子念神沒有繼續攻擊,警惕陰冷的眼神盯著無果,嘴唇上方滿是腐爛的臉頰,看起來讓人惡心。

  “跑!”無果猛的轉頭,看向身后的月月和歲歲,大喊道。

  事情已經超出想象,他很可能對付不了,到那時候,還得再添上兩條亡魂。

  而且只要等她們兩個走了,自己就能夠把保護的力量回到自己身上,也就有了抗衡的能力。

  月月用力咬著下嘴唇,二話不說,拉著歲歲就往后面的黑暗跑去。

  她現在也顧不得其他,眼前的一幕,超越了常識,讓她無法接受。

  那個恐怖的怪物,哪怕多看上一眼,都會心神巨震。

  她必須保護妹妹安全。

  歲歲茫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她知道,肯定是超乎想象的。

  在這種特殊時刻,月月也顧不上其他的,在盡量照顧到歲歲的情況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想要飛快離開。

  可就在她們兩個剛剛跑出去時,一直警惕的戲子念神有了動作。

  “咿呀!”

  戲腔再度響起,戲子念神抬起手中花槍,像標槍似的,朝著歲歲后背投射而去。

  這種速度可比剛才的速度快很多,無果都反應不過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花槍距離歲歲越來越近。

  眼看著即將接近的時候,歲歲手腕突然亮起一道金光,金色的光芒將歲歲全身包裹。

  “鏘!”

  伴隨著一陣金鐵交鳴之聲,歲歲被花槍打中,跌倒在地,但并沒有危險。

  只是金光變得暗淡幾分。

  “果然恐怖,比起第一個念神來說,這個家伙實力強多了。”

  感受到體內光團消失一半,徐白心中想著。

  這種防御最多還能用一次。

  “咿呀!”

  花槍落在地上,戲子念神想要上前,將花槍拾起,恰好被無果擋住。

  無果雙手合十,渾身肌肉,兇神惡煞的,從后面鎖住戲子念神的脖子。

  由于擔心鎖不住,無果甚至將兩條腿盤在戲子念神的腰上。

  本來挺嚴肅挺危險的場合,由于無果的這個動作,突然間有點搞笑。

  戲子念神飛快地掙扎,同時發出凄厲的聲音,這種聲音比起戲腔的穿透力更強,無果頭昏腦脹,雙耳流出一絲鮮血。

  他感覺自己的體力正在丟失,而且加持的能力正在減弱。

  “快!”無果大喊道:“再用金光,打它!”

  他現在看出來了,佛珠手鏈是一個很稀奇的東西,在不久之前,他剛剛抵達最初的地方時,就感應到了佛珠手鏈的異常,這個神秘物有著很強的能力。

  無果知道自己絕不是戲子念神的對手,那么現在就只有這一種方法了,暫時的困住戲子念神,真正的攻擊靠佛珠手鏈。

  月月也看出無果的想法,對歲歲說道:“歲歲,金光能再次亮起來嗎?”

  歲歲睜著無神的雙眼:“姐姐,我不知道,我沒辦法,它亮起來不是我做的。”

  無果大喊道:“你已經有了天選者的潛質,試著溝通一下,看看能不能感受你體內的那股氣流。”無果漲紅了臉,已經快要到達極限。

  “氣流……”歲歲聽到無果這么說,嘗試感應,確實感應到體內有一股細小的氣流。

  她再次嘗試,想要按照無果說的,用氣流去溝通,卻感覺自己的氣流好像沖擊在一塊墻壁上,根本無法寸進。

  “我溝通不了!”歲歲喊道。

  無果能夠感覺到,自己的雙手正在變得無力,他的手指極為酸痛,估計堅持不了多少時間了,現在又聽到歲歲說的,只覺得一股絕望籠罩心頭。

  戲子念神還在瘋狂的掙扎著,那張腐爛的臉頰,帶著瘋狂和憎恨。

  “走!快走,我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無果喊道。

  喊完之后,他閉上雙眼,念著一段經文。

  經書散發著更加璀璨的光芒,無果的嘴角溢出鮮血。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這次還真說對了,真是沒想到,小僧會死在這里。”無果停了下來,嘆息著。

  “好在二位施主無事,小僧也就滿意足了。”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踏上這條路之后,死亡常伴于身,這都是無果曾經考慮到的。

  他沒有慌亂,甚至無比平靜,準備接受死亡,在臨死之前,他看了歲歲一眼,卻發現兩個人并沒有離開。

  “快走啊,你們在干什么!”無果再度出聲,話到這里,就戛然而止。

  他看到月月一臉驚駭的表情,順著月月的目光,看到了歲歲的手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