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十二章 再次托夢,布下種子
  交戰雙方?

  丑聞?

  劉越感覺自己好像要聽到一個大秘密,情不自禁的緊張起來。

  “我們所有人,都犯了一個錯,一個不能被原諒的錯。”徐白裝作一副悲傷的樣子,道:“當一個勢力足夠強大時,哪怕是松散的組織,都無法保證人心。”

  “人心,難道這些戰斗,是……內戰?”劉越不敢置信的道。

  徐白點了點頭,目光深邃。

  “在那個時候,組織的勢力已經遍布天南海北,那個時候,就有一部分人,動起了歪心思。”

  “他們認為,組織需要浮出水面,更需要一個良好的紀律來管束,于是,他們就糾結起這批人,開始革新。”

  “另一部分人則愿意保持著原狀,他們訂立了一部分紀律,但表示不需要專門的人來統領。”

  “還有部分人則保持中立,不發一語。”

  “時間日久,積怨更深,這場戰斗……發生了。”

  徐白指著滿地的尸體。

  “對于無來說,這是一場惡心的丑聞,曾經最不希望被權力所主導的勢力,最終卻在權力之下覆滅。”

  說到這里,徐白不說話了。

  劉越深吸了一口氣,他發現了其中的盲點:“那部分中立的人……他們沒有參與戰斗?”

  徐白搖頭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雙方不可能看著他們漁翁得利,于是這場戰斗越發劇烈,到最后,幸存者所剩無幾。”

  “前輩,像您這樣的無的高手,當今是否還有?”劉越問道。

  徐白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但無終將歸來。”

  歸來?

  劉越沒聽懂這句話的意思。

  無都已經煙消云散,如何歸來?

  徐白淡淡的道:“你以后會知道的。”

  他沒有點名,因為說多了就容易出現漏洞。

  現在,先給劉越一點小小的震撼,后續再慢慢的圓謊。

  剛才他還說了一句,算是給劉越一點威懾,那就是他也不知道無的成員是否死絕,這樣能夠避免很多麻煩。

  劉越被徐白的眼神掃視,只覺得頭皮發麻,忍著強烈的發顫感,道:“前輩,這些事,晚輩可以說出去嗎?”

  “無的成員,曾經與念神英勇作戰,這些記憶不應該被封存,他們應該被正名。”

  徐白瞥了劉越一眼,道:“我不同意,你就不會說出去了?”

  劉越尷尬的笑著,撓了撓頭。

  徐白淡然道:“隨你的便,貧道反正快要死了,無所謂了。”

  劉越長出了一口氣,還想要說什么。

  可還沒等他開口,周圍突然出現一層劇烈濃郁的白霧。

  劉越的視線變得模糊,在他眼前,一切開始消融,他的意識也隨著世界的消融,逐漸迷失……

  ……

  道觀內。

  徐白看著只剩下一半的光團,暗道:“雖然還有些沒說,但無關緊要,現在還有玄青子那邊需要處理。”

  這么想著,徐白再次動用托夢的能力,將玄青子拖入夢中。

  玄青子倒下后,就陷入了深度昏迷。

  他的意識渾渾噩噩,就像在大海中漂流的小船。

  模模糊糊間,好像聽到有誰在叫他。

  “徒兒……徒兒……”

  這呼喚聲一直持續了很久,玄青子終于從昏迷中醒來。

  周圍是熟悉的白云縹緲,玄青子看著前方的道袍老人,忍不住熱淚盈眶。

  “師父!”

  他快步上前,撲倒在道袍老人面前。

  徐白看著流淚的玄青子,心有不忍,上前將玄青子扶起。

  這個小道士沒有壞心思,相反,心思還十分單純。

  沒有過多接觸過外界,他師父的教導也非常出色,心思純凈之人,不該在這山中潦倒度日。

  “為師時日無多,等你醒來,再和為師說說往日的趣事,為師估計就走了。”徐白感慨道。

  “師父,有沒有辦法能夠救您?”玄青子抓著徐白的衣袖,顫抖著道。

  徐白搖了搖頭,表示沒有,又把和劉越說的,全部轉述給玄青子。

  玄青子一臉驚訝,久久無法平息。

  換成任何一個人聽到這些秘密,都無法平靜。

  “無終將歸來。”徐白緩緩道:“當初,無殘存的人,留下了歸來的契機,現在你已經知道了神秘物,但是你不知道,將來,會有很多關于無的神秘物出現,而那些神秘物的持有者,將會是新的組織成員。”

  玄青子聽得一愣一愣的,心頭被他壓制的火苗,再一次熾烈。

  身處夢境之中,徐白自然能夠感覺到,這也是玄青子的自然反應。

  再正常的人,聽到光怪陸離的東西,如果沒有這種表現,那才是奇怪。

  就好像一個窮慣的人,有人告訴他,有一個合理合法的發財途徑,他同樣會心動。

  徐白微笑著,伸出右手:“你愿意加入無嗎?”

  這是他的計劃之一。

  扮演完成度的后半部分,是依靠對他人和世界的影響來算的,光靠他一個遠遠不夠,既然組織被他創立出來,沒有組織成員怎么能行?

  玄青子呆呆的看著徐白伸出的手,臉色漸漸由呆滯轉為堅定,握住了徐白的手,道:“師父,我愿意加入!”

  見識了新世界,又怎么可能在原本的世界度日,玄青子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徐白笑道:“為師的神秘物已經損毀,你無法繼承,但你有更好的,那尊塑像是你親手制成,有殘魂在里面,等為師走后,你就駕馭塑像吧。”

  玄青子點了點頭。

  徐白繼續道:“以后如果遇到組織的成員,要學會互相幫助。”

  “我怎么才能知道,以后遇到的是組織成員?”玄青子問道。

  徐白神秘一笑:“你會知道的,到時候你就明白了,我現在說再多也是無用的。”

  這些都是后續他考慮的事情,現在不能過早的下結論。

  玄青子再度點頭,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

  這時,徐白感覺到光團所剩無幾,沒有給玄青子說話的機會,直接消失了。

  白霧消融,玄青子再度陷入昏迷之中。

  ……

  道觀內,徐白看著昏迷的兩人,心中笑道:“一切準備就緒,就等著回歸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