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十一章 徐白:展開忽悠
  劉越艱難地吞了口唾沫,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無邊無際,一眼望不到頭。

  他很緊張,試著呼喚自己的神秘物,可無論他怎么呼喚,神秘物像是石沉大海般,沒有絲毫動靜。

  道袍老人一直面帶微笑,就這么看著他。

  “前輩……是玄青子小道長的師父?”劉越試探著問道。

  他不是蠢笨的人,依稀記得自己是在道觀,而且陷入了昏睡中。

  現在莫名其妙來到這里,又見到這個老人,很容易就聯系起來,老人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

  徐白點了點頭,語氣平淡的道:“小友不必緊張,貧道只是將小友拉進夢境而已,有些事要和小友說說。”

  不緊張?

  不緊張才怪!

  在見到肉球活生生叩拜而死后,劉越心頭已經泛起了恐懼。

  他見過很多神秘物,從未見過如此霸道的。

  說句實話,如果讓他自己選擇一個死法,絕不會選叩拜而死,不僅痛苦,還很沒有尊嚴。

  “前輩,您有什么想問的,晚輩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劉越字斟句酌,覺得這句話并無冒犯之意后,這才說了出來。

  徐白露出個笑容,看在劉越眼里,這笑容帶著一股欣慰和慈祥。

  “貧道希望,小友如果有心,可以多多照顧我的徒兒。”

  “應該的應該的。”劉越連連點頭,生怕晚上一秒鐘,就引得徐白發脾氣。

  徐白繼續道:“貧道也知道,你肯定有很多想問的,現在貧道時日無多,就問吧。”

  劉越呆立在原地,表情僵硬。

  他是有很多想問的,但他不太敢。

  那個神秘的組織,是他最想知道的。

  可他不清楚老人的脾氣,聽說實力高強者,有些看起來一片祥和,可實際上脾氣暴躁,他有些發憷。

  徐白見狀,裝作一副失望的樣子,道:“想不到面對念神時,你能豁出性命,可面對貧道,卻畏首畏尾,貧道也許看錯了。”

  不知道為什么,劉越看到徐白失望的表情,突然覺得很慚愧。

  就好像晚輩面對長輩,長輩雖然什么都不說,但光是那種神情,就覺得愧疚難當。

  自己面對念神,可以連命都不要,這個時候怎么反倒是慫了?

  劉越深吸了一口氣,平復心情后,道:“前輩,晚輩想問,無是什么組織,為何在典籍中從未查到?”

  說出這句話,他能夠感覺,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

  在他面前,徐白的氣息開始轉變。

  一股濃郁到化不開的憂傷,在整個夢境徘徊著,經由夢境放大,讓劉越心頭一顫,被悲傷的氣氛所感染。

  帶著感慨的聲音,從徐白口中發出。

  “無啊……你們當然找不到,因為我們這個組織,已經名存實亡了……”

  劉越聽到這話,整個人都僵在原地。

  徐白雙手背在身后,抬頭仰望著天空,緩緩道:“無,是一個很松散的組織,是各種天選者組成的,誕生的年代不知,嗯……大概是在念神剛剛出現時吧。”

  “就如它的名字一樣,行走在世間的成員,都不會透露出組織的名字,因為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爭斗,而無從創立到結束,始終秉持著一個信念,那就是徹底消滅念神。”

  徹底消滅念神?

  劉越已經記不清自己到底震驚了多少次,尤其是剛才那句話,他深有感觸。

  如果無這個組織徹底暴露于世間,那么必然會和其他組織產生碰撞,劉越仔細想了想,哪怕是天選局,其實也涉及不少的權力摩擦。

  無的信念只是消滅念神,那么他們隱姓埋名,能省下很多事。

  劉越遲疑片刻,問道:“這樣說來,在無存在的時代,也許路邊的一個普通天選者,也很可能是無的成員?”

  如果真是這樣,那里面就有很多可能了。

  也許一個普通人是無的成員,也許一方大佬同樣是無的成員,這誰也說不準。

  徐白沒想到,劉越直接把他后續的話腦補出來了,他覺得這小子真行。

  他確實是這樣打算的,也只有這樣,才能解決典籍中沒有無的問題。

  至于后續該如何開展嘛,當然很簡單。

  “你是不是很疑惑,無既然是以消滅念神為理念,勢力遍布又極其廣泛,為什么最后卻沒了?”徐白道。

  劉越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確實是這樣想的。

  一個松散而又龐大的組織,勢力分布極其廣泛,必然有其強大之處。

  這么一個強大的組織,怎么會說倒就倒了呢?

  徐白嘆了口氣,緩緩揮了揮手。

  在徐白揮手時,劉越眼前的景色開始變化。

  白云消失了,無邊無際的空間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腥而又恐怖的空間。

  這里尸體遍地,血流成河。

  血腥味混合著慘烈的氣息,在這片空間回蕩,天空陰沉,像是隨時會塌下來。

  身處這片空間,劉越有一種極其壓抑之感,胸口發悶,難以忍受。

  “前輩,這里是……”劉越用盡力氣,憋出幾個字。

  “一種神秘物,里面擁有著廣闊的空間,最適合用作戰場了。”徐白目光深沉的道。

  戰場?

  劉越目瞪口呆,覺得手腳冰涼。

  尸體倒下的狀態,都是互相糾纏在一起的,可以預想到,在死亡之前,這里發生了令人心俱的戰斗。

  “死了這么多人,而且都是天選者,為什么沒有典籍記錄,難道無的創立時間比起天選局還長,或者在那個時候,無的組織成員,將這些痕跡抹除了?”劉越心中想道。

  這里是夢境,劉越所想很自然的呈現在徐白這里。

  徐白嘴角上揚,他最喜歡這些腦補的人了,不用費多大力氣。

  “如你所想,我們抹除了所有的痕跡,包括世人原本存在的記憶,很厲害吧,那個時代的天選者,擁有你無法想象的能力。”

  記憶都能抹除?

  這一點,劉越相信,因為在一些典籍里,強大的天選者甚至能焚天煮海。

  “為什么要抹除?”劉越顫抖著問道。

  徐白嗤笑一聲,笑聲中帶著一絲不屑:“因為對于交戰雙方來說,無論誰勝了,都是一樁丑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