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十章 給我拜!
  塑像上的烏光,那股讓人不敢直視的神秘感,以及肉球發抖的雙腿。

  再配合上周圍的黑暗,劉越瞬間就知道是塑像動手了。

  準確的說,是塑像中只剩殘魂的玄青子的師父。

  此刻,劉越突然生出一種感覺,塑像似乎比念神更加可怕。

  他想起玄青子說的,他的師父來自于一個叫“無”的組織,原本不信的他,此刻竟然有點相信了。

  “恐怖的神秘物,再加上殘魂,如果無真的存在,為何在歷史和典籍中無法查證?”劉越心頭疑惑。

  他的疑惑很大,但現在沒法解開。

  玄青子又一次嗚咽,讓劉越驚醒。

  肉球的雙腿正在顫抖著,似乎是在抵抗,但膝蓋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地下降。

  塑像中,徐白感受著體內的光團減少,非常淡定。

  從見到圓臉念神起,他就一直沒有動手,因為他的感覺比起玄青子二人來說更為敏銳。

  徐白能夠感覺到,有兩股不同的氣息,一股比較強,另一股比較弱,弱的是圓臉念神,而強的在圓臉念神的體內。

  他的叩拜能力,要用在合適的地方,起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當時第一波的時候,玄青子和劉越兩人堅持不住時,徐白是準備使用的。

  沒想到劉越竟然使出了反哺這個能力,徐白又一次忍住了。

  這次,當肉球出現后,兩人都失去了戰斗力,徐白這才開始動手。

  “抵抗是不起作用的,乖乖的跪下吧。”

  黑暗的樹林里,詭異的一幕,正在上演。

  在玄青子和劉越震驚的眼神中,肉球的膝蓋距離地面越來越近,最后與地面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能力——叩拜!

  “嘭!”

  沉悶的響聲在黑暗的樹林中回蕩著。

  肉球的膝蓋與地面接觸,地面出現寸寸裂痕,泥土下沉,被肉球跪出兩個深坑。

  “跪……跪了?”劉越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想過,塑像中的前輩實力很強,但萬萬沒想到,會是以這種情況出現的。

  劉越看向塑像的眼神正在轉變,變得有一絲敬畏。

  “這前輩若是活著,必然是了不得的人物。”

  “回去之后,必須要查查,看看無這個組織,是否在過去的歷史中,有過相應的記載。”

  “這樣強大的人物,絕不可能是無名之輩。”

  劉越心頭想著。

  接下來,更讓他震驚的事出現了。

  “啪!”

  清脆的聲音傳來。

  跪倒在地的肉球,直接貼在地上,以一種怪異的姿勢,對著塑像開始叩拜。

  “啪!”

  “啪!”

  “啪!”

  黑暗中,肉球仿佛一個虔誠的信徒,一下又一下的叩拜著。

  塑像身上的烏光,再加上肉球的叩拜,顯得詭異而又神秘。

  “他在……叩拜我的師父!”玄青子吞了口唾沫。

  從小到大,他都和師父生活在一起,師父在他的眼中,就是個慈祥的小老頭。

  可此時此刻,玄青子的心態出現了變化。

  “原來師父這么強,一直都和念神在戰斗著。”

  “還有那個叫無的組織,師父說過,他在無里面,也只能算是個無名小卒,那個組織究竟有多厲害?”

  “我……能成為師父這樣的人嗎?”

  如果在不知道這些前,玄青子的夢想是有飯吃有衣服穿,可在知道了之后,他突然生出這種想法。

  若是成為天選者,就能推開新世界的大門,他的人生,或許會變得無比精彩。

  玄青子的目光,變得火熱。

  肉球仍然在叩拜著,每一次叩拜,都會給肉球帶來難以想象的創傷。

  一條條裂痕,在肉球身上浮現,像是碎裂的陶瓷,在逐漸加劇著。

  可以清晰的看到,肉球還在竭力抵抗,可抵抗毫無作用。

  “咔嚓!”

  由于用力抵著地面的原因,肉球的雙手直接斷裂。

  隨著雙手斷裂,肉球身上的裂痕終于抵抗不住,徹底碎裂開來。

  和圓臉念神一樣,肉球仿佛是雪遇到了火,眨眼間就融化了,化作一灘惡心的液體。

  徐白松了口氣,體內的光團只剩下三分之一。

  這肉球比他之前遭遇的方臉念神要強,好在有個限度。

  【扮演完成度:48%】

  “還好,還差2%,不用回去,剛好可以做點后續的事情。”徐白想道。

  危險已經解除了,后續還有些東西,需要徐白去完善。

  謊言既然已經編造出去,為了以后的扮演能夠順利完成,獲得獎勵,他必須要將謊言圓好。

  肉球死亡之后,玄青子和劉越恢復過來。

  “沒了吧?”玄青子臉色蒼白,問道。

  劉越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左手已經化作灰燼,好在創口處平整,沒有流血,否則早就失血過多而死。

  剛才的一幕,到現在都還沒緩過來,聽到玄青子問話后,劉越這才回過神。

  “沒了,解決了。”劉越道。

  玄青子看著劉越空空蕩蕩的左手,遲疑道:“你的手……”

  劉越輕松的笑道:“不要緊,已經習慣了,又不是第一次用了,天選局里面有個神秘物,可以恢復反哺帶來的傷害,就是每天恢復的人很多,估計得排號。”

  玄青子聽到這樣說,也知道劉越沒什么大礙,稍加放心。

  兩人沒有停留,強打著精神,互相扶持著,一起抬著塑像,朝著道觀走去。

  由于兩人都已經虧損到了一定程度,下山變得非常艱難。

  直到后半夜,他們才抵達道觀。

  玄青子和劉越合力,把塑像擺在原來的位置后,兩人終于再也堅持不住。

  “撲通!”

  伴隨著兩道聲音,二人直接倒在地上,陷入了深深地睡眠中。

  漆黑的道觀,在燭火的照應下,塑像閃動著微微地烏光。

  ……

  劉越倒地的剎那,有一種久別的放松,安安心心的睡著了。

  他的意識很迷糊,迷迷糊糊間,突然聽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下意識的睜開眼睛,劉越發現,自己竟然來到了一片白云縹緲之地。

  前方不遠處,一個白發白須的老人,正面帶笑容的看著他。

  即使道袍上滿是補丁,也不能掩飾老人身上猶如謫仙般的氣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