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五章 圓臉念神
  往后的好幾天,玄青子確實如自己所說的那樣,并沒有把道觀賣出去。

  事實上在第二天的時候,想要買道觀的人過來看了一眼,見到道觀的位置如此偏僻之后,也徹底放棄了打算。

  玄青子每天都如同往常一樣,在道觀之中誦經吃飯,但他的話多了起來。

  除了日常之外,他幾乎每天都在塑像前,說著以往的日子。

  徐白耐心地聽著,也漸漸明白了面前這個年輕道士的過往,心中頗具同情。

  由于天生殘疾,所以被父母拋棄。

  被他師父撫養長大,待他如同親生兒子。

  沒有見識過高樓大廈,也沒有接觸過大富大貴的人,生活在這么一個偏僻的地方,倆人卻十分和諧。

  直到他師父的離去,對于玄青子來說,就像是撐著天的天柱倒塌,讓他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的東西。

  徐白的托夢,讓玄青子看到了一些希望,在這段時間下來,每一次訴說,都會讓玄青子感到放松。

  這幾天,徐白體內的兩個光團也恢復了,但他沒有進行托夢,因為完成度已經即將圓滿。

  【扮演完成度45%】

  和他想象的沒差別,只要接觸與扮演物品相關的人,以及了解過往,這些日常的東西都能夠增加完整度。

  徐白估摸著,再用一兩天就能夠徹底達到50%,到那時候就可以回去了。

  至于剩下的50%,還得看后續對玄青子的影響,甚至于對這個世界的影響來評估。

  而且最近這段時間,玄青子好像有了變化。

  外貌和體型上沒有變,還是一瘸一拐的。

  但徐白察覺到,玄青子體內有一股特殊的氣流在流轉。

  他搞不懂這氣流是什么,但能夠感覺到好像和自己所在的塑像有關,他也沒有去管,現在最主要的,是把扮演完成度給做好。

  玄青子還是和往常一樣,今日誦經之后又和徐白開始聊得起來,他好像有說不完的話,說到激動處,還手舞足蹈地。

  一直說到中午的時候,吃了個午飯,就提著一把斧頭,背著背簍上山去砍柴。

  他沒錢,買不起柴火,所以每日的柴火都是去山上砍的。

  對于他這一個殘疾人來說,是一項非常困難的事,但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做的,他比正常人還要熟練。

  “這么多天了,師傅應該快要走了吧。”玄青子一瘸一拐地走在山路上,微微有些失神。

  最近這段時間的交談,讓他打開心扉,本來抑郁的心情有所緩解。

  他沒發現的是,體內多出的那個氣流,讓他的身手變得更加矯健,平日里的暗疾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連原本的面黃肌瘦,也開始逐漸變得紅潤。

  玄青子還是和往常一樣,照常砍了柴,背著就往山下走。

  回去的路他熟悉無比,一瘸一拐地來到了道觀,把柴火放進了廚房。

  今日仍然沒有任何波動,玄青子和平時差不多,吃完晚飯后,又和塑像聊了一會兒,就準備回屋休息。

  完成度已經達到了48%,徐白估計明天再來一天,他就能夠回去了。

  玄青子離開了道觀,準備回到屋子里休息,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停下了腳步。

  天色已經很晚了,天空沒有明月,被烏云擋住,黑暗得仿佛一座不見光明的牢獄。

  在小道觀里面呆久了,玄青子其實早就已經習慣,但今天晚上不同,不知道怎么的,他竟然聽到一絲嘈雜的腳步聲。

  “我耳朵怎么變靈光了?”玄青子撓了撓頭,懷疑自己產生了幻覺。

  嘈雜的腳步聲很快就消失不見,周圍又恢復安靜,玄青子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一瘸一拐地,繼續走向房間。

  就在他轉身的剎那,道觀的大門轟然炸裂!

  “轟!”

  轟鳴聲響起,玄青子嚇了一激靈,急忙轉頭看去,就見到大門已經碎裂。

  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男人,從門外倒飛而來,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灰頭土臉的爬起身。

  男人身上沒有什么傷痕,但臉色卻極為疲憊,尤其是眼睛的部位,有厚厚的黑眼圈。

  “快跑!”男人反應很快,看到玄青子的一瞬間,沖著玄青子大吼一句。

  玄青子很想跑,但他已經被第二個從大門外進來的東西嚇蒙了,腿腳不便,根本就跑不掉。

  一個人型生物從大門外走進來,這東西有人的四肢,但卻有一張如同磨盤般的圓臉,臉上的眼睛全是豎著的,看起來極為怪異。

  在看到這個怪物的一瞬間,玄青子突然感覺到自己充滿了精神。

  原本的疲憊消失,他發現自己變得生龍活虎,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氣。

  但他敏銳地感覺到,自己活躍的精神是付出了代價的,至于付出的是什么,他感覺不到。

  “跑啊!”男人再度怒吼一句,朝著怪物沖去。

  但他的速度很慢,尤其是在跑動的過程中,眼睛都快要閉上,再配合上幾天沒睡覺的黑眼圈,看起來虛弱無比。

  磨盤圓臉的怪物揮了揮手,男人就倒飛出去,但這只怪物并沒有沖向玄青子,反而抬起腳,朝著道觀走去。

  陰冷的氣息在黑暗中流轉,黑暗顯得越發陰森。

  怪物的速度不快也不慢,但堅定地走向道觀。

  這個時候,玄青子終于回過神來,他想起了什么。

  “師父曾經說過,他曾經與念神有過交戰,最后落下隱疾而死,這是念神嗎?”

  “道觀里面都是些普通的東西,唯一不普通的只有塑像,念神是沖著塑像去的!”

  “我不能讓他傷害師父!”

  玄青子深吸了一口氣,一瘸一拐的,幾乎用盡全身力氣,先一步站到道觀與念神中間。

  順手抄起放在旁邊掃帚,玄青子大聲喝道。

  “滾啊!怪物!”

  念神停下腳步,磨盤大小的臉歪著,而那雙豎著的眼睛透著陰冷的兇光。

  下一刻,念神抬起枯瘦的手,朝著玄青子脖子抓去。

  玄青子想要揮動掃帚,但他的速度中慢了一些,眼看著那次枯瘦的爪子抓到脖子上時,他閉上了眼睛,心頭一片絕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