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四章 拜死念神
  念神?

  當徐白看到這兩個字時,瞬間就警覺起來。

  文字沒有更多了,就只有這么一行,好像多幾個字就很虧似的。

  但是徐白已經清楚他現在的處境了。

  念神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絕不是簡單的玩意兒。

  而且,剛才的腳步聲,再加上現在自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那東西好像是沖著自己來的。

  “難道我所扮演的東西,對念神有非常大的吸引力?”徐白心中產生這樣的想法。

  但他沒想太多,因為眼前的環境,已經來不及多想。

  本來現在的天氣,穿一件短袖,都是正合適的。

  但今天晚上不知怎么的,就算是成了一尊泥塑,徐白也感覺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而且伴隨著腳步聲的臨近,他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在房間中出現。

  最開始的時候,這輪廓看起來非常模糊,而且還在不斷扭曲著,就像是爬動的蛇。

  當腳步聲越來越近之后,輪廓逐漸清晰,一個奇怪的物體,展現在徐白眼前。

  念神有人的四肢,但是臉卻有三尺寬,眼睛全是豎著的,沒有鼻子耳朵和嘴。

  當徐白看到念神的第一眼,腦袋就嗡嗡的一聲,差點沒給自己整懵了。

  要是換成一個普通人在這里,估計早就崩潰了。

  他是個普通人,卻是一個不太正常的普通人,畢竟正經人誰去寫小說啊。

  再加上他寫小說的時候,腦海中也會幻想各種天馬行空的怪物,所以見到念神的第一眼,他雖然有些懵,但勉強能夠抑制住心頭的恐懼。

  怕肯定是怕的,怕不代表他不敢動手。

  念神還在緩慢的靠近,腳步聲像踩在沙子上,難聽又刺耳。

  三尺寬的臉不斷晃動,嗚咽其實就是晃動時,骨骼交錯的聲音。

  徐白聽到嗚咽,只覺得頭腦發懵。

  腦海好像有人在說話,讓他趕緊睡覺,睡著了就什么都不怕了。

  意識正在逐漸變得模糊,徐白看著念神逐漸靠近,深吸了一口氣。

  他沒有選擇,也許再過上一點時間,他就完全陷入睡眠,到那時候,后果是什么不用想也知道。

  “用這聲音,讓人陷入夢鄉中,這能力沒法應對,但我可以和你硬剛!”

  他第一次遇到念神,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會,沒辦法應對。

  但他有辦法!

  你對我出招,我也對你出招,這又不是回合制游戲,就看誰更猛了。

  你比我強,你贏了,那我去死,我認了,我要是比你強,不好意思,你就給我去死。

  人在被逼到絕境的時候有兩種情況,要么就縮著脖子,當一只鵪鶉,要么就奮起反抗。

  徐白屬于第二種。

  “叩拜!”

  在危機時刻,他使出了叩拜的能力,體內的光團開始飛快收縮,轉眼間,消耗了一半。

  前方的念神停下腳步,搖晃著的三尺方臉也停止了,就好像播放電影的時候,被人按下了暫停鍵。

  徐白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念神,接下來,出現了讓他覺得驚訝的一幕。

  念神停下腳步之后,沒有繼續前進,全身開始顫抖起來,尤其是那張三尺寬的臉,隨著顫抖變得腫脹,而且顫抖的頻率非常頻繁,就像是招財貓的手臂。

  “啪!”

  伴隨著沉悶的聲響,念神直接跪倒在徐白面前,這種跪倒的方式并不是輕輕的跪倒,而是用盡全身力氣。

  地上的方磚都直接碎裂,出現密密麻麻的蛛網痕跡。

  從徐白的角度能夠看到,念神的膝蓋部位已經破爛不堪,不僅如此,后續再次傳出一陣聲響,念神的頭狠狠的磕在地上的方磚,碎裂程度加劇,方臉已經變得扭曲,全是破碎的傷口。

  “啪啪啪!”

  磕頭聲在房間中響起,念神每一次磕頭,身上的陰冷氣息就逐漸減弱,而那張方臉上的傷口也在逐漸加劇。

  徐白見到這一幕,心頭一震。

  他想起關于這個能力的介紹,上面可是寫著誠心誠意叩拜的。

  現在這個狀態好像不是誠心誠意吧?

  強行誠心誠意,也算是誠心嗎?

  房間中,現在的場景特別怪異。

  一個三尺方臉的怪物,正在對準一尊塑像不斷叩拜。

  而且叩拜的幅度太大,以至于滿身傷痕也不在乎,要是仔細看去會發現,三尺方臉怪物的臉上,帶著一絲恐懼,就好像面對的不是一座泥塑,而是比他更恐怖的怪物。

  每一次的叩拜,都帶著沉悶的聲響,在房間回蕩著。

  如果有旁觀者,會讓旁觀者都會覺得毛骨悚然。

  黑暗的房間,詭異的聲音,恐怖的念神,三者互相交映。

  隨著最后一次叩拜聲響起,念神徹底消失不見。

  房間恢復正常,安靜的落針可聞。

  黑暗變得清晰幾分,窗外的月光繼續照射進來,帶來了一絲暖意。

  “這世界比我想象的更危險,尤其是念神。”

  在這一刻,徐白明白了。

  自己所獲得的人生扮演游戲,讓他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或許這個世界里,還有很多他未曾發現的東西。

  危險解除,徐白心中稍微安靜。

  一切就等著明天,他手中握著這么寶貴的資源,只有發揮好,才能在這危險的世界站穩腳步。

  一夜無眠。

  玄青子今天起來得很晚,昨天晚上好像太累了,以至于睡到早上十點才起床。

  起床之后,他沒有像往日一樣洗漱誦經,而是一瘸一拐地跑到了道觀。

  還是熟悉的道觀,可是當玄青子推開大門,整個人都震驚無比,如同雕塑。

  道觀里面一切如常,但地面卻出現蜘蛛網般裂痕。

  本來稍顯陳舊的方磚,現在是徹底不能用了,都碎成了拳頭大小的碎片。

  泥塑立在原地,沒有絲毫動靜。

  玄青子幾乎是用盡自己最快的速度,跛著腳來到泥塑面前,上上下下的檢查。

  在確定徐白沒有出事之后,他才長出了一口氣。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出事了,沒事就好。”

  徐白見到玄青子此刻的模樣,知道自己已經不需要使用叩拜的能力,因為玄青子已經相信了。

  “接下來,就該把完成度弄滿了。”徐白心中想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