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三章 恐怖念神來襲
  玄青子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顫顫巍巍的道:“師父,您不是,您不是已經……”

  “這是你的夢,為師給你托夢了。”徐白扮著玄青子師傅的語氣,說道。

  托夢這個能力有一個好處,可以借助別人的夢境進行編撰,哪怕徐白不知道玄青子師父的模樣,但只要有夢境作為基礎,都能夠變換出來。

  玄青子反應過來,驚訝變成了頹喪,低著頭,唉聲嘆氣道:“是夢啊,原來都是假的,我還以為師父沒死。”

  徐白佝僂著身子,顫顫巍巍的走到玄青子面前,抬起手,敲在玄青子頭頂:“痛嗎?”

  玄青子捂著被敲的地方,一瘸一拐的后退了,驚訝的道:“好痛,不對,夢里不應該痛的!”

  他瞪大了眼睛,突然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瑟瑟發抖,那條瘸腿都繃直了。

  “師父,您去世之后,我可是守足了時間的,而且我還為您塑了一尊泥塑,您可千萬別來找我當替身啊!”

  徐白嘴角微微抽搐,他哪能不知道玄青子什么想法,這是把自己當成鬼魂了。

  “為師沒有這么多時間和你廢話,給你看個東西,你就明白了。”

  泥塑里面有兩個光團,代表著兩個能力。

  使用的時候,光團是會消耗的,哪怕是托夢,也會有一定的時間限制。

  別看光團會恢復,但在使用的時候,恢復跟不上消耗,所以需要抓緊時間。

  徐白不想浪費時間,凌空點在玄青子的額頭。

  以夢境為基礎,大量的信息,伴隨著夢境,直接傳導進玄青子的腦海中。

  而徐白感受到泥塑中的其中一個光團,光是傳遞信息,已經消耗了九成。

  玄青子如同一塊兒木雕,愣在當場。

  從他這個角度看去,就見到自家師父抬起食指,對著自己眉心點了一下,接著就有一段信息傳了進來。

  下一刻,一段文字浮現在眼前。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組織,名字叫無。】

  【無這個組織專門與念神對抗,至于念神是什么,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只需要知道,為師是無這個組織中最不起眼的一員。】

  【為師的死亡并非自然死亡,而是與念神對抗之后留下的隱患。】

  【你制作的那個泥塑,讓為師最后一絲靈魂進入其中,但不久之后就會消散,你暫時不要賣掉道觀,等過上幾日,為師的靈魂消散之后再賣掉,也讓為師多看看你。】

  這些都是以文字的形式出現,但語氣卻是玄青子師父的語氣,當玄青子看到這些文字之后,眼淚一下就涌了出來。

  他從小到大都是師父養大的,現如今聽到師父說的這些,心頭的悲意瞬間就涌了上來西。

  悲傷之外,更多的是剛才看到的內容。

  “師父,念神是什么?”玄青子哽咽著問道。

  “為師和你說過,這些東西不能被你知道,你知道反而對你造成危險。”徐白淡淡的道。

  念神是什么東西,他怎么知道?

  他只知道之前人生扮演游戲給他提了一句,想著肯定是個危險的東西,以此為由編撰的一個謊言罷了。

  至于為什么要怎么編,是由于人生扮演游戲說過,完成度有一半和他扮演的角色有關,另一半則是與后面的影響有關。

  影響這個東西,涉及的面就太大了,包括其他人的評價以及對世界的影響,所以徐白想玩個大的。

  一旦完成到100%的進度,他就可以獲得隨機的能力,那為何不編一個荒謬的故事呢?

  至于為什么能編出來,他可是寫小說的,要是連一個故事都編不好的話,回家種地算了。

  先讓玄青子相信,完成他人的評價,如果能從玄青子這里傳出消息,影響到外界其他人,那么完成度更多,編得越是玄學越是離譜,越容易完成。

  扮演這個東西,肯定不止這一次,后續還有很多。

  從一個最初的起點開始,后續逐漸圓滿這個謊言就行了。

  玄青子張了張嘴,還想要說話,可徐白不給他機會說了,因為光團所剩無幾。

  在玄青子眼中,徐白周身的白霧變得越發濃郁,他的視線受到阻礙,看不清眼前的東西。

  他師父變得如同仙人般飄渺,消失不見。

  玄青子沒有立刻醒來,繼續陷入沉睡之中,等到明日才會蘇醒,并且想起夢境中的一切。

  ……

  道觀內。

  泥塑身上泛起一絲烏光,在黑暗中也能看得清楚,顯得異常神秘,而又讓人覺得心慌。

  徐白的意識已經回到了泥塑之中,感受到其中一個光團消耗得七七八八,恢復的速度也極為緩慢,徐白長出了一口氣。

  “今晚就這樣吧,明天他肯定會過來,等他過來再用叩拜能力,到時候就能讓他徹底相信了。”

  兩個能力兩個方法,先用托夢,再用叩拜,雙重壓力之下,不信也得信。

  “今天晚上有點難熬啊……”

  變成一個泥塑,不能動也睡不著覺,雖然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但徐白總覺得,從人變成一個泥塑有點怪怪的。

  “給個平板和wifi也好啊……”徐白心中想著。

  不過對于他來說,打發時間的方法也有,徐白仔仔細細的感受著體內的光團,一切都是那么好奇。

  就在他感受光團的時候,周圍的環境出現了一絲變化。

  黑暗好像變得更加濃郁,透過窗戶的月光被蒙上了一層黑色的影子。

  徐白正在感受著,突然間光團閃動了一下。

  周圍的黑暗,仍然密不透風,在黑暗中,徐白好像聽到一絲嗚咽聲。

  “什么東西?”

  目光環視周圍,雖然是個泥塑,但徐白能夠感覺到,有一股令他發毛的恐懼,正在心頭滋生著。

  在漆黑如墨的環境下,有什么東西正在緩緩向他靠近。

  房間內響起輕輕的腳步聲,但黑暗如常,只能聽到聲音,卻看不到異常,發毛的感覺加劇著。

  這個時候,眼前出現了一行文字。

  【警告,有念神正在靠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