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二章 人生扮演,開局就托夢
  他現在知道,自己為什么動不了了。

  都成為一尊泥塑了,還能動才叫奇怪。

  “別人穿越都是到異世界呼風喚雨,我直接秒變大型手辦,關鍵是,人生扮演游戲到底是個什么啊?”

  徐白說不了話,但不妨礙他吐槽。

  莫名其妙的,突然變成一個泥塑,只要是個人,都會覺得蒙。

  眼前,那行文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行新的文字。

  【游戲啟動方式:收集念神之氣,獲取開始游戲的前置條件,包括但不限于斬殺念神、靠近念神以及觸摸念神。】

  【游戲通關條件:扮演人生,自行發掘,直到扮演完成度達到50%,可退出扮演,如果達不到,則會一直處于扮演人生狀態。】

  【剩余的50%則通過扮演的影響程度進行結算,包括他人的評價、感觸、對世界的影響,結算完成后發放獎勵。】

  【游戲獎勵:隨機獲得被扮演者能力,其他獎勵未知。】

  這幾行文字很簡單,徐白單是掃一眼,就已經清楚了其中規則。

  “合著我成為泥塑,還是體味人生了?”

  “而且看這意思,如果我不通關,我就一直是泥塑狀態?”

  “還有,念神是什么東西,怎么感覺怪怪的?”

  徐白現狀的狀態很奇怪,他有很多問號。

  可遺憾的是,這文字好像并不智能,甚至可以用呆板來形容,根本就不回答他。

  新的文字出現……

  【姓名:無名泥塑】

  【能力1:叩拜(由于經常接受玄青子的誠心叩拜,擁有讓別人誠心叩拜的能力)。】

  【能力2:托夢(玄青子思念師父日久,使泥塑具備了托夢的能力)。】

  【扮演完成度:0%】

  徐白很想習慣性用手托下巴,可遺憾的是,他不能動:“這應該就是我扮演的角色了,不過我該如何讓這進度完善呢?”

  文字的提示很少,尤其是關于如何完善,需要自行發掘,但徐白現在連動都動不了,想要發掘很困難。

  “不過還好的是,我能夠輕而易舉的使用能力。”徐白略微感應了一下。

  在他體內有兩個光團,其中一個代表叩拜,另一個則代表托夢。

  他現在沒有使用,因為在搞不清楚狀況的情況下,猥瑣發育才是重要的。

  “先摸摸情況,這進度遲早會有,不要緊。”徐白想道。

  在他這么想的時候,玄青子有了動靜。

  “師父,您也知道,我現在連吃飯都成問題了,希望您不要怪我。”玄青子滿臉淚痕,眼眶發紅。

  他從小被師父撿回來,當親生兒子一樣撫養長大,對著道觀,是有真感情的。

  如果有得選,他愿意當一輩子的道士。

  在以前,山下的小村子是道觀的經濟來源,師父看起來仙風道骨,通過法事以及其他的祭祀,倒也能夠養家糊口。

  可隨著師父仙去,只剩下他這個年輕道士,山下的村子就不買賬了。

  這是很現實的問題,玄青子從來都沒有怪過誰,只能怪自己沒有本事。

  如今,當他決定賣出這間道觀時,其實整個人都是崩潰的。

  但是沒辦法,他得先活著,即使再怎么不舍得,也得先活著。

  “師父,我先回房休息了。”玄青子哭了一會兒,緩緩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揉了揉眼睛,準備離開。

  徐白聽得津津有味,心里也頗具感慨。

  生活是個很現實的東西,再多的想法,面對生活時,或多或少都會低頭。

  他覺得玄青子賣掉道觀也無可厚非,畢竟是別人的選擇。

  可就在玄青子即將離開時,徐白無意間瞥了一眼文字。

  【扮演完成度:5%】

  只是這一眼,他就挪不開目光了。

  “我剛才聽玄青子講了下和他師父的事,就給我5%的進度,難道這個扮演完成度,和這些有關?”徐白心中思考道。

  他思索了一會兒,重點在扮演完成四個字上,很快便有了線索。

  “我所扮演的角色,只要越是了解角色,或者越是與角色沾邊,我就能夠獲得扮演進度!”

  這是徐白的一個猜想,他需要去證實,但不是現在。

  如果真的如他所料,那玄青子可不能賣道觀。

  如果真把道觀賣出去,他很可能一輩子都以這種泥塑形態存在。

  玄青子走的速度不快,反而很慢。

  徐白的視線投過去,這才看到玄青子的腿一高一低,是個跛子。

  “從小就被他師父撿回家,估計就是因為身體殘疾被人拋棄了吧。”

  他沒有著急,而是想等到晚上,到時候試試泥塑的能力。

  ……

  太陽落山,飛鳥還巢,轉眼間,夜晚臨近。

  玄青子瘸著腿,一高一低的站了起來。

  今天已經是第三次在師父塑像前誦經了,以往的時候,玄青子并不會這么著急,但明日他就要賣出道觀,今天格外的勤,也算是在賣出道觀前,再和師父敘敘舊。

  一瘸一拐的離開之后,又小心翼翼的關上大門,玄青子這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房間中。

  房間內,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除了一張床一張桌子,別無他物,就連窗戶上破的一個洞,都是用村子借的報紙糊上的。

  “好餓啊……”

  玄青子肚子很餓,晚上只吃了點咸菜稀粥,事實上他最近這一個星期全是如此。

  道觀里的余糧只夠他吃十來天的,明天來看道觀的老板不一定能看上,所以他并沒有大手大腳的吃。

  躺在木板床上,聽著耳邊木床的咯吱聲,累了一天的玄青子,漸漸陷入睡眠。

  道觀內。

  在玄青子睡著的時候,等人高的泥塑突然閃過一道烏光。

  ……

  “徒兒……我的好徒兒……”

  玄青子只感覺自己倒下之后,就變得昏昏沉沉。

  在昏沉之中,好像有誰在呼喊他的名字,讓他的意識逐漸的清醒。

  這聲音起初很小,隨著玄青子越來越清醒之后,變得逐漸清晰起來。

  “師父!”

  玄青子猛地驚住,睜開雙眼,詫異的看著前方。

  他發現自己竟然是站著的,已經不在床上了。

  前方不遠處,一個白發老人帶著慈祥的笑容,正看著他。

  老人身上的道袍陳舊,還有很多補丁。

  “徒兒,好久不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