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八十七章 無果的毒
  這一次的文字變化很大,和上次相比,上一次那些能力后面跟的詞綴都是綠字,而這次變成了青字。

  按照神秘物的等級來劃分,在三個能力的時候就是青級的能力。

  自己現在有了三個能力,也就是說自然而然的就都變成了青級。

  等到面前的文字煙消云散,徐白這才收回目光,在心中想著。

  “也就是說,我扮演幾次之后,就會逐漸往上提升,最后會提到最高的等級,全都達到百分之百,而且如果沒有那些有用的技能,我也可以融合到其他技能上,提高融合度。”

  很快,徐白就有了答案。

  這個答案,讓他更想要加快扮演的速度了。

  越是扮演的多,他手中的底牌也就越多,對他來說是極為重要的。

  “最近不急,急也起不來,進度條都沒有。”

  前方的進度條空空蕩蕩,他就算想扮演,也沒有機會去扮演。

  更何況,現在還輪不到他扮演的時候,必須要把后續的那些隱患解除掉,他才能放心的去扮演。

  這一次的念神潮,念神絕對很多,徐白打算壓縮一下進度條,獲取更高的神秘物。

  雖然再高的神秘物,對他來說都只能提取一個技能。

  但是對于和神秘物有關的人,收入組織之后,是一個強大的戰力,可以為自己帶來更高的收益,這是很有用的。

  打定了主意,徐白見外面天色已晚,也沒有多想什么,回到房間后,躺在床上就沉沉睡去。

  ……

  在徐白休息的時候,此時,在一處深山老林里,無果穿著僧衣,胸前全是血跡,跌跌撞撞的在深山中行走著。

  每走一步,他都要小心的打量著周圍,生怕遇到什么危險。

  夜晚的深山非常危險。

  如果不小心踏入其中,就算是一個經驗豐富的獵人,也容易在里面迷失蹤跡。

  無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走著走著,突然之間,他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前方是幽暗的樹林,腳步聲就是從那里傳來的。

  沙沙的聲音在黑夜中回蕩,顯得尤為清晰,令人毛骨悚然。

  一陣冷風吹過,吹響了樹葉,也將冰冷的黑夜吹的微微散開。

  但在冷風中,無果卻覺得更加刺骨了,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他將目光看向前方,同時,右手浮現一卷經書,經書出現后懸浮于頭頂,佛光籠罩之下,讓他稍感安心。

  “誰!”無果眼神變得凌厲,喝問道。

  念動一段經文后,身上浮現結實的肌肉,瞬間變成了怒目金剛。

  黑夜中的腳步聲消失了,可沒有消失多久,變得更快了。

  轉眼間,一道人影浮現在無果面前,停下腳步。

  這是一個穿著黑衣的女人,就連臉上都蒙著黑色的面紗。

  女人的聲音略帶沙啞,但聽起來更為性感。

  即使是寬大的黑衣,也不能阻擋女人火爆的身材。

  “枯定那個叛徒呢?為什么沒有來?派你這樣一個小和尚過來,是看不起我嗎?”

  當這句話出口后,無果感覺到頭腦一片昏沉,心中蕩漾,差點就心神失守。

  好在佛光抵擋了一部分,讓他能夠保持清醒。

  他的目光看向黑衣蒙面女人的手腕,那里掛著一串銀色鈴鐺。

  剛才那個昏沉感,并不是因為黑女人的聲音,而是手上鈴鐺的晃動。

  無果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師父已經死了,死在天選局的圍攻之中,他讓小僧過來遞交他的東西。”

  “師父說過,你能解毒,解小僧身上的毒。”

  說完這話,他從身上拿出一塊U盤,在女人的眼前晃了一下,又飛快的收了回去。

  “小僧的手按在U盤上,你別想搶,否則誰也得不到。”

  黑衣女人沒有上前,不過在看到U盤時,露出火熱的眼神,說道:“那個老家伙當時背叛的時候說如果走投無路,可以帶上他的實驗數據,重新回來,還給我們定了接頭的地點,原來還真的有這回事。”

  無果咬了咬牙,道:“小僧不想和你們廢話,先給小僧解毒。”

  黑衣女人笑道:“知道了知道了,這話不用你說,不就是生死毒嗎?難怪你會帶著實驗數據來。”

  “你快給我解藥!”無果見到黑衣女人還漫不經心的,語氣開始急促起來。

  黑衣女人笑道:“生死毒在我們岐念,也是每年才能產一份的奇毒,持有生死毒神秘物的人,每年產出時會陷入極度的虛弱,而中了生死毒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算是死了,也會在死之前激發出極大的幻想,變成一個恐怖的念神,我說的沒錯吧?”

  “那個老家伙走之前,偷走了一份,看來你很重要,他才用在你身上的。”

  “你和小僧解釋這些有什么用?解藥!”無果語氣變得更加急促。

  說實話,中了這個毒之后,他本想一死了之,他真的不怕死。

  但是聽說在死之后,會激發出極大的幻想,變成恐怖的念神,他突然感覺自己不能死。

  他一輩子都在追尋斬妖除魔,如果死后自己化成了念神,帶來了嚴重的傷害,那就算是死了也不得安心。

  他想要抓住一切可以解決的機會,所以才產生了臥底的想法。

  黑衣女人伸出手,輕輕的晃了一下:“我和你說這么多,是想告訴你這種毒很厲害,要想解除也是一個很長的過程,所以沒辦法一次給伱解除掉,我知道不解除的話,你也不可能把手中的U盤給我,不如這樣,你跟我去一個地方,我們慢慢詳談如何?”

  無果冷笑道:“小僧就知道沒這么簡單,小僧把里面的數據全都背了,這份u盤是空的。”

  黑衣女人聞言,雖然蒙著面紗看不到面容,但能夠感覺到眼神很冷,冷得好像萬年玄冰。

  無果沒有絲毫畏懼,直視著黑衣女人。

  兩人互相對視著,周圍一片安靜,只剩下無邊的黑暗。

  過了好一會兒,黑衣女人的眼神才慢慢恢復過來,轉過身,朝著黑暗的樹林走去。

  “你跟我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