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八十四章 暢想未來
  無果的事情可以擱置到一邊了,現在重要的還是組織的發展,如今人員雖然只有三個,但未來隨著自己扮演的次數增加,會越來越多,到時候需要一個完美的方法去運行。

  集眾人之力,才是明智的選擇。

  徐白說完這句話后,就保持沉默,等待他們三個發言。

  月月很懂事,聽到他們幾個在談正事之后,就悄悄的來到屋外,從外面將門關上。

  她雖然是歲歲的姐姐,但是始終不是無的成員,這些事情不是她該知道的。

  徐白也沒有去阻止,既然決定創立這個組織,自然是要有相應的規章制度,規矩還是要遵守的。

  “前輩,我想問一下,咱們還是堅持原本的松散理念嗎?”玄青子問道。

  陳離和歲歲也是同樣的意思。

  這里面陳離加入最晚,但通過靈念通的溝通,已經了解了無以前是用什么形式存在的。

  徐白搖了搖頭:“你們也知道,以前組織就是用松散的形式存在,但最后卻被妄圖掌控權利的人顛覆,雙方一場混戰下來,幾乎死傷殆盡。”

  “松散而沒有約束是好事,能夠最大化的覆蓋各個地方,但是也帶來了極大的壞處。”

  “權利的掌控同樣也有好處,它能夠讓組織成為一把利劍,隨時都可以出竅,但是也有壞處。”

  “當所有的權利掌控在一個人手上時,這個人如果起了其他的心思,這把劍就不是斬除念神的劍,而是懸在人類頭頂的劍。”

  隨著徐白的道來,在場的人全都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確實是這樣的,當所有的權利掌握在一個人手上之后,很少有人能夠頂得住誘惑。

  這些東西不能賭,也不能猜,更不能去試。

  “前輩,按您的意思,上面還有一位高層,有高層是不是就代表著,還是有掌控權力的人。”陳離問道。

  如果按照以前所謂的松散形式,是不會存在什么高層的。

  但現在卻突然多出來一個高層,陳離猜測,現在的組織已經改變了形式。

  但他覺得又不可能是掌權的形式。

  畢竟在那個年代,雙方因為這件事情,已經產生了生死之戰,如果再走這條老路,那么接下來就是重蹈覆轍。

  徐白道:“我知道你們是什么想法,組織以前經歷過這些事情,肯定不會重蹈覆轍,但現在組織想要重新浮出水面,那就必須要通過特殊的方式去運行,再使用零散的,松散的形式必然不可能成功。”

  說著,徐白指了指天花板。

  “在上面確實有掌權者,但卻不是一位,而是每隔一段時間進行輪換。”

  “掌權者在位期間,大多數時間還要采取投票的方式,作為掌權者,他只能主導一個大體的方向,一旦他做出出格的苗頭,就是他末路的時候。”

  “另外,輪換的方式也能保證一定的安全。”

  “我知道你們想說什么,你們認為不能絕對的安全,但這世界上哪有什么絕對,當初組織的勢力鋪天蓋地,誰又能知道,后來煙消云散了,我們只能保證相對,不能保證絕對。”

  眾人聽完恍然大悟,如果是這樣,那就極大的削弱了掌權者的權利,這樣的話也能夠保證一個相對的安全。

  就像剛才徐白說的,這世上沒有絕對,永遠都只有相對。

  “好了,大概的事情都和你們說了,現在我說說我和你們之間的關系。”徐白道。

  “組織當年很多老人都死了,但他們卻留下了自身的印記,而你們手中的神秘物就是他們印記的來源,得此印記,就是組織的新成員。”

  “別問我是怎么留下來的,我也不知道,這世界上太多神秘莫測的東西,沒有誰全知全能。”

  “而你們就是組織的新生力量,我則是你們的引路人,像我這樣的引路人還有很多。”

  “你們既然承擔了神秘物,那么便有資格加入組織,也有你們的責任,需要為組織的建設添磚加瓦。”

  說到這一點,該說的也都全部說了,徐白沒有再說什么,而是看著眾人,意思是該他們暢所欲言。

  陳離陷入沉思,過了好久之后才問道:“前輩,我們就沒有什么好的東西嘛,比方說組織的一些支持之類的,比方說物資或者其他的。”

  徐白早就知道會有此一問。

  他也想好了對策。

  “靈念通,還有你們的神秘物,不就是最好的支持嗎?還有,伱們有我。”

  陳離恍然大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趕緊道:“前輩,我明白了。”

  說句不好聽的,他們在此之前,甚至沒有資格接觸到組織。

  他們只是普通人而已,但是組織給他們的神秘物,讓他們以飛快的速度成為天選者。

  而且還有極快的修煉能力。

  再加上讓他們能夠順利溝通的靈念通,更是給他們提供了方便和快捷。

  這些事情并不是表現在財務上的,而是另一種極為有用的方式。

  而且最重要的,是面前這個神秘的男人。

  引導人!

  這才是最大的幫助,一群新人想要發展,離不開老人的帶領,而面前的引導人,就是帶領他們從新人向老人不斷變化的人。

  徐白擺了擺手,道:“不要在意這些,組織沒有那么迂腐,該說就說,該表達就表達。”

  陳離點了點頭,道:“前輩,那我有話就直說了,我有一些想法想要說出來,可能對我們很重要。”

  “但是我想問一下前輩,我們這些新人,也就是前輩您負責的新人,應該還不止我們三個吧?”

  徐白笑道:“你很聰明,確實不止你們三個,以后會越來越多,我們每一個引導人的職責,也都是發展壯大新鮮血液,所以你們的一些想法,盡量著眼于現實,但也要展望未來。”

  玄青子和歲歲一直在思考著。

  陳離得到了徐白的回復之后,決定第一個站出來,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前輩,我覺得,我們這些人想要發展,首先一個問題就是錢。”

  “雖然很俗,但真的很有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