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八十二章 無果的目的
  “無果!”周青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目光也逐漸陰沉。

  如果說還有誰沒有來,而且剛才提到過的是雙方都認識的人,那么就只剩下一個無果了。

  細數這段時間,就連周青都很少看到無果,自從解決了上次的念神之后,無果就好像消失了。

  但是無果本身就是一個零散的天選者,周青他們也沒有權利去管束對方,所以他一直沒有太多的去關注。

  但是今天發生這檔子事,又和無果有聯系,再加上無果的銷聲匿跡,這里面就很明顯了。

  “你的意思是,枯定沒有說假話,他確實把所謂的實驗數據拿出去了,而且是給的無果。”周青道。

  徐白點了點頭:“我是這樣懷疑的,他沒有說假話,而且說的都是真話。”

  “但他為什么要這樣說,如果不說的話,大家都不知道,更加安全才對。”周青奇怪的道。

  徐白想了想,說道:“如果我們換一種方式思考,假如無果并沒有下定決心,要和他師傅站在一條線上,但是枯定的這番操作,就相當于讓無果沒有后路可走,那么一切就解釋得通了。”

  當枯定說出把實驗數據給出去的時候,等于是在告訴大家他還有個同伙。

  當他們懷疑到無果身上時,無果身上的嫌疑很難洗清。

  到那時候黑的可以是白的,白的也可以是。

  “要趕緊找到無果,把事情的經過了解一下,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想法。”徐白道。

  周青點了點頭,看著旁邊的張峰,張峰立刻下去了,而等到張峰下去之后,兩人之間就陷入了一種沉默。

  “這一次,事情搞得有點大。”周青道。

  既然說是實驗數據,那肯定是很重要的,如果后面真的出了大事,后果很難設想。

  徐白沒有說什么,他在想著,為什么無果要做這樣的事。

  他和無果的接觸時間不長,但是能夠從接觸中了解到,無果其實并不是一個壞人,相反,還是一個古道熱腸之人。

  當然了,不排除這里面有演戲的成分。

  但如果不是演戲,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蹺,畢竟以無果的性格來說,不可能答應他師傅,帶著所謂的實驗數據離開。

  “等等,這次還有兩個人沒有來。”就在這個時候,周青突然開口了。

  徐白從思考中回過神來,微微皺眉后,想到了周青說的是誰。

  “你說的是玄青子和歲歲?”

  周青點了點頭。

  徐白眉頭皺的更深了。

  剛才一直處于緊繃中,徐白還真把他們給忘了,他在執行這個計劃前,已經和他兩人說過,讓他倆人趕過來了,怎么會沒有出現?

  “你等我一下。”徐白緩緩的道。

  周青沒說什么,給徐白倒了杯水,將水壺放在一旁。

  徐白沒有去喝,通過靈念通聯系了玄青子和歲歲。

  還沒有等他多說兩句,玄青子就先開口了。

  “前輩,你那邊忙完了嗎?剛才我知道你們那邊很忙,生怕打擾到你們,我們這邊出了一點問題,有空的話能過來一趟嗎?”

  “好。”徐白沒有多說什么,而是通過靈念通回復了一句,緊接著就站了起來。

  “走吧,跟我去一趟玄青子那里。”

  周青同樣站了起來,默默的跟在徐白身后。

  兩人出了酒吧之后,沒有停留,朝著玄青子所在的出租屋走去。

  二者相隔的距離雖然很遠,但兩人都很好奇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所以用最快的速度趕路,不多時,就已經來到出租屋的門口。

  徐白伸手敲了敲門。

  里面傳了一陣腳步聲,門被打開,露出月月清秀的臉龐。

  “前輩好,周負責人好。”月月微笑著打了個招呼,將門打開后讓兩人進去。

  徐白和周青兩人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微微點頭,走了進去。

  剛一進去,徐白聞到一股血腥味。

  玄青子和歲歲正坐在凳子上,一看徐白進來之后,全都站了起來。

  “這里發生了戰斗。”徐白道:“或者不是戰斗,而是有人受傷了。”

  周圍一切正常,就連家具也沒有損壞,不像是有過戰斗痕跡的樣子,但剛才的血腥味很明顯是有人受了傷。

  “是無果,我打傷的。”玄青子指著地面,那里顏色稍微深了一些,好像是血跡,還沒有打掃干凈。

  月月提著拖把,跑到那里去打掃起來。

  “跑了?”徐白問道。

  這一次不是玄青子回答的。

  歲歲蹦蹦跳跳的走了過來,十分親昵的拉著徐白的手,歪著頭道:“前輩,準確的說不是跑了,是他自己走的,他是故意讓我們打傷的,是為了演一場戲。”

  演戲?

  徐白越聽就越迷惑。

  “前輩,還有周負責人,坐著說吧。”月月已經把地面打掃干凈了,招呼著兩人坐下。

  “謝謝。”周青坐下之后,無奈的道:“幾位別賣關子了,告訴我發生了什么吧,這件事情真的很急,關乎到很多普通人的生命安全。”

  他看出了蹊蹺,無果這件事情,絕對沒有這么簡單。

  玄青子尊敬的看了徐白一眼,這才將事情的經過娓娓道來。

  屋子里一片安靜,除了玄青子的講述,沒有任何人說話。

  陳離已經不在這里了,回來的時候,徐白已經讓她先去吃飯了,畢竟一晚上加一整天沒吃飯,就算是天選者能扛住,也不會很舒服。

  當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被玄青子全部講述之后,本來安靜的屋子里,周青摸光頭的聲音十分的明顯。

  “胡鬧!真是太胡鬧了,他怎么沒有想過,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周青語氣之中非常憤怒,除了憤怒之外,更多的是一種無奈:“現在的年輕人做事情太沖動了,都沒有想過后果。”

  徐白嘆了口氣:“以他的性格還真的做得出來,但是他一個人深入岐念當臥底,等于是把自己置身于群狼環飼之中。”

  其實剛才玄青子講述的事情,總共圍繞著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無果決定要只身潛入岐念,為這一次的念神潮做準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