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八十章 只是為了殺你而已
  今晚的夜很長,圓月當空,黑夜沉如水。

  徐白吩咐完陳離之后,就回到臥室睡覺。

  后續的計劃都已經制定好了,還需要先觀察枯定的反應,再根據反應來變化。

  他一點都不焦慮,因為對于徐白來說,枯定已經是甕中之鱉。

  躺在床上,徐白也沒有睡覺,還是穿著原本的那套黑色運動裝。

  就算是把握很大,他也沒有放松警惕。

  一旦陳離那邊有變化,自己這邊也能快速做出準備。

  徐白就保持著這種狀態,耐心的等待著。

  長夜雖然漫長,但隨著時間的慢慢流逝,漸漸地,月亮消失,旭日東升,溫暖遍布大地。

  整整一個晚上,陳離終于在白天的時候,見到了枯定。

  枯定從木屋里走出,不像昨晚精神,臉上帶著疲憊,就像是大晚上的,出去跑了十幾圈似的。

  陳離見狀,立刻警覺起來。

  她以為枯定會做什么大事,可陳離想多了。

  一具尸體從深山外面走了出來,手里提著一份食盒。

  接著,枯定就開始吃起飯來了。

  ——要恰飯的嘛。

  就算是當反派,不吃飯也會餓的。

  枯定吃得很香,哪怕因為昨晚的事情,導致心情很不爽,依然影響不到他吃飯。

  這狼吞虎咽的架勢,讓守了一晚上的陳離都覺得餓了。

  這一頓飯吃得很快,吃完之后,枯定就回到屋子里,又重新關上門,不知道在搗鼓些什么。

  陳離也沒有做更多的事情,就是這么耐心的守著。

  時間再一次流逝,轉眼之間,到了夜幕時分。

  期間枯定又吃了兩頓飯,給陳離的感覺非常怪異。

  她感覺這個家伙不像是個反派,倒是一個守規律的普通人,至少吃飯挺規律的。

  但看著那些尸體,陳離就知道任何東西都不能看表面。

  夜晚降臨,月亮高掛天空,這片深山中,就顯得有幾分陰森了。

  陳離一直耐心的等候著,同時每隔一段時間,就把這邊的情況和徐白匯報。

  一直等到半夜十點左右,枯定將門打開,朝著外面走去。

  還是那條老路,來到那片廢棄的荒墳外,枯定再一次用出了那塊骨頭。

  從幾座孤墳中,爬出幾具尸體,他們直接朝著昨天晚上回來的地方走去。

  陳離見狀,立刻用靈念通匯報:“前輩,他已經安排尸體過去了,估計是想和您見面,您那邊要做好準備。”

  “我知道了,繼續監視。”徐白回道。

  陳離答應一聲,繼續監視。

  枯定又回到了那座木屋里,待在里面就不出來了。

  而另外一邊,徐白已經來到燒烤攤前,熟門熟路的點了幾個燒烤,吃了起來。

  他在等待,等待枯定派尸體過來,實施他下一步的計劃。

  本來昨天晚上他是打算直接摸到枯定藏身的地方解決掉的,但后來想了想,這種方法不靠譜。

  枯定既然知道自己之前從天選局提出文件,肯定是在監視他的。

  如果他要是有動作,枯定估計跑的比兔子還快,根本就抓不到。

  打蛇打七寸,而且要打死,不然就會被反咬一口。

  徐白可不想讓他到時候來報復自己,所以要找一個更穩妥的方法。

  一邊吃著燒烤,一邊等待著,大概等了有將近半個小時之后,一道身影出現在他的位置前,緩緩坐下。

  徐白扇了扇鼻子:“下次見面的時候,找一些新鮮一點的,這味道很重了,影響食欲。”

  枯定面色僵硬,他知道和徐白說廢話是沒沒用的,畢竟在說這方面,他說不過對方,所以直言主題:“直接說吧,你把我叫過來,到底是有什么事,我對你的秘密很感興趣。”

  徐白笑道:“秘密很簡單,高層死了。”

  枯定皺起眉頭:“你說什么高層?是你們那邊的高層嗎?”

  徐白放下手中的竹簽:“我都說的這么明白了,你還搞不懂嗎?怎么會是我們組織的高層呢,我說的是天選局的高層,也就是當初放你出去的那個,死了喲,而且死的很慘。”

  話音落下,枯定刷的一下站了起來,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徐白這次是有打算的,他需要先用秘密穩住枯定,再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但他沒想到,這個秘密說出來之后,枯定的反應會這么大。

  “像你這種人,難道還和哪個高層有過感情嗎,讓我想一想,高層是女的?和你有過一段別具一格的戀情?”徐白調侃道。

  “啪!”

  枯定把手錘在桌上,發出沉悶的聲音,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身體也微微顫抖著:“你懂什么!那是同道之人,是真真正正的同道之人!”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受益!實驗只是沒有成功而已,付出一點代價又有何妨,不過是普通的人命罷了。”

  “大家都是實派,但整個實派只有他最懂我。”

  一邊說著,枯定努力抑制自己的憤怒,緩緩坐了下來,但他顫抖的拳頭,還是表現出此刻的怒火。

  徐白冷笑道:“我知道天選局的派別,你算個狗屁實派,你早就已經不是實派,包括死了那個高層,也都不是。”

  “實派講究的是以最小的損失,得到最大的利益,而那利益是為了保護更多的人,但你聽聽剛才說的話,伱說不過是普通人性命罷了。”

  “從根本上講,你就沒有在乎過普通人的性命,天選局高層不是傻子,他能看出你們兩個的心思,不過是一群為了所謂的實驗,而陷入無止境瘋狂的人罷了。”

  實派是為了保護更多,而所謂的枯定的試驗,只是單純的為了實驗,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命。

  枯定雙目死死的盯著徐白,努力抑制住憤怒,過了好一會兒,才讓自己的聲音變得平靜:“我不想和你爭論太多,你既然告訴我這么大的秘密,肯定有其他目的,現在說出你的目的吧,我很感興趣。”

  徐白搖了搖頭,道:“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殺你而已,你現在已經沒機會了。”

  枯定愣住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