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七十九章 見面
  “你什么意思?”

  枯定被徐白搞得暈頭轉向的,今天把他約出來,卻只是說了這么一點內容,就要離開,他有點受不了。

  有的時候,他都搞不懂徐白到底在想什么,但他清楚的是,今天晚上出來這一趟,絕不可能是徐白閑的沒事做,肯定有更深的意義。

  枯定站了起來,走到徐白旁邊,攔在中間:“我是忌諱你背后的組織,所以沒有和你鬧翻,但我也不是你想叫來就叫來的,今天晚上你得給我個說法,你剛才說有什么事情,現在就說明白了。”

  徐白停下腳步,好笑的看著枯定,嘲笑道:“就憑你現在這個樣子,一具尸體就想和我掰掰手腕,你覺得你夠格嗎?你本人又不敢來,就別放這些大話,我叫你來你就來,叫伱走你就走。”

  枯定陷入沉默。

  剛才那一幕也是他心急了,他現在只是操縱的尸體,如果不用偷襲的方式,估計對天選者造不成什么影響。

  但現在自己又攔在中間,搞得不上不下的,徐白想走,自己根本就攔不了。

  徐白擺了擺手:“我知道你想的什么,你想的是我有什么陰謀詭計,想要對你產生不利,對吧?”

  “你有什么后顧之憂了?你本人都不會來,你怕什么?”

  “好,你既然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訴你,我從天選局那里得到了一個秘密,但是需要一晚上去證實,明天晚上我才能給你答復。”

  “至于為什么今天叫你過來,原因很簡單,當我真正需要用到你的時候,卻聯系不上你,到時候才是麻煩,所以事先和你說一下。”

  枯定一直保持著沉默,事實上確實如徐白所說,自己本人只要不來,他們都拿自己沒辦法。

  他們所對付的,只是一具尸體。

  甚至還會讓自己生出警惕之心,會打草驚蛇。

  但徐白剛才說的讓他越來越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樣的秘密,值得用這種方式告訴他,而且他現在還有一個問題。

  “你不是不愿意合作嗎?為什么要告訴我秘密,而且還是和天選局有關的,這個目的看起來很不純。”枯定若有所思的道。

  事實上,上次的接觸,枯定已經給徐白下了個定義。

  這個人變化無常,而且很難猜懂心思,甚至于背后還有一個龐大的組織。

  像這樣的人是很難掌控的,但今天卻突然要告訴他天選局的秘密,這讓他有些想不明白。

  畢竟二者目前并沒有利益的糾葛,也不會白白拿出秘密分享給他,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一點他深信不疑。

  徐白早就知道枯定會有此疑問,他也早就想好了理由:“天選局分為兩個派別,你原本就是天選局的人,這一點你是知道的吧,你站在理派還是實派?”

  枯定沉聲道:“實派,我原本就是實派的人,我的想法也是基于實派的理念提出的,但是就算是實派,他們也接受不了我的想法,這才是我離開的原因,但無論如何,我以前始終是實派的人,我很討厭理派。”

  徐白聳了聳肩,道:“那不就得了,我們兩個的目的是一樣的,我也很討厭理派。”

  枯定想要打岔,但卻被徐白打斷了。

  “別和我說這些,我也不管你信不信,你應該在監視我,知道我去了一趟周青那里,還提了一堆文件回來,那就是秘密。”徐白道。

  “剛才你非要攔著我,讓我說出秘密,就證明你知道我提著文件回去了。”

  “你別無選擇,現在,要么你相信我,明天過來,我把秘密告訴你,我們共商大事,要么你不信我,對我沒什么損失,損失的只能是你。”

  說這句話的時候,徐白覺得很痛快。

  確實特別痛快。

  前不久的幾次事件,對方都是把坑挖好了,甚至還指著那個大坑告訴他們那個是坑,但他們不得不往下面跳。

  現在自己給枯定的選擇也是告訴他。這個坑你要跳了之后才知道是不是坑,而且你必須得跳。

  徐白沒有再多說什么,轉頭就離開了。

  這一次,枯定沒有攔著徐白,任由徐白離開,而他則站在原地,久久都沒有說話。

  他的腦海中在回想著,就如徐白剛才說的那樣,他確實在監視徐白。

  他擁有控尸的能力,想要監視一個人太簡單了。

  當時他看著徐白提著文件離開。

  雖然看不清楚,但想一想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情況,而現在把這件事情聯系在一起,就讓他不得不猜測這里面的事情,是否是引他上鉤。

  枯定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足足站了將近十多分鐘。

  周圍的人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畢竟在熱鬧的燒烤攤里,一個舉止著裝奇怪的男人,站在原地十幾分鐘,確實是個異類。

  但好在現在的時代,各種各樣的奇形怪狀都有。

  無論是網絡還是現實中,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了,所以現在枯定的怪異舉動,反倒不會讓人有任何懷疑。

  站了這么久之后,枯定也終于想通了,長出了一口氣。

  他已經做下決定了,確實像徐白說的那樣,如果真是個大秘密,他去與不去,差別很大。

  雖然不是很相信徐白,但是這一趟還是要去看看,而且要小心的去看。

  不能暴露自己本人在哪里。

  想通了一切之后,枯定轉身就離開了,消失在黑夜之中,

  ……

  在枯定離開的時候,另外一邊,徐白已經來到了半山腰,還在往下面走著。

  他一點都不急,甚至于懶得去管一些事情,而是在用靈念通溝通著。

  “記住了,從現在開始,你的任務就是監視,運用你的隱匿能力,不要讓對方發現,看看那具尸體,最后去到了什么地方,懂了嗎?”

  陳離的回答很快:“前輩放心。”

  徐白沒有再說什么,他怕說多了,讓陳離分心暴露了,就不好辦了,所以說了幾句之后,讓陳離有任何異常情況,先在這里通知他,就離開了。

  黑夜很漫長,但徐白回去的腳步,稍微輕快了很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