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七十六章 即將啟動的計劃
  當這句話說出口之后,在云市的陳離微微一愣。

  她坐在椅子上,本來是背靠在椅子背上的,聽到這話馬上直起腰,滿臉詫異。

  這位神秘的人,按照玄青子和歲歲的意思,是和高層能夠接通的人,也就是說他是高層的得力下屬。

  雖然都沒有明說,但大家心里都清楚,他們幾個都是歸這個人管的。

  上面有任務的時候,下面的人就要伶俐一點。

  “前輩,您說。”陳離嚴肅的道。

  既然已經決定加入組織了,她就要以組織成員的身份來回答。

  徐白想了想,道:“你來了再說吧,你雨衣上面的一個能力,對我來說很重要,到時候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你來之前和玄清子他們溝通一下,讓他們去接你,你們也好互相認識,不然到時候遇到了還不知道對方是誰,那就很尷尬了,我隨后就會來。”

  這個時候,他所扮演的角色,不是沉默寡言的神秘高層,而是組織的老成員,是他們的前輩,所以話語變得多了一些。

  “是!”陳離回答得很簡單,沒有再問為什么。

  “不要這么嚴肅,大家平時都自由一點,你們幾個先聊著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徐白道。

  說完,他就不再管這邊的情況,但是也沒有屏蔽掉。

  信息仍然在,他們交流的聲音也在,但靈念通這個能力很神奇,把這聲音弱化到了一定程度,不會產生吵鬧的影響,甚至不會影響到睡覺,但是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很神奇的能力,根本無法用科學來解釋,其實當出現天選者和念神之后,這一切已經無法解釋了。

  徐白退出之后,玄青子他們還在聊著,但他自己卻沒有繼續在房間里面待著。

  外面漆黑一片,黑夜如同在潔白的布上潑了墨,帶著一股壓迫感。

  徐白伸了個懶腰,回到房間中,翻出那套黑色兜帽的運動裝,又找出白色的面具戴在臉上,悄悄的出了門。

  ……

  渝市的一間酒吧。

  徐白穿著運動裝,戴著白色面具來到門口,抬手敲了敲門。

  沒過多久,門被打開。

  專門負責后勤的張峰微微一愣,接著臉色恢復如常,側開一個身位,讓出一條路。

  “請進。”

  沒有多余的話,張峰默默的退開。

  徐白微微點頭,抬腳走了進去。

  酒吧內的燈光灰暗,正中央的位置,周青坐在椅子上,正在默默的處理著文件,似乎是聽到了腳步聲,他抬起頭來。

  即使是昏暗的燈光,那顆光禿禿的頭仍然反射著光澤。

  整個酒吧,就這顆頭是最顯眼的。

  “坐吧,稍等一下,念神潮已經臨近,又有枯定那檔子事,最近特別忙。”周青道。

  徐白來到周青旁邊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上面有很多小字。

  他沒有多看,耐心的等待著。

  這個時候,張峰端著一壺茶走了過來,給徐白倒了一杯。

  “多謝。”徐白拿起茶杯道。

  張峰沒有廢話,微微示意之后直接走了。

  徐白喝了一口茶水,耐心的等待著。

  大概過了有十幾分鐘的時間,周青這才將文件合上,長出了一口氣。

  “沒有眉目?”徐白問道。

  剛才周青說要處理的事情,與念神和枯定有關,徐白猜測現在這份文件,也是和那些事情相關的。

  周青給自己倒了一杯,喝下一口之后,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搖了搖頭:“很聰明啊,他很聰明,真的讓我刮目相看,你看看這份文件。”

  說著,周青把文件遞了過來。

  徐白接到手中,饒有興趣的道:“這不算是機密嗎?你就這么大方的給我看。”

  “我們現在的目標是一致的,而且這也不算機密,我們的目的都是要搞定那個家伙,所以情報互通是很重要的。”周青笑著說道。

  徐白沒有在說話,將手上的文件打開,仔細的瀏覽起來,整個過程大概有十多分鐘,當他將最后一個字看完之后,默默的將文件合上。

  上面的內容不是很復雜,大概是一些有關于枯定的情報。

  但是每當天選局的成員去查找時,都會在查找的過程中突然斷掉。

  重重復復,大概有好幾十次。

  也就是說,短時間之內發生了好幾十件類似的事情。

  “這么短的時間找到這么多有用的情報,而且還這么突然,但又在關鍵時刻斷掉,很明顯是那個家伙放出來的。”徐白說道。

  從目前得到的消息來看,這個可能性非常大。

  周青摸了摸光頭,將背靠在椅子上,嘆了口氣:“念神潮即將到來,他又故意放出這么多消息引我們過去查找,其實意思很明顯了。”

  “耗!他在消耗我們的精力,消耗我們的人力物力,馬上就要來念神潮了,這家伙不惜一切代價,想要消耗我們這邊的實力。”

  徐白點了點頭。

  剛才周青的猜測,和他說的差不多。

  “對了,你這次過來,難不成有辦法了?”周青問道。

  徐白搖了搖頭。

  其實他有辦法的,但這個辦法只能他去做,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畢竟天下沒有不漏風的墻,越少人知道越好。

  而且必須要等陳離來到渝市之后,才能夠進行下去。

  “那你這一次大駕光臨,肯定有其他事情。”周青放下茶杯,很感興趣的道。

  “給我一些有關于念神潮的資料。”徐白道。

  周青略微驚訝:“你們無難道沒有這些資料嗎?”

  徐白早就知道周青會有此一問,他這次過來確實要資料的,而且有充足的借口。

  “枯定必須要死。”徐白緩緩道:“我們這邊有資料,但是我需要綜合更多的資料,查漏補缺。”

  周青沒有多問,這個理由足夠充足。

  他朝旁邊的張峰使了個顏色,張峰很快消失,又過了大概幾分鐘,提著一堆資料走了過來。

  “都是復印件,你可以拿走,但看完之后盡快燒掉。”周青說道。

  徐白點了點頭,將資料拿在手中。

  周青摸著光頭,突然道:“還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伱說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