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七十一章 實派的做法
  陸彥停下腳步,轉頭看著陳離,眼神復雜:“一個突然出現的組織,據說是非常古老的組織,從很久遠的年代就與念神作戰,經歷過無數血與火,但中間出現點差錯,然后出了事,現在正在逐漸復蘇。”

  “嗯……按照我們的情報,凡是和無的神秘物產生聯系的,最終都會加入進去,我想你后面也會加入的。”

  “與念神作戰嗎……”陳離低頭看向自己的雨衣,突然抬頭道:“我去,但我不一定能幫上忙,我只能盡力。”

  陸彥愣住了,不明白為什么突然改變了想法。

  他很想問出口,但話到嘴邊,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別人都決定要去了,難不成還要問別人為什么要去嗎,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陳離看出陸彥的想法,道:“我已經接觸到了新世界的大門,就不會輕易退縮,在我看來,往前邁進一步很難,但你剛才說了,我如果我加入無,就能夠邁入新世界大門。”

  “你剛才也說了,無的理念是與煉神作戰,如果我這次選擇逃避,將來加入進去后,今天的作為會永遠的記在本子上,第一映像很重要。”

  “更重要的是,雨衣作為無的神秘物,他保護過我一次,我不是不知感恩的人。”

  陳離的家庭很特殊。

  她先是經歷過貧苦,但有一個和諧美滿的家庭,沒有讓教育出現缺位,并未讓她性格有缺陷。

  后來父親離去,失去了家庭的支柱,再到后來母親崛起,自己也成為服裝公司的老板,這些東西讓她逐漸往好的地方發展。

  她很清楚,這算是投名狀。

  當然,這是她自己這么認為的。

  陸彥挑了挑眉,沒有再說什么。

  徐白聽著陳離說的話,也明白她的心思。

  只要是一個普通人接觸到這些,并且還有機會和這些事物相接近時,都會不顧一切的趕往,這是正常的表現。

  “那就走吧。”陸彥也不去計較這里面的情況,他巴不得陳離一起去,沒有再說什么,就在前面帶著路。

  幾人飛快的離開了。

  ……

  市中心。

  天選局和有關部門合作,以合適的理由,疏散了這里的人員。

  但疏散的速度不盡人意,畢竟是人多的鬧市區,就算是再給他們一些時間,也不一定能夠完全疏散人群。

  有一面人流量很少,天選局的人穿插其中,漸漸靠近天空中借貸之氣匯聚的地方。

  陸彥和陳離已經趕到,抬頭看著天空中的白云。

  戴著眼鏡的天選局成員面色嚴肅:“老大,可能來不及了,已經壓縮到了一個極限,壓縮的速度越來越慢,我擔心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徹底炸裂。”

  他是這里唯一一個特殊的天選者,能夠看到就連天選者都無法看到的東西,說出來的話具備可信度。

  陸彥同樣感受到了。

  當他們靠近之后,能夠感受到天空中傳來的龐大壓力,雖然看不見,但真的讓借貸之氣爆炸,這里很可能變成一片廢墟。

  “我打個電話。”他想了想,拿出了手機。

  陳離細細的眉毛微皺,不明白為什么到了這個時候,突然還打起電話來了。

  但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陳離沒有多問。

  很快,陸彥打通了。

  他先是把這里的情況說了一遍,接著提出了自己的做法。

  “借貸之氣爆炸就會分散,我打算在爆炸的時候,讓所有成員空氣分開驅散借貸之氣,減少爆炸的余威。”

  “但是我拿不準,也許會減員,而且會減很多。”

  張誠這個家伙,借出去的借貸之氣難以想象,實在是令人心頭發毛,光是站在這片土地上,已經能夠感覺到壓力了。

  他剛才的計劃,其實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這是唯一的解決方案,能夠盡量減少損失,但他拿不準的是,會不會造成天選局成員大量的死亡。

  很快,電話中傳來一道細細的聲音,陳離沒有聽清楚,因為現在人員都在疏散,極為吵鬧。

  大概過了幾分鐘的時間,陸彥放下手機。

  他用復雜的目光看著陳離,突然說道:“走吧,幫忙疏散人員,疏散的越多越好,爆炸之后產生的一系列后果,將會有相關部門進行解釋。”

  陳離愣住了,但同時也聽懂了,不敢置信的道:“你的意思是,就不管了?”

  現在這情況,無論怎么疏散,最終的結果都不會好,死傷絕對不在少數。

  但剛才陸彥說的話,已經很明白的告訴陳離,他不打算管這件事了。

  陸彥沒有避諱,點頭說道:“不管了,比起這種損失來說,后面的損失將會更大。”

  “什么意思?”陳離語氣變得低沉。

  陸彥緩緩道:“念神潮即將到來,上頭在短時間內,分析出張誠的意思,他是想讓我們大批量的減員,在念神潮到達時,很可能會有岐念的人從中作梗。”

  “如果我們大量減員的話,造成的后果比現在高更多,所以為了能夠安穩度過念神潮,這件事情就放在一邊,現在盡量減輕普通人的死亡……”

  話說到這里,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他感受到了陳離的怒火。

  “混蛋!”陳離沒有罵過人,現在是她覺得說出的最臟的臟話。

  她指著周圍奔逃的普通人,憤怒的道:“你們天選局不是以保護普通人為宗旨嗎,這些就是普通人啊,你剛才的說法,讓我覺得你們的宗旨就像一張廢紙,隨時都可以撕掉!”

  她是一個普通人,見到這一幕,不免覺得兔死狐悲,更是覺得有種凄迷之感。

  普通人的命,就這樣被注定了。

  周圍逃跑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即將死亡,即將被當做一顆廢棄的棋子。

  “我們是實派。”陸彥道:“我們這么做,是為了做出更大的保護,你要理解。”

  “呵……”陳離冷笑。

  陸彥不想和陳離在這上面有爭吵,轉身道:“跟著我們走吧,你一個人,也解決不了這些東西。”

  陳離看著天空中的白云,感受著龐大的壓力,突然覺得自己有種渺小的感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