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六十九章 陸彥的劍
  當房門被打開后,張誠看著門外的天選局成員,臉上的笑容不僅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都來了啊,看來你們對我很重視,也對,我的能力要是真的用起來了,對你們是一種重大的打擊。”

  他沒有慌,甚至開始以一種平靜的姿態在調侃。

  外面,眾多天選局成員將別墅圍著,每個人都嚴陣以待。

  陳離和陸彥站在最前面。

  兩人見到張誠的態度后,都皺起了眉頭。

  這個態度不對勁。

  不僅沒有慌,反而帶著一種難以理解的從容。

  就像是早就料到會這樣,甚至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根本就不怕。

  “你就是陳離吧,這件雨衣就是你的神秘物?”張誠見沒人回答,就把目光看向陳離,尤其是陳離身上的雨衣:“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件神秘物,看來你背后也有人啊。”

  陳離沒有回答,她正在瘋狂的動腦,思索著張誠目前這個狀態的意義。

  突然,一陣光亮在腦海閃過,她想起來了。

  “你是故意的,故意讓我們找到的!”

  話語一出,全場皆驚。

  唯獨張誠老神在在的站著,對此絲毫不感到意外:“確實啊,為了讓你們認為,這不是一個陷阱,甚至就算是陷阱,也讓你們跳,我可是煞費苦心。”

  “你看,我甚至用自己當魚餌。”

  陸彥沉吟道:“你什么意思,你以為一個人,能夠打贏我們這么多人?”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陸彥也明白了。

  面前這個家伙,用自己當魚餌,把他們釣了過來。

  但陸彥很疑惑,對方究竟是有什么底氣?

  來的時候,天選局成員們已經確定,這里不會再有其他人了,所以張誠不可能有幫手。

  至于張誠青級的神秘物……其實對于陸彥來說,青級的神秘物,他不是很重視。

  陸彥表示,自己和渝市的那個禿頂男不同,自己也是青級的,而且擅長戰斗。

  在陸彥身上,騰起一陣光芒,緊接著,他的右手出現一把長劍。

  長劍銹跡斑斑,但卻給人一種鋒芒畢露的感覺。

  很矛盾,卻又非常和諧。

  這是他的神秘物,名為清風劍,青級的神秘物,有三種能力。

  其一是鋒銳,這把劍的鋒利程度遠超常物。

  其二是破防,顧名思義,能夠產生破防的效果。

  其三是劍訣,能夠短時間提升清風劍的其他兩種能力強度。

  這是擅長戰斗的神秘物,非比尋常,同為青級,戰斗更強,陸彥有信心。

  “不要激動。”張誠見陸彥拔出了長劍,笑道。

  可他還沒說完,陸彥先動了。

  不僅是他動了,所有天選局成員都動了。

  數不盡的攻擊,各種各樣的光影不斷交錯,像黑云壓城一樣,從天而降。

  陳離飛快后退,裹著雨衣默默看著。

  雖然有雨衣,但她還是個普通人,保住自己是首要的。

  現實永遠不是電視劇,不會給反派廢話的機會,攻擊瞬間而至。

  張誠的反應也很快,在攻擊發動的瞬間,拋起了銀圓。

  銀圓入手,反面朝上。

  下一刻,白氣蒸騰,如同白霧。

  張誠身上籠罩著一片白霧,寒冷如霜。

  所有攻擊落下,張誠身后的別墅開始倒塌。

  白霧揚起,但很快散去。

  當白霧散開后,陳離率先看到了里面的情況,瞳孔微微一縮。

  那些恐怖的攻擊,落在張誠身上,帶來了很多傷口,但除此之外,并沒有致命傷。

  陸彥的一劍被卡住了。

  張誠雙手合住,剛好夾住這把劍。

  陸彥微微一愣。

  “正反面加強了我的防御,而且我知道你。”張誠冷笑道:“鋒銳,破防,這些很強,但是伱有個致命的弱點,你這兩個能力,體現在劍刃上,我肉身強悍,不碰劍刃,你能耐我何?”

  陸彥想要抽劍,可劍被死死的夾住。

  張誠抬起腳,一腳踹向陸彥腹部。

  天選者確實比普通人身體素質強,但是同為天選者,而且張誠經過借貸之氣強化,這一腳下去,不死也殘。

  眼看著這一腳越來越近,危急關頭,陸彥啟動了清風劍的最后一項能力。

  劍訣!

  下一刻,清風劍上,出現一層劍氣,鋒銳無比,無論是劍刃還是劍身,全部被覆蓋上了。

  “嗤!”

  輕微的切割聲傳來。

  張誠飛快松手,但還是留下了一條傷口。

  戰斗并非回合制,陸彥沒有給張誠喘息的機會,提劍而上。

  這一次,清風劍的弱點被彌補,全部都能發揮作用。

  劍法如風如影,瞬間來襲,直取張誠頭顱。

  張誠微微一歪,躲到一邊,但躲得慢了。

  一條手臂飛起,帶起一陣鮮血。

  也正是因為如此,張誠得以喘息,拉開了距離。

  而這個時候,天選局成員的第二波攻擊到了。

  張誠身后是一片廢墟,他只剩下一條手臂,看起來極為凄慘。

  “轟!”

  轟鳴聲在不斷地回響著。

  陸彥等到這一輪攻擊過后,快步上前。

  清風劍劃過玄妙的軌跡,從張誠的脖子上劃過。

  一顆頭顱高高飛起,落在地上,咕嚕嚕的轉動著。

  “呼……”

  陸彥長出了一口氣。

  戰斗……結束了。

  張誠死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他有點不放心。

  這一切進行得未免也太過于順利了,順利到讓人難以想象。

  岐念這個組織確實夠瘋狂,但是也不是沒有腦子。

  相反,他們的腦子很靈活。

  可為什么,會有這種送死的情況?

  陸彥想不明白,但眼前的事實告訴他,他已經完成了任務。

  就在這個時候,陳離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的臉上,還有笑容。”

  陳離目睹了這一切,說實話,當頭顱飄飛的剎那,她很想吐,但忍了下來,甚至還努力讓自己不偏移目光,主動去盯著那顆頭顱。

  從知道雨衣的那一刻起,她已經接觸到了新世界的大門,都接觸到了,如果不去里面看看,會抱憾終身。

  這世界比想象的更危險,要想在以后走得更長,適應是第一步,比如現在。

  適應死人,適應血腥。

  “笑容?”陸彥微微一愣,轉頭看向地上的頭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