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六十六章 借貸
  在場的眾人都盯著陳離,顯然都在等她說是什么辦法。

  陳離仔細想了想,沒有直接說出來,先問了一個問題:“我媽和我說,她每天清醒的時間很短,是不是被他控制的人,都會陷入一種狂熱,每天都會有一定時間的清醒。”

  陸彥點了點頭,表示是這樣的:“這個能力之所以叫借貸,就是我們平時生活中的一種現象很相似,陷入借貸的人,都會有一種瘋狂的情緒,他們會有短暫的清醒,并且陷入后悔之中,所以才取這個名字。”

  “這樣說起來,吳運成當初貪圖資助款,是不是也是因為獲得了部長給的能力。”陳離繼續問道。

  陸彥答道:“據我們所調查的是這樣,當初吳運成最想要的,就是他家孩子出人頭地,他會盡一切讓孩子讀書,但正是因為這種急功近利的心思,造成了后續的一系列后果。他也陷入了相應的狂熱中。”

  陳離點頭,來來回回走動著,在思考著。

  片刻之后,她停了下來,用手指輕輕敲著桌面。

  當初開服裝公司的時候,也遇到過困境,她最喜歡這種思考方式。

  天選者們面面相覷,現在這一幕總感覺有點違和,他們是專門負責這些事情的,但到頭來,卻要聽一個普通人給他們講解計劃。

  過了好幾分鐘,陳離終于停下手上的動作。

  陸彥皺眉道:“有方法了?”

  他們云市是實派的,講究最后的結果,只要最后的結果好的大于壞的,他們會不計一切代價。

  這種代價沒有任何私心,就算是讓他們現在死掉,他們也會心甘情愿。

  但能讓結果變得更好的,當然更樂意。

  陳離道:“我們需要一個內應,吳運成是很好的一個例子,如果能趁他清醒的時候,了解到一切,那么自然水到渠成。”

  陸彥聽完,搖頭道:“這個方法我們早就想過了,清醒的時候確實可以,但一旦陷入瘋狂,他們甚至會把這一切告訴部長,我們之所以和你母親合作,是因為她還沒有徹底陷入瘋狂,還能夠自我控制,只是控制很艱難而已。”

  他們嘗試過很多種方法,這也是其中之一,所以現在陳離提出來,陸彥覺得不太現實。

  陳離道:“我也考慮到了這種情況,所以,我們可以換一種全新的方法,他清醒的時間很短,就算問出來了,后面也會陷入你說的那種瘋狂,但是我剛才說的只是一個例子,他只能是一個例子。”

  “控制所有參加俱樂部的人,清醒的時候告訴他們,讓他們配合,瘋狂的時候就把他們囚禁起來,這樣,就能防止泄露秘密了。”

  這句話說完,陳離露出笑容。

  這笑容落在天選局成員眼中,這群天選局的成員突然覺得,面前這個姑娘好像很陌生。

  他們突然覺得,這個小姑娘不簡單。

  表面上看起來挺單純的一個姑娘,但是在提計劃的時候,考慮到了很多。

  陸彥眉頭皺的更緊了,開口道:“如果是這樣的話,留給我們反映的時間很短,而且這群人突然消失,長久俱樂部的部長絕對會起疑心,到時候也會打草驚蛇。”

  陳離晃了晃手指,搖了搖頭。

  “只要有明目張膽的借口,就不會去懷疑,這些都是富商,都有大公司在手上,你們可以用官方的名義開展一個公司的座談會,邀請云市所有的中小公司參與。”

  “這樣消失,也是很正常的,不會引起其他懷疑的。”

  陸彥聽完,思考著其中的利弊。

  他必須要謹慎,否則讓幕后黑手逃掉,會造成更嚴重的后果。

  這些后果他付不起。

  陳離繼續道:“我知道你們的計劃,是想利用我母親現在還能夠控制自己瘋狂的狀態,借此來接近長久俱樂部,但對方很謹慎,到現在都沒有出現過,你們也只能試試我的方法。”

  陸彥深吸了一口氣:“好,我同意。”

  如果對方再這樣擴展下去,范圍會越來越大,范圍越大,能夠找到的幾率就越少,與其這樣,不如放手一搏。

  陳離露出笑容。

  陸彥繼續道:“無每一次挑選成員,都選的不錯。”

  “無……”陳離默默的念了一句。

  自從見到這群人之后,這個字就一直不斷的重復著。

  她現在充滿了好奇,那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組織,但目前什么都不了解,也只能解決這件事情后再看。

  “你呢。”陸彥道:“跟不跟我們一起行動?”

  陳離搖了搖頭:“我就是個普通人,跟著你們反而會適得其反。”

  “普通人?”陸彥看著眼陳離身上的雨衣:“普通人可不會有這種東西。”

  言下之意,陳離身上的雨衣,能夠給他們帶來更多的幫助。

  陳離道:“不一定,我要先看看情況再說,再決定跟不跟你們一起行動。”

  陸彥點了點頭。

  他們不再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開始密切的布置起來。

  徐白聽完陳離說的這個計劃,也覺得沒什么問題,他決定先當一個第三方,觀察觀察再說。

  一旦有意料之外的事情,自己再出手,能夠當一手奇招。

  ……

  云市天選局緊鑼密鼓的布置時,此時,一個山中的別墅里,吳運成恭敬的站著,面對著沙發上坐著的人。

  沙發上坐著一個中年男人,臉上帶著風霜吹拂的皺紋,雙手長滿了老繭,像一個經常做體力活的人。

  除了他們兩個之外,周圍還站著十幾個穿著非常得體的中年人。

  這些人都非常恭敬,好像生怕引起滿臉滄桑的中年男人的不滿。

  現場安靜一片,落針可聞。

  片刻后,中年男人緩緩說道:“錢有德……死了,借貸之氣全部還給我了。”

  他的右手上,握著一枚銀圓,銀圓上有白氣纏繞,只是出現了一會兒,很快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中年男人的氣勢比起之前來說,要強大了幾分。

  在場的人面色一凝。

  吳運成先一步站了出來,道:“小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