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六十三章 徐白的疑惑
  陳離的話音落下,陸彥臉上卻變得陰沉無比。

  “我們隸屬于天選局,天選局專門負責念神事宜,你現在參合進了念神事件,還和我們談條件?”

  陸彥一揮手,周圍的天選局成員漸漸圍了過來:“我不會傷害你,但你必須跟我們走。”

  陳離握緊雨衣,深吸了一口氣,沒有說話。

  但此時的無聲,卻是最好的回答。

  陸彥眼中的陰沉轉變,目光停留在雨衣上,漸漸平和:“你的條件是什么?”

  陳離一愣。

  她還以為這次要來硬的,沒想到陸彥竟然屈服了。

  陸彥努力的壓制著怒火:“快點說,不然我可要改主意了。”

  他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換做是以前,直接打暈了帶走,可現在不同。

  那件雨衣,代表了一個神秘的組織。

  天選局高層也收到關于這個組織的信息。

  目前,天選局高層的態度是不要得罪,因為他們也沒有查清楚。

  無表現出來的情況,也沒有任何出格的地方。

  像這種組織,交好比交惡要強得多。

  陸彥又怎么不明白上頭的意思。

  現在一個古老的組織擺在眼前,上頭也很想和無的高層見面,在見面之前,自然是不會做什么過激的行為。

  陳離能夠感受到陸彥在壓制怒火,她低頭看著身上的雨衣,想到了原因。

  “無到底是什么,能讓這群非人類都選擇服軟?”

  她很好奇,一扇新世界的大門被打開,讓她很想走進去。

  尤其是那個組織,對她來說更是向往。

  神秘,而又強大。

  僅僅只是一件雨衣,就能表明一切。

  當然,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陳離道:“我想要知道事情的始末,并且告訴我,你們的計劃。”

  話音剛落,陸彥就反對了。

  “不可能,天選局的計劃,怎么可能告訴你?”

  “你先聽我說完。”陳離下意識撩了撩額前的頭發,紅色胎記若隱若現:“你們,根本就不在乎我和我媽的死活,對吧?”

  陸彥陷入沉默。

  雖然沒有說話,但以陳離的聰明,已經看出了一切。

  “果然如此啊,剛才你說打草驚蛇,我已經分析出了你們的性格。”陳離黑白分明的眼睛緊盯著陸彥,緩緩道:“為了完成計劃,不惜犧牲幾條人命,對吧?”

  這里面,涉及很多秘密,陳離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和母親在必要的時候,或許會成為犧牲品。

  陸彥抬起頭,道:“沒錯,這計劃關乎更多人的生死,所以必要的犧牲,是有的。”

  他上前兩步,嚴肅的的接了下去:“哪怕是我,以及在座的天選局成員,必要的時候,都可以犧牲,我沒有開玩笑。”

  周圍的天選局成員挺起腰,似乎是在回應陸彥。

  陳離搖了搖頭:“我假設你說的是真的,你們是值得尊敬的人,但是伱們不應該瞞著我們,我媽不知道這些吧?”

  陸彥沉默不語。

  “如果你在事先說明,說明會涉及到犧牲,留給我們選擇,沒有任何問題,但你選擇欺騙。”陳離道:“所以,我不相信你們。”

  這是很簡單的一個問題。

  如果在之前,大家坦誠面對,將整件事的后果都說清楚,說明這件事有死亡的風險,那么后面做了什么,陳離都不會覺得有問題。

  但這群人選擇瞞著,把最高的風險隱瞞。

  換做是任何人,都會覺得憤怒。

  除了憤怒之外,更多的是那種被欺騙的感覺,以及成為一顆棋子的錯覺。

  而后,就會產生不信任。

  “不相信你們,所以我要知道一切。”陳離繼續道。

  陸彥左右看了看,最后點了點頭:“可以,我們離開這里,先走,走了之后,我會告訴你一切。”

  陳離得到回復,沒有再說什么。

  一堆人陸續離開了停車場,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雨衣中的徐白卻泛起了疑惑。

  他總覺得,云市的天選局給他的感覺,和周青完全不一樣。

  就好像兩種完全不同的做法。

  “或許我該先了解一下。”徐白想著,分出一縷心神,啟動了神游。

  ……

  渝市。

  玄青子和歲歲正在修煉。

  經過雙倍的加成下,他們的融合度都已經達到了綠級的110%,比起之前有了不小的進步。

  此時,月月做好了飯,端到外面,叫兩人趕緊吃飯。

  他們兩個修煉,外加上時不時出去尋找念神,月月負責飲食起居。

  玄青子賣掉道觀有不少錢,暫時在開銷上沒什么問題。

  兩人不再修煉,坐在凳子上吃了起來。

  吃完飯后,他們還要抓緊時間。

  組織正在不斷地浮現,再加上不久之后的念神潮,以及岐念的枯定,他們需要抓緊時間,保證自己能應對未來的風險。

  閑暇的時間,幾人也在交流著。

  這一頓飯吃得很愉快。

  三人都是經受苦難之人,在交流上沒有任何障礙。

  “繼續吧。”玄青子道。

  歲歲點了點頭,蹦蹦跳跳的來到位置上。

  小姑娘雖然心性成熟,但還是時不時的表露出小女孩的動作。

  二人準備繼續。

  可就在這個時候,異常出現了。

  玄青子和歲歲心有所感,紛紛轉過頭,將目光投向一個位置。

  “你的手鏈。”玄青子皺起了眉頭。

  和玄青子不同,歲歲一直帶著佛珠手鏈,雖然可以收進體內,但她沒有這樣做,習慣性的戴著。

  “很親切的感覺。”歲歲利用慧眼能力,打量著手鏈。

  這種親切的感覺她非常熟悉,就和當初在青山寺一樣。

  不僅是她,就連玄青子也是如此。

  在兩人說話的時候,佛珠手鏈出現了變化。

  朦朧的黑色霧氣浮現,越來越多。

  這霧氣黑得純粹,帶著古老和神秘,充斥在整個房間,讓人心神蕩漾。

  片刻之后,黑色的霧氣在天空中凝聚,化作一個神秘莫測的身影。

  玄青子和歲歲馬上站了起來,齊聲道:“見過前輩。”

  他倆面色激動,因為再一次遇到了組織的高層。

  徐白使用神游后,抵達了渝市,看著兩人,沒有說話,而是直接用神游的特殊性,將自己的想法傳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