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六十二章 遲來的天選局
  當黑色大洞出現的剎那,陳離愣住了。

  不只是陳離,就連錢有德都愣在當場。

  “你成了天選者?”錢有德反應極快,掉頭就跑。

  可還沒等他跑出兩步,腳下就停頓住了。

  黑色大洞帶著強大的吸力,充斥著無法抗拒之感。

  就像是能收人的紫金葫蘆,根本就不講道理。

  錢有德連一秒鐘都沒有抗衡,瞬間朝著黑色大洞飛去。

  在黑色大洞面前,他就像一只脆弱的螞蟻。

  陳離見到這一幕,低頭看著身上的雨衣,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

  “果然,這件雨衣不是尋常的東西。”

  她的猜想得到證實,同時心頭一片溫暖。

  沒有恐懼,因為這件雨衣是從先到大一直陪伴著她的,恐懼是因為未知,而她卻了解這雨衣的一切。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異常,但陳離絲毫不慌。

  錢有德卻不同,他和雨衣的距離飛快拉近,眼中的恐懼在逐漸加深。

  看起來很長,實際上只是一瞬,就要接近黑色大洞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手下留人!”

  伴隨著這道聲音,十來個人影正在飛快靠近,速度遠超普通人。

  雨衣中,徐白心頭冷笑。

  熟悉的制服,這是天選局成員。

  但是卻和他想象的天選局成員不同。

  這群人,似乎早就已經埋伏著了,但沒有把陳離當回事。

  剛才這么危險的情況下,都沒有出現,現在錢有德要死了,卻突然出現了,這是什么意思?

  讓我留就留,你算個什么東西?

  今天要不是自己在這里,陳離就會被打斷雙腿挖去舌頭。

  想起這些,徐白心頭怒火迭起。

  錢有德進了黑色大洞,黑色大洞消失不見。

  在雨衣中,收納帶來的強大的腐蝕和破滅力量,讓錢有德瞬間化為飛灰。

  停車場陷入安靜,趕來的十幾個天選局成員們面面相覷,顯然也被眼前這一幕給整懵了。

  經歷過了一次,陳離反而是最鎮定的一個。

  “你們是誰?”

  說話的時候,陳離握緊了雨衣的衣角。

  天選局成員中,領頭的是個二十多歲的男人,耳朵處掛著一只耳機。

  年輕男人聽到陳離問話后,反應過來,從懷里掏出一張證件,道:“我們是和你母親合作的人,官方的人員。”

  證件上,寫著天選局三個字。

  同時,證件上還有這個年輕男人的名字——陸彥。

  陳離謹慎的道:“你還沒有回答我,你們想干什么?”

  沒人回答他。

  在陸彥身后,天選局成員小聲問道:“老大,我們該怎么辦?”

  老大?

  徐白在雨衣中,聽到這個稱呼,想起了渝市時,天選局成員對周青的稱呼。

  “這人身份不低,很可能是云市天選局的負責人。”徐白得出結論。

  陸彥聽到下屬的詢問,陷入沉思。

  過了十幾秒,陸彥揮手道:“你可能要跟我們走一趟,陳離。”

  “我不會走的。”陳離搖了搖頭。

  這幾個人表明了身份,但是不是真的沒法證實。

  陳離握著雨衣衣角的手,握得更緊了。

  陸彥臉色逐漸轉冷:“你母親和我們合作,現在已經進入到關鍵時候,這個錢有德只是個小嘍啰,包括吳運成都只是小角色,現在因為你的行為,錢有德死了。”

  “目前來看,還不至于打草驚蛇,但是你必須在我們的掌控中,否則我們的計劃會失敗。”

  “另外,身為零散天選者,在必要的時候,需要由天選局進行管控。”

  天選者?

  陳離面露疑惑:“我不是什么天選者。”

  “你不是天選者,為什么會用神秘物?”陸彥道。

  可他的話說到一半,突然凝結住了。

  這神秘物,好像并沒有被融合。

  “不對,沒有融合的神秘物,怎么會顯露能力?”陸彥整個驚住。

  陳離昂著頭:“我不知道神秘物,也不知道天選者,但我知道一點,你們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如果是和我母親合作,為什么會出現剛才的一幕,如果不是雨衣,我會很慘。”

  “母親最關心我的安全,我不信她沒有和伱們說。”

  陳離很聰明,分析出了關鍵。

  可這時,沒有人管她這些話。

  陸彥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

  “無?”

  他盯著雨衣,輕輕地念了一個字。

  陳離仍然保持原狀,雨衣里的徐白卻笑了起來。

  果然,這才是常規的操作。

  周青不可能不把無的情報傳出去,看來已經上報了。

  不過徐白無所謂,因為無已經報備,天選局并沒有說什么。

  陸彥見到陳離仍然疑惑,嘆了口氣:“看來,你應該是下一個無的備選成員了。”

  “什么無?”陳離更加疑惑了。

  她看著身上的雨衣。

  這不是父親買的雨衣嗎,雖然陳舊了一點,也是在一個老大爺手里買的,但這確實是一件雨衣啊!

  而且,無又是什么?

  對于現在陳離來說,她的問號很多。

  陸彥并不想解釋,轉換了話題:“從現在起,你必須跟我們走。”

  說著,他拿出電話,點開一個視頻。

  很快,視頻里面,出現陳母的身影。

  “阿離,如果陸彥找到你,你可以配合他們。”

  簡單的一句話,陳離細細的眉毛皺了起來。

  “我現在相信,你們和我母親合作,但我不明白,你們為什么會放任錢有德傷害我,如果是這樣,你們更不會保護我母親的安全。”

  她想起剛才陸彥說的,什么打草驚蛇之類的話,突然覺得自己和母親成了魚餌。

  陸彥道:“我們只是來晚了,好了,這里已經不安全了,你跟我們走,我們才能保護好你。”

  陳離心頭冷笑。

  開辦服裝公司,一步步發展,她經歷過很多。

  眼前這一幕,很明顯是托詞。

  但她沒有點破,下了車。

  “我跟你們走,但我有個條件。”陳離認真的道:“如果你們不答應,那我不會走,剛才雨衣你們也看到了,如果強行帶我走,雨衣會有反應,而且還有個無。”

  徐白:“……”

  她萬萬沒想到,這丫頭竟然適應這么快,已經開始借勢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