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六十一章 停車場襲擊
  所謂的特殊部門的人,只能是天選局了,畢竟有關于念神的事,都是天選局在管。

  念神是需要成型之后,才能徹底消滅的。

  天選局和陳母雙方的計劃,大概是讓陳母繼續,等到念神成型之后,再將念神消滅。

  “現在看來,估計天選局的人都埋伏著了。”徐白心中暗道。

  那天晚上,陳離被人影襲擊,其實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念神沒有成型,影響是有的,但性命無憂。

  徐白之所以出手,是想著在那個時候,能夠給陳離留下第一印象。

  “有天選局暗中盯著,能夠極大確保母女倆的人身安全。”

  如今,天選局給徐白的印象還不錯,不像他看的小說那樣,都是吃干飯的,至少之前對付融合念神時,周青的各種布置都很不錯。

  “我只需要在陳離母女遇到解不開的危險時,再出手。”

  徐白決定暫時按兵不動,等到合適的機會,再一舉消滅那兩個家伙。

  這么想著,陳離那邊有了動靜。

  她已經看完了所有的內容,默默將信收了起來,臉色漸漸恢復平靜。

  ——她不走。

  這是她的決定。

  細數這些年來,陳離和母親相依為命,小的時候,她知道自己臉上有殘缺,極度不自信,是母親一步步地引導,讓她后來變得自信起來。

  即使那個時候,母親每天都需要在工地上干活,但回來后依然會拖著疲憊的身軀關心她。

  從小到大,在父親離世之后,陳離一直在母親的庇護下活著,母親給的都是她能給的,陳離現在也要給母親庇護。

  但在此之前,她需要確定一件事。

  她不是一個傻子,如今實力懸殊很大,必須要用自己的底牌。

  想到這里,陳離坐直身體,輕輕摸著身上的雨衣,道:“雨衣,你肯定不是普通的雨衣,你能給我回應嗎?”

  當初讀大學時,她一個女生,曾經無聊時看過幾本玄幻小說,現在突然就生出一個想法,想學那些小說主角們的方法試試看。

  畢竟那些小說主角得到寶貝后,好像很多都能溝通來著。

  雨衣一片安靜,并沒有回應她的話。

  徐白也在想,這個時候給不給回應。

  很明顯,陳離是個極其聰明的女孩,她在了解自己所拿著的底牌。

  如果徐白給了回應,陳離或許會有更多的打算。

  這個女孩不是玄青子,也不是歲歲。

  玄青子久居深山,歲歲生活貧困,二人更好應付。

  陳離不同,早年貧苦,但母親一直在身邊,給了很好的指導。

  后來發家之后,更是憑著自己的能力,開了一家服裝公司。

  別小看這些,一個人能夠開出收益不錯的公司,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么簡單。

  至少在徐白接觸陳離時,就能看得出來,從偷偷配鑰匙,到一個人查清真相,這些都能夠表現出來。

  所以,徐白一直在等一個機會,能夠帶來大大震撼的機會。

  現在陳離的詢問,徐白反倒思考起來。

  是否回應?

  其實回應也很簡單,雨衣除了收納之外,還有飛行和隱匿的能力,只需要帶著陳離飛一圈,那不就解決了?

  但是這個回應能否帶來好的效果,還不一定。

  這么想著,徐白突然心中一動。

  現在,陳離所處的位置,是離園公司的地下停車場。

  這個時候公司員工都在上班,停車場空無一人。

  陳離又在等待雨衣的回應,并沒有注意到周邊的變化。

  “咚咚咚!”

  輕微的腳步聲在地下停車場響起。

  由于車窗緊閉的原因,陳離并沒有聽到。

  紅色小車的后方,正有一個人悄然靠近。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這一次陳離聽到了,因為一只手拍在了車窗上。

  車窗出現寸寸裂痕,嚇了陳離一大跳。

  陳離急忙看去,臉色瞬間蒼白。

  順著拍在車窗上的手延伸,陳離看到錢有德正滿臉笑容的站在外面。

  小車的玻璃,憑借普通人的手很難擊碎,但錢有德做到了。

  陳離反應過來,從扶手箱里拿出一個瓶子。

  瓶子里裝的是防狼噴霧,雖然陳離的額頭有一塊胎記,但她平時還是備著的。

  “你要干什么!”陳離隔著車窗玻璃,大喊道。

  玻璃出現細密如同蛛網般的裂痕,但沒有徹底破碎,讓陳離稍微覺得安全。

  可是這只是心理作用而已。

  錢有德露出猙獰的笑容,再度輕輕拍在車窗上。

  下一刻,車窗徹底碎裂,玻璃碎片撒了陳離一身。

  好在是車子玻璃,沒有鋒利的裂口,除了打在臉上有點疼之外,沒有受傷。

  陳離吞了口唾沫,繼續高聲道:“光天化日,停車場還有監控,你就不怕……”

  “我怕什么?你失蹤了,你母親也不會管你,她現在自身難保,而且我是公司副總,監控……呵呵。”錢有德抬起手,拉開車門。

  本來鎖死的車門,輕而易舉的被錢有德拉開,這不是人類該有的力量。

  陳離徹底慌了,大叫一聲,拿起手上的防狼噴霧,朝著錢有德噴去。

  可還沒等她按下去,手上就傳來疼痛感,被錢有德拍飛。

  “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先折斷你的雙腿,免得你亂跑,再割掉你的舌頭,讓你不亂叫,要不是吳運成說,必須要留活口,我現在就殺了你。”錢有德說著,朝陳離伸出手。

  那只手距離陳離越來越近,陳離想要后退,但車內空間狹小,很難動彈。

  雨衣中的徐白見到這一幕,皺起眉頭。

  這已經是危及到陳離生命的時候,天選局為什么還沒到?

  按照自己之前的想法,天選局應該早就和陳母合作了的,絕不可能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哪怕是釣魚,魚餌都快沒了,到時候怎么釣?

  眼看著手掌即將觸碰到陳離,可意向之中的人還沒出現,徐白嘆了口氣。

  “收納!”

  既然天選局不出手,那自己就出手。

  黑色的大洞,在雨衣前浮現。

  停車場雖然光線很暗,但黑色大洞的黑,如同墨一般純粹。

  強烈的對比感,讓黑色大洞充滿了神秘的味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