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人生扮演:開局成為道觀泥塑 > 第六十章 陳母的后手
  這一趟又是漫漫的路程。

  一路上陳離都沒有說話,保持著沉默。

  徐白也在想著,今天發生的事。

  其實陳離的做法是對的,挑不出什么毛病。

  她現在孤身一人,如果不這樣做,根本就沒有還手的余地。

  她唯一能求助的,也只有官方。

  剛才在車里打電話,徐白也能聽到。

  當陳離說出玉財神的事情時,對面一點也不驚訝。

  “或許,會請到云市的天選局過來處理。”徐白想道。

  這么想著,車已經到了離園公司。

  陳離將車停在地下車庫,從車上面下來,穿著雨衣的樣子引人側目。

  現在是晴朗的天氣,周圍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陳離,但陳離熟視無睹。

  從先到大,那塊胎記帶給她太多的眼光,她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

  雨衣能給她安全感,尤其是那天晚上,黑色的大洞出現時,她現在只要一想起,就會覺得舒心。

  陳離緩緩走入公司。

  公司的員工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陳離,顯然也是驚訝陳離為什么穿著雨衣。

  但是他們也清楚,陳離是公司老板的女兒,所以都沒多看。

  電梯正在下行,陳離耐心的等待著。

  不一會兒,電梯到了。

  “叮!”

  伴隨著輕微的聲響,陳離等到電梯門打開,步入電梯。

  電梯門正在緩緩關閉。

  就在電梯門即將關閉時,一只手伸了進來,電梯門重新打開。

  一個中年男人走入電梯,看到陳離后,微微一愣。

  隨后,中年男人露出笑容:“小離啊,今天怎么過來玩了?”

  陳離注視著這個中年男人,道:“錢叔好。”

  錢有德,公司三個副總之一,也是當初負責資助吳家村孩子的負責人,更是陳離調查出來的幕后黑手。

  “好好好,你也早上好。”錢有德身材微胖,臉上笑瞇瞇的模樣,像一個和藹的老好人。

  可陳離心中清楚,這個人很可能是讓母親變成如今這樣的家伙。

  她沒有表現出來,盡力表露出和平時一樣的模樣。

  電梯很快到達了,陳離和錢有德分道揚鑣后,獨自前往母親的辦公室。

  公司的員工都在忙碌著,陳離來到辦公室門口,看著半掩的房門,推門而入。

  陳母正在盯著電腦,聽到聲音后,猛地抬起頭,大吼道:“為什么不敲門!”

  從玉財神到家后,公司經常就是這種樣子,門外的員工早已習以為常。

  等到陳母看到是陳離后,微微一愣,但臉色并不好。

  陳離走了進來,看了眼放在桌上的玉財神,道:“媽,我想和你說件事。”

  陳母冷著臉,沒說話。

  陳離將自己調查的事情全部說明。

  陳母聽完之后,愣了愣,握著鼠標的手猛地一縮。

  “事情就是這樣,媽,你也該清楚了,如果你不信,可以自己去問。”陳離咬了咬牙,接著,又將雨衣的事情說了一遍。

  她本以為,自己這么說,母親再怎么也會相信了。

  可隨后的一幕,大大超出她的預料。

  “我知道了,你走吧。”陳母的語氣很冷淡,甚至不愿意多看陳離一眼。

  陳離急道:“媽,你還不懂嗎,這一切都是陰謀,都是假的!”

  陳母臉色仍然冰冷,可她突然從懷中拿出一封信,將這封信遞到陳離手中,臉色又變得糾結起來。

  陳離直接愣在當場,眼前這一幕已經超出了她的想象。

  還不等陳離繼續往下說,陳母突然推著陳離,一邊推還一邊大喊著。

  “保安,保安,快把這個人趕走!”

  陳離整個人都是蒙的,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看到保安已經在靠近,又看著手上的信,咬了咬牙,將信揣進懷里,扭頭走了。

  她很熟悉自己的母親,這封信絕對不簡單。

  現在母親的表現異于常人,這封信里面肯定有重要的東西,仔細思考片刻,沒有停留,在保安靠近前離開了。

  徐白一直旁觀著,等到陳離離開后,心中想道:“陳母也不簡單啊。”

  陳離帶著信,來到了地下車庫,坐上駕駛位,關上所有窗戶,這才將手中的信打開。

  打開信后,上面的字跡有些扭曲,但陳離能夠依稀辨認出,這是母親的筆跡。

  內容很多,當陳離全部看完后,已經如同木雕般一動不動。

  “原來,媽早就知道了。”陳離心中震撼道。

  信的內容很簡單。

  在信中,陳母提及了所有事情的經過。

  一個女人,能夠從無到有,打下這么大的天下,又怎么會是易于之輩。

  當時公司負債累累,后來錢有德這個公司副總,突然就帶著所謂的高人,過來找陳母,陳母就已經有了懷疑。

  她運用僅剩的人脈,打探到了有關于整件事的真相,甚至比陳離打聽的還要清晰。

  但是在那個時候,她也很好奇錢有德到底要干什么,畢竟那個時候已經一無所有。

  于是,陳母將計就計,將玉財神帶到家里。

  她萬萬沒想到,當玉財神進入家里后,一切竟然真的好了起來。

  陳母本人其實不信這些,在公司好起來后,就開始繼續打探。

  隨后,她知道了一切。

  讓公司好起來的,是另一個公司,而這個公司的實際掌控人,竟然是錢有德。

  當初公司的虧空,是錢有德做出來的,后面公司好起來,也是錢有德做的。

  這一點陳母想不明白,但陳母有一種深深地恐懼,就像是落入蛛網的蝴蝶。

  她想要掙脫,但那個時候,已經徹底無法離開。

  每天,只有僅剩的清醒,其他時候的性格,全被玉財神影響著。

  陳母利用僅有的清醒,報了警。

  隨后,她見了一個自稱特殊部門的人,兩人敲定下一個計劃,能夠讓錢有德和吳運成徹底覆滅的計劃。

  這封信到這里,已經沒有其他內容了,后面還說了一點,公司的名字已經偷偷改成了陳離的,讓陳離自己離得越遠越好。

  陳離看完所有的內容后,深吸了一口氣,緊緊握著方向盤。

  徐白也頗為感慨。

  這個陳母,膽色不錯,甚至高過很多男人。

  雖然信中沒有明說,到底是什么計劃,但他已經全部猜出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