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世界都在等我破碎虛空 > 第二十七章 美人在側,正是修煉時
  江明輝的話讓江華的臉色也瞬間變了。

  古武者這三個字似乎包含著異樣的魔力,也代表著某種不能言說的禁忌。

  江華看了一眼旁邊的那些保鏢,然后拉著江明輝到他的車里,壓低聲音道:“明輝哥你認真的?那車門真的是江塵打的?”

  他的語氣里有著難以置信之意。

  江明輝回想到當時的場景,眼中仍有懼色,點頭道:“我親眼看見的……他不到十秒就把我帶來的人給打趴下了,然后當著我的面把車門打成了這樣。”

  “只有修煉古武的人才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見江明輝說得如此認真,江華也不得不相信了,震驚地道:“他一個野種怎么會古武術?他從哪里學的?!”

  身為大家族子弟,江華和江明輝接觸到的層次、知道的東西要比普通人多得多。

  武術自古以來都是存在的。

  在沒有熱武器、冷兵器橫行的古代,人們熱衷于開發人體潛力、研習各種殺人技,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各種武術。

  但隨著歷史的變遷,許多武術因為師父藏私或者是戰亂而消失于歷史長河中;時代的發展讓熱武器出現,更是加劇了武術的消亡。

  現在流于明面上的都是被摘去精髓、只剩下花架子的表演型武術。

  但依然有這么一批人傳承著真正的武術。

  而這種人,被稱之為古武者。

  雖然如今這個時代古武者已經十分稀少了,但并非不存在,這些人是可以做到武俠小說中的飛檐走壁、開碑裂石的。

  江塵能做到以肉身之力把車門幾乎打穿,這明顯是古武者才能做到的事!

  “你問我,我問誰去?我差點被他殺了!”

  江明輝翻了個白眼,依然心有余悸。

  當江塵一拳錘破車窗把他從車里拽出來的那一刻,他感覺自己距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

  江華小心提議道:“明輝哥,這小子這么厲害,不是咱們可以招惹的起的,沒必要一定和他過不去。”

  雖然他們平時仗著江家的名頭耍威風,但要是真碰到惹不起的人也會明智認慫。

  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那是建立在對方不如自己的情況下!

  遇到硬茬還撞上去,不是傻逼是什么?

  江塵展露出來的實力已經不是他們能惹的了,他們除了有些錢,其余也沒啥權勢。

  畢竟他們只是江家的旁支子弟。

  其實不用江華說,江明輝也沒想再去找江塵了,他巴不得以后再也不見到那個家伙。

  但讓他就這么善罷甘休也是不可能的。

  “我們惹不起,有人惹得起。”

  江明輝點燃一根煙吸了一口,緩緩吐出一口煙霧,將目光投向江華。

  “你忘記了?這家伙可是跟大少爺有恩怨的,前段時間那個傳聞可不是假的。”

  之前江塵因為女兒身死,憤而跑到江氏集團的總公司討要說法,但最后卻不了了之了。

  不過還是有很多傳聞在私下里傳開。

  比如江塵女兒的死因,就是因為心臟與江家大少江濤匹配,所以才會有這場車禍。

  當然無論是江家還是江氏集團都不可能承認此事,官方最后斷定這次車禍是意外,這件事也就蓋棺定論了。

  但江明輝知道,這件事絕對不是傳聞。

  “他與大少爺有死仇,但他身上淌著咱們江家的血,再加上本身也是個普通人沒有威脅,所以才能安然無恙地活著。”

  “可如果他有了報仇的能力呢?古武者……這種人的威脅可不算小。”

  江明輝的心思還是很活絡的。

  他想對付江塵的辦法也很簡單,那就是把江塵是古武者的消息上報回去!

  之前的江塵對于江濤來說沒有威脅。

  但要是一個古武者那就不一樣了。

  “妙啊明輝哥,還得是你!”

  江華聽完江明輝的打算后眼睛忍不住亮了,覺得這個辦法相當高明,最主要的是他們自己可以摘出去。

  江明輝得意一笑,眼神陰鷙。

  “哼,江塵……我看你能得意多久!”

  ……

  陳鳳儀住在位于SZ市中心區域附近的一處別墅區內,這邊的別墅價格隨便上千萬,住在這里面的人都非富即貴,身份不俗。

  江塵驅車進入小區后,按照地址找到了陳鳳儀的住處,然后按響了門鈴。

  沒過一會兒,門便開了。

  開門的事陳鳳儀,她身著一襲香檳色的吊帶睡裙,頭發慵懶地披在肩上,舉手抬足間盡顯成熟御姐的魅力。

  “來的這么快?”

  陳鳳儀雙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她打電話給江塵還沒過半小時江塵便到了,這速度屬實不慢。

  “晚上,路上沒什么車。”

  江塵走進門,四下看了看后問道:“有沒有居家鞋?我換一下。”

  “不用換了,明天保姆會過來打掃的。”

  陳鳳儀隨意地說道,走回客廳并趴在沙發上,扭頭看向江塵,“還站著干什么,過來幫我按按背……對了去酒柜里拿瓶木桐。”

  江塵看了一眼茶幾上擺著的一支已經空了的紅酒瓶,不禁嘆了口氣。

  他去接了一杯溫水放在陳鳳儀面前,然后坐在她身旁,邊伸手在她成熟豐腴的腰身上按摩,邊說道:“喝這么多了就別喝了,喝杯水休息下。”

  陳鳳儀聞言看向江塵,有些幽怨地道:“還不是因為你不來找我……整整一個月都不聯系我,我在你眼里真的就一點魅力都沒有嗎?”

  “還說覺得我不老,男人的嘴果然都是騙人的,沒有一個能信。”

  說罷,還賭氣般地別開了臉。。

  江塵也是哭笑不得,伸手在她肩頸上推拿,微微用力并柔聲道:“你喝多了。”

  “才沒有~”

  陳鳳儀舒服地呻吟了一聲,趴在沙發上沒有說話,安心閉眼享受江塵給她按摩。

  漸漸地,她居然熟睡了過去。

  江塵找了張毯子給她蓋上,然后把有些狼藉的客廳給收拾了一下。

  結束以后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凝視了熟睡的陳鳳儀許久,最終收回目光,開始盤膝打坐、進入冥想狀態。

  修仙之路,道阻且長,不可懈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