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世界都在等我破碎虛空 > 第二十六章 古武者?
  得到了江明輝的命令,六個保鏢再無猶豫,抄著膠棍就沖了上去,打算直接群毆!

  江塵面沉如水,面對六人圍攻,他沒有絲毫慌亂,擺出拳架后便上前迎敵!

  第一個保鏢揮著膠棍直奔江塵面門,但他這一動作卻讓自己中門大開,江塵閃身一躲,然后用右肩在他胸膛上狠狠一撞。

  這個保鏢便直接被撞飛了出去!

  緊接著江塵抓住左右兩側襲來的膠棍,并借力一拉,兩人重心不穩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眨眼間三名保鏢便被放倒!

  另外三人本來打算上,但見到這一幕后都被震住了,他們誰都沒料到江塵的武力值這么高。

  然而他們不動手,江塵卻打算動手了。

  “沒監控是吧?”

  江塵眼神中閃過一絲冰冷,閃身上前對另外三名保鏢發起攻擊。

  經過一個月的修煉,他的身體素質比以前不知道強了多少,反應都敏捷了數倍,這些保鏢在他眼里看來渾身上下都是破綻。

  不出任何意外,剩下的三名保鏢也被江塵干脆利落地解決了,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這還是江塵不想鬧出人命的結果。

  他從始至終都只用了三分力氣。

  假若全力出手,這些人沒有一個能活著,甚至連他一拳都承受不住!

  看見自己帶來的六名保鏢都被擊敗,江明輝也慌了神,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江塵的戰斗力遠遠超出他的預料,他怎么也沒想到,六名退伍士兵出身、訓練有素的保鏢,居然不是江塵的一合之敵。

  “這個該死的家伙,等下次我再多帶點人來教訓他,這次饒他一回……”

  江明輝臉色蒼白,連滾帶爬地逃回車里。

  發動車子就要溜之大吉。

  但就在這時候,駕駛位的車窗玻璃轟然破碎,一只手伸了進來,死死抓住了他的脖子。

  而站在車外的人赫然就是江塵!

  他直接掐著江明輝的脖子把他從車里拽了出來,然后扔在地上,就像是丟一條死狗。

  他本來不想動手。

  但江明輝那番話卻觸碰了他的底線。

  他平生最在意的女人只有三個,一個是女兒,其余兩個就是已經逝去的母親和妻子。

  江塵踩在江明輝的胸口,伸手拍著他的臉問道:“你敢不敢把之前的話再重復一遍?”

  一邊說,腳上一邊發力。

  江明輝臉只覺得身上好似壓了一座大山,根本喘不過氣來,憋得直翻白眼,臉都漲成了豬肝色。

  眼看他眼睛都要翻過去,江塵這才冷哼一聲,把腳從他身上挪開。

  “咳咳咳……”

  江明輝得以喘息,馬上劇烈咳嗽了起來。

  剛剛他感覺自己都快要死了。

  江塵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淡淡說道:“以后沒事別來找事,不然下次就不是這么簡單了。”

  說罷,他一拳狠狠轟在保姆車的車門上。

  伴隨著一道巨響聲,保姆車的車門直接變形凹陷,上面出現了一個深深的拳印,差點被擊穿!

  江明輝見到這一幕差點沒把魂給嚇出來。

  他瞪大眼睛看看江塵,又看看車門。

  嘴唇顫抖著,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而江塵沒有再理會他,拍了拍手轉身離去。

  ……

  今晚的麻煩對于江塵來說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對他造不成半點影響。

  反倒是讓他他很好地驗證了一下自己當前的實力處于什么地步,也算是有了個清晰的認知。

  以他目前的戰斗力來說,至少打十個訓練有素的保鏢都很輕松,這還是有所保留的情況。

  “如果我把陽極八拳和金剛功、游龍身法全部練成,實力還能再上幾個臺階。”

  江塵捏了捏拳頭,眼中有著期待。

  哪個男人心里沒有一個武俠夢?

  而現在夢想變成了現實,他距離飛檐走壁、拳可碎石也不遠了,只需要修煉就行。

  回到家里后,江塵一邊吃東西補充體力,一邊拿出那本太乙神針,研習上面的內容。

  修煉修的是己身,了解人體穴位、奇經八脈,這是修仙者的基本素養,不然連怎么運功都搞不清楚,哪里出了岔子更是不明白。

  這些知識江塵也是通過玲瓏仙經上的注釋才知道的,這就是有師承的好處。

  要沒有玄天上人這些修煉心得幫忙。

  他估計連入門的門檻都摸不到。

  就在他看著太乙神針正入迷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接通以后,陳鳳儀那柔媚動聽的聲音傳了出來。

  “在干嘛呢?”

  江塵一邊翻書一邊說道:“在看書,怎么了鳳儀姐?”

  陳鳳儀輕笑道:“沒事不能給你打電話了?想問問你有沒有空來著,來我家陪我喝點酒。”

  “喝酒?現在?”

  江塵聞言看了看時間,都快九點多了。

  不過既然陳鳳儀都專門邀請了,他自然也不好拒絕,畢竟人家上次給了他那么多錢。

  “好,地址發我,我現在就過去。”

  江塵說完掛斷了電話,換了身衣服下樓,驅車前往陳鳳儀家里。

  ……

  另外一邊。

  江明輝在被江塵教訓了一頓后,給江華撥通了電話,然后就靠在車旁坐著發呆。

  差不多過了半小時,江華開車過來了。

  現場的場景也將他嚇了一跳。

  車窗破碎、車身變形的保姆車,一眾保鏢們鼻青臉腫,而江明輝坐在地上,臉上還有血跡。

  “明輝哥,你這是遭車禍了?”

  江華一臉吃驚地問道。

  之前江明輝還給他發消息說蹲到了江塵,準備帶人好好教訓那小子一頓。

  沒過一會兒又打電話給他,讓他趕緊過來,至于原因也沒說,現在他有些摸不著頭腦。

  “沒有,這都是江塵干的。”

  江明輝顫顫巍巍地點燃一根煙,指了指旁邊的保鏢和保姆車,眼中浮現出深深恐懼,“他把我的保鏢都給打了,然后當著我的面,一拳把車門砸成了這樣。”

  江華聞言愣了,將目光投向那變形嚴重的車門,片刻后才反應過來,干笑道:“明輝哥你開這樣的玩笑干什么,別逗了。”

  “我他媽沒開玩笑!”

  江明輝暴躁地罵了一句,把手上的煙頭丟在地上,用腳狠狠碾滅。

  然后他抬頭盯著江華,壓低聲音道:“那家伙肯定是個古武者!咱們都看走眼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