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世界都在等我破碎虛空 > 第十五章 一夜三百萬
  在江塵這雙深邃漆黑的眼眸的注視下,陳鳳儀居然率先敗下陣來,移開了目光。

  “信,為什么不信。”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是李欣兒安排你過來的吧?讓你刻意來接近我,為的是我們集團和他們公司在華國下一季度的訂單?”

  出乎江塵的意料,陳鳳儀居然很坦然地就接受了這個回答,并且猜出了他來的真正目的。

  這令他心里難免感到有些尷尬。

  陳鳳儀見狀笑道:“這沒什么,投其所好而已,和日常送禮其實沒什么區別。”

  “不過感覺她對我是不是有什么誤解,在她眼里我就是個喜歡男色的饑渴老女人嗎?”

  江塵反應過來,想要開口為李欣兒辯解。

  可是想了半天卻想不到該怎么說。

  因為李欣兒的確是這么認為的,除了老女人這一點有所偏頗之外。

  “算了,也不用解釋什么,我習慣了。”

  陳鳳儀倒是沒怎么生氣,輕描淡寫地就把這件事給揭過去了,畢竟她被誤解也不是一次兩次。

  外界有關她的流言不知道有多少。

  比如她指名那些長相好的不出名男星作為品牌代言,就是為了潛規則啊;比如她天天夜店男模場啊等等。

  江塵也不知該說什么,氣氛一時間有些沉默。

  最后還是陳鳳儀主動向他問道:“你覺得……我老么?”

  她的眼里有認真和期待的神色。

  江塵心中一震,正色道:“發自內心的說,一點都不老,說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我都信。”

  “咯咯~”

  陳鳳儀捂著嘴直笑,說道:“你這話說得可真違心,我女兒都十八歲了,我也是快要奔四十的人,哪里能跟那些年輕人比。”

  “沒有沒有,我這話是真心的。”

  江塵是真的沒撒謊,他完全看不出來陳鳳儀已經快要四十了。

  經過短暫交流,氣氛明顯緩和了不少。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邊吃東西邊喝酒,很快一瓶紅酒便見底了。

  江塵的酒量是很可以的,但是陳鳳儀明顯不行,醉意已經上臉,面色酡紅,在燭光的照射下看起來分外嫵媚動人。

  “陳董,你喝多了。”

  江塵攔下了還要繼續舉杯的陳鳳儀。

  后者看了他一眼,媚眼如絲地道:“那你送我上樓吧,房號是1103。”

  這幾乎已經是明示了。

  江塵沉默片刻,最終是握住了陳鳳儀的手,然后起身攙扶著她上樓。

  在此期間她的身子幾乎是掛在他身上。

  他的鼻間滿是她身上的芬芳氣息。

  好不容易將陳鳳儀送到房間后,江塵又去為她倒茶醒酒,又去為她拿濕毛巾擦臉、脫鞋。

  陳鳳儀就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看著江塵忙碌,等江塵為她擦臉的時候,她忽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問道:“你會跳舞嗎?探戈。”

  江塵的動作微微一頓,最終還是點頭道:“會一些,但就是跳的不太好。”

  “陪我跳一支舞吧。”

  陳鳳儀站起身來,打開手機,隨意播放了一首探戈舞曲,曼妙的音樂在整個套房內流淌。

  江塵伸手攬住她的腰,與她十指相扣,在寬敞的房間內慢慢舞動了起來,兩人的身影在燈光下宛若剪影。

  就這樣慢慢的、慢慢的,兩人逐漸貼近、相擁。

  落地窗外,萬家燈火如豆。

  ……

  第二天。

  當江塵從床上醒來的時候,陳鳳儀依然還在熟睡之中,蜷縮在他懷里。

  江塵不想吵醒她,打算悄然起身,但他才剛剛一動,陳鳳儀便睜開了眼睛。

  然后她用力伸了一個懶腰,完美的身材曲線展露無疑,緊接著又反手勾住了江塵的脖子,將上面的草莓再次增加了一個。

  “喜歡么?”

  陳鳳儀伸出纖纖玉指在江塵脖子上的草莓項鏈上劃過,望著他的眼睛笑問道。

  江塵無奈一笑:“當然喜歡。”

  陳鳳儀聞言又在他的懷里使勁兒蹭了蹭,隨后才說道:“和梵克雅寶下一季度的合作我會安排人跟進的,并且會指名讓李欣兒負責。”

  “除此之外昨天晚上你在宴會上的銷售額,其中百分之十作為你的提成獎勵,回頭你把卡號給我。”

  昨晚江塵令她十分滿意,干涸的心田久違地得到了滋潤,所以她自然不會吝嗇給予獎勵。

  李欣兒那邊的項目暫且不說。

  昨晚江塵的總銷售額是三千萬,百分之十的提成,那就是三百萬!

  整整三百萬的巨款!

  江塵并沒有被這突如其來的獎勵給沖昏頭腦,而是低頭在陳鳳儀額頭上深深一吻,說道:“謝謝陳董。”

  “叫我鳳儀就好。”

  陳鳳儀捏了捏江塵的臉笑道,眼中滿是迷戀。

  她自從丈夫去世后,獨自一人撫養女兒長大,的確是很多年都沒有再近過男色了。

  但昨晚江塵的出現,卻讓她心里產生了悸動,這才有了后面發生的一切。

  現在回想起來是有些沖動和瘋狂了。

  但她并不感到后悔。

  兩人又溫存了一會兒,江塵起身穿衣服,陳鳳儀躺在床上看著他,忽然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和江家有什么矛盾,但是像是江明輝那種小角色我是可以幫忙的,不過更大的就不行了。”

  “江家是蘇州四大家族之一,權勢太高、根系太深了,即便是我在他們面前也算不上什么。”

  “希望你能理解。”

  她雖然很喜歡江塵,可她更清楚江家的權勢,那不是她可以撼動的存在。

  昨天她之所以敢直接趕走江明輝,是因為這種角色在江家也是不入流的,根本沒什么影響,即便江家知道了也不會說什么。

  可是要換做核心一點的江家子弟,她敢這么做的話那就是不給江家面子了。

  而江塵有仇的,是江家的未來繼承人。

  聽到陳鳳儀的這番話,江塵穿衣服的動作頓了頓,然后才說道:“放心吧,我有分寸,不會再干出那種瘋狂的事情了。”

  現在還不是時候,時機還沒到。

  他現在沒有對抗江家的資本。

  穿好衣服后,江塵起身便離開了房間,陳鳳儀一直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才戀戀不舍地收回了目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