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世界都在等我破碎虛空 > 第十四章 燭光晚餐
  李欣兒和江塵兩人聊了一會兒,都默契地沒有提關于江家和江濤的事情。

  這是江塵的隱私,他不想說,她也不會問。

  李欣兒只是向他催促道:“人家陳董事長幫了你,你不過去敬杯酒?還有別忘了今晚參加宴會的目的。”

  今晚的目的是什么?

  當然是傍上陳鳳儀!

  陳鳳儀此時正在不遠處和一眾名流們觥籌交錯、相談甚歡,江塵將被酒水打濕的外套脫下搭在手臂上,拿了杯酒便走過去了。

  而陳鳳儀也注意到了他,畢竟江塵這身高樣貌,想注意不到都難。

  “陳董,剛剛多謝您為我解圍。”

  “這杯我敬您。”

  江塵來到陳鳳儀面前,神色真摯地對她說道。

  之前被江明輝刁難的時候他都打算直接走人了,雖然說走也沒什么,但不妨礙他感謝陳鳳儀的幫助。

  陳鳳儀伸手與他的酒杯碰了碰,然后笑道:“沒什么,舉手之勞而已,我的宴會上不歡迎那種沒禮貌的客人。”

  “倒是江先生今晚的出現為這次宴會增彩了不少,早知道我就不用去請那么多明星了,直接讓你去幫忙銷售那些珠寶首飾,絕對會有大批客人搶著買。”

  陳鳳儀的語氣略帶調侃。

  但也有幾分認真的意思。

  畢竟今天到場的所有明星,哪個顏值有江塵高?哪個有江塵受到女性客人歡迎?

  江塵聞言說道:“如果可以幫到陳董的話,那我樂意效勞,就當是感謝陳董的幫助了。”

  “那我可當真了。”

  陳鳳儀的美眸頓時一亮,然后直接召來女秘書,讓她安排江塵去參與珠寶首飾的銷售。

  不得不說,這個決定是明智的。

  之前江塵只是客人,但現在直接化身銷售,借著了解珠寶首飾來找他搭話的人一下子就多了起來。

  而這些富婆名媛們也著實舍得花錢,只要是江塵推薦的東西,她們買起來根本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是為了能多跟他聊上一會兒。

  宴會才過一半,江塵這邊的成交額就已經突破千萬了;等到宴會結束的時候,他的成交額已經達到了驚人的三千萬。

  而其他所有明星們加起來的才四千萬,僅僅比他多一千萬而已。

  他今晚是毫無疑問的銷售冠軍!

  由于江塵的表現太出色,陳鳳儀在宴會結束后專門見了他,笑意盈盈道:“今晚的銷售額你獨攬了近一半,你說我該怎么謝謝你?”

  然而江塵只是搖頭道:“能幫到陳董就行了,感謝什么的大可不必,況且對于我來說也沒付出什么,都是那些客人們捧場。”

  這一番話,讓陳鳳儀看他的眼神有些變了。

  她凝視了江塵片刻后,伸手在江塵的肩膀上輕輕拍了三下,說道:“做得不錯。”

  說完,便直接和女秘書一起離開了。

  江塵望著陳鳳儀離去的婀娜背影,摸了摸自己剛剛被她拍的肩膀,心中若有所思。

  宴會已經散場了,江塵從宴會大廳走出來后,李欣兒馬上迎上去問道:“江塵,怎么樣了?她說了什么?”

  陳鳳儀專門留下江塵談話。

  在她看來肯定有其他意思。

  江塵說道:“沒什么,就是說我今晚做的很好,要感謝我,不過被我拒絕了。”

  李欣兒聞言一愣,但仍然有些不死心地問道:“她就沒有留你個聯系方式什么的?”

  “沒有。”

  “那好吧……”

  看見李欣兒的神色,江塵安慰道:“反正就是試試而已,人家畢竟是大集團的董事長,什么人沒見過,我沒入人家眼很正常。”

  “今晚我喝酒了,不能開車,李姐你自己開車回去吧,路上小心點。”

  李欣兒點點頭,然后便驅車離開了。

  將她送走后,江塵轉身返回香格里拉大酒店,然后坐電梯直上三樓。

  香格里拉大酒店的一樓是宴會廳,而三樓則是高級餐廳,平時這個點客人也有很多,只不過今晚整個酒店都被包場了,所以三樓餐廳也就封閉不對外開放。

  江塵來到三樓餐廳后,這里的門是開著的。

  里面僅有邈邈幾盞夜燈還開著。

  而在靠近落地窗的位置上,有一道身著黑色晚禮服的身影,正托腮看著窗外的夜景,桌上的銀色燭臺的燭光將她的身影照的朦朧而美妙。

  正是陳鳳儀。

  江塵放緩腳步走了過去,然后在她對面的位置上落座,淡笑道:“希望這個位置沒有人坐。”

  陳鳳儀聞言從窗外收回目光,用略顯玩味的目光看向江塵,說道:“這么確定,我就是在等你?”

  江塵聳了聳肩膀道:“西游記我小時候還是蠻喜歡看的,至于陳董您是不是這個意思……總得要猜猜看。”

  “那我要說不是在等你,只是想一個人吃飯呢?”

  陳鳳儀笑問道。

  但她剛說完,便有侍者端著餐盤上前來,將兩份菜品分別放在了他們面前,然后又將紅酒打開倒入醒酒器。

  江塵看了一眼,然后正色說道:“那我就只能佩服陳董的食量了。”

  陳鳳儀被他這番話逗笑了,笑得花枝亂顫。

  趁著侍者給他們分切牛排的功夫,陳鳳儀眉眼彎彎地看向江塵,說道:“我聽說昨天有個人刺殺江家大少爺江濤,那個人不會就是你吧?”

  今天宴會上發生的事情很難讓她不注意到。

  江明輝身為江家子弟,專門針對江塵這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又說出江家大少也在關注他的話。

  結合這些信息,再加上她自己聽到的一些消息,江塵的身份也就不難聯想出來了。

  “是我干的。”

  江塵大大方方地承認了這件事,他本來也沒想瞞,而且根本瞞不住的。

  陳鳳儀一聽來了興趣,問道:“我很好奇你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今晚為什么又過來參加這場宴會?”

  “難道這場宴會上有什么吸引你的不成。”

  雖然推斷出江塵就是刺殺江濤的人,但是關于江塵的目的她不知道,今晚過來參加宴會也很突然。

  江塵搖頭道:“前一個問題我不能回答你,我只能說我與江濤有不可化解的大仇。”

  “至于后面的問題……我說我是沖著陳董你來的,你信嗎?”

  他用一雙眸子定定地看著陳鳳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