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世界都在等我破碎虛空 > 第十二章 江家子弟
  江塵的出現吸引了宴會大廳內絕大部分異性的注意,這種情況讓不少男性都感到有些不太高興,一個個紛紛去打探江塵的來歷。

  在角落的一桌席位上,兩名西裝革履的青年遠遠望著被不斷搭訕的江塵,低聲討論著。

  其中一名寸頭青年看了江塵許久,忍不住皺眉道:“江華,你覺得那小子眼熟么?我怎么覺得在哪里看過似的。”

  “是有點眼熟。”

  坐在他身邊的另一位青年也在仔細端詳著江塵,片刻后他的臉色忽然一變,驚道:“明輝哥,他、他不是江塵么?就是昨天去刺殺大少爺的那個!”

  “是他?!”

  江明輝聞言臉色也變了,露出震驚之色。

  昨天那次刺殺,在江家內部傳的沸沸揚揚,他們兩個都是江家人,自然是聽過這件事的。

  江華肯定地點頭道:“就是他!我當時好奇還專門去看了他照片,絕對不會認錯。”

  “這家伙據說是上任家主的私生子,和大少爺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你看他這長相就知道了。”

  江塵的長相和江濤有好幾分相似,光憑借這一點就能斷定江塵的身份了。

  可是說完他又有些疑惑,皺眉道:“但這小子沒死也就算了,怎么還混到這種宴會上來了?他是怎么進來的。”

  今天晚上的晚宴雖然說不是多么頂級。

  可來的也是社會名流、富豪名媛。

  江塵不過是一個不被江家所承認的私生子、沒錢沒勢的普通人,哪里來的資格參加這種宴會?

  “這還用問?”

  江明輝聞言嗤笑一聲,看向江塵的眼中滿是不屑,“他能有什么本事,無非就是靠著那張小白臉。”

  “和這種家伙一個姓真是恥辱。”

  身為江家人自然是有江家人的驕傲,哪怕他們只是旁系子弟,那也是江家人!

  而江塵雖說是嫡系血脈,但私生子這種存在向來是不被家族所承認的,更會被他們這些真正的江家子弟所看不起。

  江華忍不住說道:“明輝哥,我覺得咱們不能在這干看著,萬一讓人發現了這小子的真實身份,那不是壞了咱們江家的名聲么?”

  江明輝思索了片刻,然后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霍然起身道:“走,跟我來。”

  他其實早就看江塵不順眼了,現在得知對方的身后,他心里更是感到分外不爽。

  一個野種,憑什么在這囂張?

  而江塵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給盯上了,不斷過來搭訕的富婆們讓他根本應接不暇。

  現在好不容易才抓住機會坐下休息片刻。

  此時李欣兒端著酒杯走過來,對江塵笑道:“被眾星捧月的感覺怎么樣?剛剛好多人都在向我打聽你的情況呢。”

  江塵是跟李欣兒一起進來的,然后又說是她的隨行助理,自然會有人向她探尋。

  面對李欣兒的調侃,江塵嘆了口氣道:“那位董事長在哪?總不能讓我一直這么干等下去吧。”

  他感覺自己就像是什么珍惜動物一樣。

  剛剛不知道被揩了多少油。

  雖說身為一個男人,這種事情對他而言倒沒什么,但心理上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李欣兒咯咯一笑,說道:“那位董事長還沒露面呢,以我的身份和級別可沒資格找人搭話。”

  “等她出來了你就知道是誰了,到時候記得主動點上去敬酒,在人家面前多露露臉,加深一下印象。”

  她倒是不著急,反正宴會還沒正式開始。

  今晚的時間還長著呢。

  江塵無奈,只能松了松領帶、又喝了口酒潤潤喉,準備繼續四處走動走動。

  這時有兩人朝他迎面走來,其中一人才路過他身邊的時候重重撞了他一下,將他杯中的酒水打翻了,灑得地上和衣服上到處都是。

  但還沒等他說話,對方便出聲怒斥道:“你怎么搞的,走路都不長眼睛嗎!”

  江塵本來是想先道歉的,但一聽到這話,便直接不客氣地說道:“是你自己撞的我,管我什么事?”

  對方聞言頓時大為惱火,伸手一把揪住江塵的衣領道:“你說什么?”

  見對方要動手,江塵又怎么會無動于衷?

  他平時經常健身,力氣可不小,直接將對方推倒在地,另一個想過來幫忙的也被他給輕松放倒了。

  而這動靜也引來了周圍不少目光。

  李欣兒聞聲匆匆趕來,見到對面兩人后臉色頓時一變,有些吃驚地向江塵問道:“你動手打人了?”

  江塵皺了皺眉:“是他們來找我麻煩的,剛剛過來突然撞我一下,還要動手打我,我只是自衛。”

  他對眼前這兩人完全陌生。

  更不知道對方對他為什么有這么大敵意。

  李欣兒聞言不禁感到頗為頭疼,壓低聲音道:“有點麻煩了,他們是江家的人。”

  “江家那可是蘇州四大家族之一!”

  眼前這兩人正是江華與江明輝。

  而江塵在聽到“江家”這兩個熟悉的字眼后,江塵的目光一凜,神色也驟然陰沉了下來。

  他明白為什么對方會來找他麻煩了。

  江華把江明輝從地上攙扶起來,然后滿臉怒容地指著江塵道:“你居然敢動手打人?保安呢!保安哪兒去了?還不把這個家伙給趕出去!”

  李欣兒聞言連忙上前道:“不好意思,是我助理剛剛沖動了,我向兩位道歉。”

  江明輝冷笑道:“你算什么東西,我需要你來道歉?還助理……什么阿貓阿狗都敢帶進來宴會?”

  江明輝毫不留情地羞辱李欣兒。

  他自然是知道李欣兒的身份的,但那又怎么樣?

  梵克雅寶是大公司不錯,但區區一個華國分部的行政總裁,又算得了什么?

  面對如此嘲諷,即便李欣兒混跡商場多年、心性已經練得很好了,此時臉色也不禁變得相當難看。

  而此時江塵也忍不下去了,上前一步將李欣兒護在身后,冷冷對江明輝道:“我與江濤有恩怨,你們直接沖著我來就行了,這么拐彎抹角地做什么?”

  他直接撕了遮羞布挑明了說。

  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兩個江家子弟就是過來找他麻煩的,而原因不用多言,就是因為江濤!

  但是江明輝沒有接這個話茬的打算,他可不愿意當眾承認江塵跟江家有關系,冷笑道:“我只是在對你參加宴會的資格表示質疑而已,有問題嗎?”

  “沒有邀請函,那就從這滾出去!”

  他剛剛專門去了解了一下,知道江塵是沒有邀請函,只是作為李欣兒的隨行助理才進來的。

  而他就是抓住這一點把江塵給趕出宴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