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世界都在等我破碎虛空 > 第八章 向富婆低頭
  地球,京都。

  從莊園外離開后,江塵回了住處。

  將布滿泥濘和血漬的衣服脫下來扔掉,又簡單洗了個澡、吃了點東西后,他才算恢復點精神。

  然后他開始梳理當前的情況。

  首先是瑤瑤的死,現在已經可以確定是江家干的,而且還得到了江老太君的同意,就是為了挖取心臟換給江濤;

  其次便是女兒還活著、但穿越到了異世界這件事,盡管聽起來不可思議,但的的確確是真的。

  但他對江家、對江濤的仇恨,并沒有因此而減少半點,反而越發濃烈!

  若不是因為那群畜生,他和女兒又怎么會相隔異世?他難以想象女兒在臨死之前有多么痛苦,在異世界那邊孤身一人又有多么害怕!

  一想到這里,江塵便心如刀割。

  但是江家的強大是他難以想象的,對方身為京都四大家族之一,權勢滔天。

  在江家面前他就跟螞蟻一樣渺小。

  今天他沖動之下提著刀便去找江濤復仇,要不是因為他還流有江家的血脈,怕是連命都保不住。

  “江家的仇只能暫時先放一放,我現在得賺錢,讓瑤瑤在異世界那邊好好活下去。”

  “等她真正安全了,我才能放手去報仇!”

  江塵眼神陰郁,凌厲如刀。

  之前他敢拿命放手一搏,是因為已經了無牽掛;可現在得知女兒還活著,他就又燃起生的希望了,畢竟女兒現在還需要他去賺錢氪金。

  不過話說回來,該怎么賺錢又是個問題。

  “系統一次抽獎最低就得六萬八,只當司機的話來錢太慢了,看來還是得去多找幾份工作。”

  江塵思索了片刻后,心里有了打算。

  只要女兒能在那邊好好活著,他辛苦一點就辛苦一點,算不了什么。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江塵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選擇接通電話,然后直接問道:“李總,有什么事情么?”

  來電者正是他的老板,李欣兒。

  李欣兒是一家外國高級珠寶設計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而他則是公司分配給對方的私人司機。

  不過自從女兒去世后,他已經辭職了。

  “我今晚和客戶喝的有點多,現在還沒找到新司機,你等會能過來接我么?”

  李欣兒說道,聲音悅耳,略帶醉意。

  江塵聞言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同意了:“好的李總,您把位置告訴我,我現在過去。”

  公司給他的待遇和薪資都不錯,他想看看還有沒有機會能夠重新回去工作。

  掛了電話后,江塵換上一身干凈衣服,拿起車鑰匙便出門了。

  ……

  按照李欣兒發過來的地址,江塵驅車來到了京海市的一家知名餐廳外。

  李欣兒還沒和客戶吃完飯,于是他便將車停在路邊,點燃一支煙默默等候。

  來來往往的行人都忍不住紛紛側目。

  無他,因為江塵實在太吸睛了。

  他的身材挺拔、接近一米九,五官也是如刀削斧鑿一般棱角分明,英俊無比,有著難以言喻的男性魅力。

  一身簡單的白襯衫加牛仔褲,硬是讓他穿出了名牌的感覺。

  此時靠在車旁吸煙,夜色朦朧,香煙的火光在他指間若隱若現,仿佛將黑夜燙了一個洞,為他那張英俊的面孔平添一份憂郁氣質,如同暗夜中的王子。

  有些路過的女生臉紅心跳地上前搭訕,但得到的只是江塵禮貌的拒絕。

  過了差不多二十分鐘左右,一男一女從餐廳里走了出來。

  女的看起來三十出頭,容貌艷麗、皮膚保養得極好,一身黑絲包臀裙外加職業裝將成熟豐滿的身材勾勒得淋漓盡致,充滿韻味。

  不過因為喝酒的關系,她的臉色看起來有些酡紅。

  旁邊一名大腹便便的男人亦步亦趨地跟著她,同時不停說道:“李總,這都這么晚了,還是我送你回去吧。”

  “讓你一個人回去我不甘……咳,我不放心。”

  李欣兒雖然一直在拒絕,但男人始終不肯罷休,讓她一雙好看的柳眉都忍不住皺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忽然從她身后傳來:“李總,車已經備好了。”

  她轉身一看,一道挺拔的身影印入她的眼簾,正是江塵。

  李欣兒的美眸中閃過一絲驚喜,隨后不動聲色地從西裝男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并禮貌說道:“王總,我的司機已經到了,就不勞煩您送我了。”

  “今天聊得很愉快,希望我們雙方的公司以后能夠保持合作。”

  說罷,便與江塵一起離開了。

  西裝男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心中惱火至極,低聲罵道:“媽的,不就是喜歡小白臉么,臭表子裝什么裝!”

  說罷在地上狠狠啐了一口,轉身離去。

  而另一邊,江塵被李欣兒拉著走,忍不住無奈道:“李總,我的車沒有停在車庫,就在路邊。”

  “我知道,開我的就行。”

  李欣兒瞇眼一笑,從胸前的衣兜里取出一柄鑰匙,拋給了江塵。

  接過尚帶有對方體溫的鑰匙,江塵也沒多想,找到車后坐上了駕駛位。

  李欣兒的車是保時捷718,這是她的私人座駕,不是公司配備的,江塵以前都是開公司的車接送她,這還是第一次開她私人的車。

  她家的位置江塵是清楚的,因此無需多問,直接上路疾馳。

  一路上兩人誰都沒有說話。

  最后還是李欣兒主動開口打破了這份沉默,說道:“謝謝你來接我,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么擺脫那家伙的騷擾。”

  “他是我們公司的大客戶,不好得罪。”

  江塵單手開車,聞言不在意道:“舉手之勞而已,沒關系。”

  “而且李總你打電話給我了,我總不能拒絕吧,幫這點小忙是應該的。”

  李欣兒捂嘴一笑,說道:“看不出來,你倒是挺貼心的……不過你為什么要辭了工作?是待遇的問題嗎?”

  江塵司機干的好好的,但不久前卻突然辭了工作,一點征兆都沒有,這也是李欣兒感到很疑惑的地方。

  “我女兒去世了。”

  江塵并未隱瞞,直接回答道。

  這個回答讓李欣兒感到措手不及,有些慌亂道:“啊……對不起,我不知道……”

  她知道江塵有個女兒,以前還見過,是很可愛的一個孩子。

  只是她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去世了。

  看著江塵那張還帶著些許傷痕的面孔,李欣兒心中莫名感到有些心疼。

  妻子去世,現在相依為命的女兒也去世了,實在太苦了。

  能在商界混跡的情商都不低,李欣兒沒有愚蠢地去問是因為什么原因去世的,只是安慰道:“我很遺憾,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地方,力所能及的話我會幫忙的。”

  聽到這句話,江塵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厚著臉皮說道:“我可以繼續回來當司機么,我最近有些缺錢,這份工作對我很重要。

  李欣兒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當然沒問題,你先休息一周,然后回來上班,薪資方面我再給你加一萬。”

  江塵的薪資是三萬,現在再加一萬那就是四萬,哪怕放在京都也算是高工資了。

  “謝謝李總。”

  江塵誠懇道謝,他現在是真缺錢。

  能回來工作自然是好事。

  李欣兒聞言握住了江塵的右手,輕笑道:“還叫李總?我年紀比你大,叫李姐就好。”

  她青蔥般的白皙手指輕輕撓動江塵的掌心。

  一雙勾人的眸子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保時捷718車內的空間太小,充斥著李欣兒身上的香水味和酒氣,還有那不斷攀升的荷爾蒙氣息。

  氣氛突然間變得有些曖昧了起來。

  “謝謝李姐。”

  江塵沒有去看李欣兒的眼睛,“我們到了,我送你上去吧。”

  “好。”

  李欣兒收回目光,開門下車,然后在江塵的攙扶下坐電梯上樓。

  把李欣兒送到家里以后,江塵便要告辭了,將車鑰匙遞過去道:“李姐,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李欣兒伸手去接鑰匙,但下一秒她卻突然拉住了江塵的手,然后將他緊緊擁入懷中、抱著他的臉熱烈地吻了上去。

  江塵強行將她推道:“李姐,你這是做什么?”

  李欣兒勾住他的脖子,眼神熾熱地看著他道:“我知道你缺錢,十萬塊,今晚陪我好不好?”

  聽到這個數字,江塵渾身一震,抗拒的力道也不由得減輕了一些。

  李欣兒嫵媚一笑,再度吻了上去。

  而這一次,江塵沒有再推開她。

  ……

  翌日清晨。

  陽光透過落地窗照進臥室內,在凌亂的床上、散落一地的衣物上流淌。

  江塵從睡夢中醒來,起身看向四周,昨晚一夜瘋狂的記憶便如潮水般再次涌來。

  只是他身邊并沒有李欣兒的身影。

  只有一張金卡和一把車鑰匙放在枕頭上。

  江塵劍眉一挑,剛想打開手機問問李欣兒這是什么意思的時候,卻看見了對方微信給他的留言。

  “公司有點事要我去處理,我先走了。”

  “我看你身上有傷,雖然這是你的私事我不好多問,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好好照顧自己。”

  “卡里有十萬塊,你這段時間先休息,等傷養好了再過來上班,工資我會照常給你開的,我的車你也先拿去開吧。”

  “昨晚你很棒。”

  看完李欣兒給自己的留言后,江塵攥著金卡,眼神十分復雜。

  以前有許多富婆看中他想要包養他,但都被他拒絕了,他從來不打算花女人的錢,也不想靠出賣身體去賺錢。

  可是現在不同了,為了女兒能夠在異世界活下去,他不得不做出違背底線和原則的事情。

  “有這十萬塊,再加上我的存款,可以再給瑤瑤抽一次鉆石卡池了。”

  江塵自言自語道,他心里好受了一些。

  但就在這時,系統的聲音忽然響起。

  【檢測到宿主有生命危險,監護人是否選擇啟用監護人模式進行查看?】

  這警告來得突然,讓江塵猝不及防。

  他反應過來后頓時神色大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