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世界都在等我破碎虛空 > 第一章 江家棄子
  “江濤!我要你為我女兒償命!”

  “你這個畜生!把我女兒還給我!!”

  ……

  細雨連綿,雷聲轟鳴,烏云低垂。

  云霧莊園大門外,幾名身穿西裝的魁梧保鏢將一名男人死死按在地上的泥濘之中,但他仍然歇斯底里地怒吼著,狀若瘋魔。

  這時一名西裝筆挺的俊朗青年,在打傘保鏢的簇擁下走了過來。

  他看了一眼掉落在旁菜刀,眼中露出一抹不屑之色,然后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地上的男人,一腳踩在了他的臉上。

  “江塵,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氣,拿把破菜刀就敢在我江家莊園外面蹲我?”

  “你以為自己是什么武林高手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貨色!”

  “狗一樣的東西!”

  西裝青年用擦得錚亮的皮鞋用力碾著男人的臉,語氣里滿是譏諷。

  地上的男人與西裝青年長相有三分相似,但看起來要比前者更加俊朗不凡,只不過現在這張臉上布滿猙獰。

  他眼中充斥著殺意和恨意,盯著西裝青年獰聲道:“江濤,只要你不殺了我,我就會一直過來殺你!”

  “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帶著你的狗頭去我女兒墳前祭奠!”

  被稱為江濤的西裝青年聞言勃然大大,狠狠一腳踢在了江塵的臉上,鮮血頓時在泥地里開出了花。

  然后他憤怒地對旁邊的保鏢下令道:“給我打!我看他嘴有多硬!”

  “是,少爺!”

  保鏢們紛紛領命,然后兩個人將江塵架住,其他人用膠輥對其狠狠毆打。

  不一會兒,江塵便被打得吐血,奄奄一息地倒在了地上,可他依然死死盯著江濤,沒有半點屈服的意思。

  四周的保鏢們一個個都有些驚了,他們實在沒見過骨頭這么硬的人,就跟瘋子一樣。

  “江少,再打的話會死人的。”

  一名保鏢低聲說道。

  江濤的臉色變換不定,但當他看見江塵那張滿是鮮血的面孔時,心中居然生出了一絲恐懼。

  于是他不再猶豫,直接吩咐道:“做了他,奶奶那邊有本少頂著!”

  不怕橫的,就怕不要命的。

  這個賤種不能留在世上!

  保鏢點頭應下,然后從腰間掏出一把折刀,準備上前去了結江塵。

  但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

  “住手!”

  江濤和保鏢們紛紛轉身看去,只見一名滿頭銀發,氣質華貴的老婦人緩緩從莊園中走了出來。

  “老太君!”

  保鏢們紛紛肅立,面露恭敬之色。

  這位老婦人,正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江家的老太君!

  “奶奶您攔我干什么,這個賤種可是想要殺我!”

  江濤滿是不服氣地說道。

  江老太君皺眉道:“江家人手上絕不沾同族的血,這是江家的祖訓。”

  “他雖然是野種,但畢竟也淌著我江家的血,你殺了他就壞了規矩了,到時候繼承家主之位會被人詬病。”

  聽到江老太君的話,江濤雖然很不忿,但終究沒有反駁什么。

  一條賤種的命和家主之位比起來,孰輕孰重他是知道的。

  然而江塵聽到此言,心中頓時升起萬丈怒火,他看著眼前這個血緣上的奶奶,聲音凄厲道:“我身上流著你們江家的血!那我女兒身上難道就沒流著江家的血嗎!難道她不是你的孫女嗎!”

  “你告訴我!你憑什么殺她!”

  “憑什么挖她的心給江濤這個畜生!你告訴我!告訴我啊!!!”

  仿佛是為了響應江塵的憤怒,天空中猛地響起一道炸雷。

  雷光照亮了他那張猙獰的臉。

  雨下得也越發大了。

  面對江塵的質問,江老太君冷哼一聲道:“你勉強算是我江家人,但你女兒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野種!”

  “濤兒是我江家大房一脈的嫡子,未來注定要成為我江家的家主,你女兒的命怎么能和他相比?能為他換命,這是你女兒的榮幸!”

  “我放你娘的狗屁!!”

  江塵目眥欲裂,“老不死的,你終于承認是你殺的我女兒!”

  “我早就和江家沒有了任何關系!我只想好好過我自己的生活,你為什么要來破壞這一切!”

  “她才八歲啊!她才八歲!”

  聽到江塵辱罵江老太君,江濤大為惱火,狠狠下令道:“給我繼續打!”

  保鏢于是又再度上前對江塵進行毆打,再次將他打倒在泥濘當中。

  這次,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江老太君站在原地冷漠俯瞰著他。

  “怪就怪你女兒的心臟恰好跟濤兒匹配吧,這是她的命。”

  世界上從沒有什么公平可言。

  在她看來,用一個野種孫女的命換未來江家繼承人的命,完全值得。

  江塵用盡全身力氣,爬到江老太君腳下,用嘶啞的聲音近乎祈求地說道:“至少、至少將她的身體還給我……我求求你……”

  他知道復仇已經是不可能,他現在唯一希冀的,就是把女兒的尸身拿回來。

  江老太君微微抬手,旁邊為她打傘的管家從衣兜里取出一張金色的銀行卡,扔在了江塵面前,就像是在施舍。

  “卡里有一千萬,足夠買你女兒這條命了,尸身你就不要想了。”

  “濤兒,我們走。”

  江老太君面無表情地說道,然后再也不看地上的江塵一眼,轉身返回莊園。

  但臨走之前,江濤蹲在江塵面前,對他咧嘴一笑:“想不想知道小賤種的尸體在哪?”

  “告訴你吧,被本少扔去喂狗啦!”

  江濤放肆大笑,看見江塵呆滯的表情后,心中頓時舒暢無比,這才起身離去。

  云霧莊園的大門也隨之重重關上。

  大雨傾盆而下,江塵倒在鮮血和雨水混雜的泥濘中,就像是一條瀕死的狗。

  “哈哈、哈哈哈……”

  在漫天大雨的沖刷下,江塵神經質般地仰天大笑了起來,眼中也隨之流淌出兩行血淚。

  他顫巍巍地從懷中掏出一張早已被雨水浸透了的照片,望著上面可愛的女兒,凄笑道:“瑤瑤,是爸爸沒用。”

  保護不了女兒,知道仇人是誰卻無法報仇,甚至連女兒的尸體都拿不回來。

  他是天底下最沒用的父親。

  江塵把照片按在胸口,右手在泥地里摸索著,摸到了那把被他磨得雪亮的菜刀。

  刀面映照出他狼狽的面孔。

  這把刀本來是打算終結江濤的命,可現在,卻要用來殺死自己。

  是如此可笑。

  江塵緩緩把刀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眼前走馬燈一般閃過自己的這一生。

  沒有父親,自幼被母親撫養長大,從小受盡了白眼與歧視,高中便輟學工作。

  長大后還沒來得及報答母親,母親便去世了,而他也在遺書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原來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江家當代家主的私生子。

  但雖然得知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他卻從沒想過去攀什么關系,只是自己過自己的生活。

  二十歲那年,他談了三年的女朋友懷孕了,兩人便正式舉辦了婚禮。

  但妻子卻在分娩難產去世,失去摯愛的痛苦讓他備受打擊,可女兒的降生讓他有了新的希望。

  他沒有再娶,獨自撫養女兒長大,這八年時間也是他最快樂最幸福的時間。

  但這一切在不久前被人打破了。

  他被帶到云霧莊園,和江家老太君見面,對方告訴他說江家下一任繼承人心臟病垂危,需要換心臟,而他女兒的心臟正好匹配。

  只要他同意,他不但能回到江家,還能分配到價值過億的產業和公司。

  他當然憤怒拒絕了。

  然而沒過多久,女兒便無故失蹤。

  警方遲遲調查無果,但他卻知道兇手是誰,于是就有了今天發生的這一切。

  “對不起,瑤瑤。”

  江塵喃喃自語道,拿刀的手緩緩用力,準備徹底結束自己這荒誕且可笑的一生。

  但就在這時,一道稚嫩且熟悉的聲音,在他的腦海當中驀然響起。

  “爸爸,爸爸你在哪?”

  “這個地方好奇怪,我好怕……”

  江塵猛地瞪大了眼睛,身上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直接從地上坐了起來。

  剛剛那是他女兒瑤瑤的聲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