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球規則:對不起,我從不遵守 > 第三十二章 李先生你太沖動了
  “啊!!”

  外國罪犯慘叫捂著被砍的腳筋跪在地,被他壓下的恐懼,又一次瘋狂蔓延心頭。

  他不怕跟李權一命換一命,可要是單方面被李權砍成人棍,變成一個廢人,他接受不了,那將比死亡更痛苦。

  “該死的,你給我住手!喂,策略科的,你們就這么干看著嗎,他應該不是策略科的吧,你們就讓他這么對付我?我投降,我可以隨便你們策略科處置,你們……”

  周蒼打斷了外國罪犯叫喊。

  “我的任務是考核,抓捕你只是第二選項,你只要是活著,至于怎么殘廢活著還是其他,不影響我帶你回策略科。”

  于善緣朝著周蒼豎起了大拇指,他不是傻子,如果能活著帶回去外國罪犯是最好的,方便策略科研究,畢竟外國罪犯有強大的規則,但周蒼沒有被挑撥離間,周蒼也精明的很。

  比起得到一個身體完整的罪犯,和為了個罪犯跟一副火氣上頭的李權起沖突,兩者比較,顯然選擇后者更正確。

  周蒼看了眼于善緣的大拇指,隨手將他大拇指壓下。

  “別拍馬屁了,我不吃這套,而且也沒什么好夸的,就像你說的沒李先生的話,我們也不可能站在這里,又有什么插手權力。”

  “法克!”

  周蒼的回答讓外國罪犯爆粗口,他不再指望周蒼他們,轉頭向李權做出應對。

  “你如果敢再對我下手,我會在你把我砍斷手腳前咬斷舌頭,那樣你覺得《規則》是判斷你把我逼得自殺,那樣是教唆殺人,還是判定我自殺,哈哈。”

  于善緣他們一聽眉頭無不皺起。

  確實《規則》的評判無法去準確判斷,那本就是獎勵劃分的范疇。

  “李老哥,要不……我曹!”

  于善緣怕李權會沖動,落入外國罪犯的圈套,他當即開口勸說,然而話還沒說出來,他被李權接下來的舉動驚到。

  只見面對外國罪犯的威脅,李權手中的枯樹枝抬起,干凈利落揮下。

  哧!

  一擊必斬迸發。

  外國罪犯愣住了,怎么都沒想到李權會這么干脆,一時都來不及反應,等到反應過來,他感覺脖頸處一涼,一道口子在脖頸大動脈劃出,鮮血剎那噴濺。

  他捂著脖頸傷口,想要說些什么,卻發現傷口比想象中的大,已經讓他聲音都發不出,只能眼睜睜看著李權注視著自己,耳畔悠悠傳來李權的話音。

  “你不用威脅我,我至始至終就沒打算放過你,對付你確實不一定要殺你,可以有很多種手段折磨你,但沒有那個必要。”

  外國罪犯倒在了地上,脖頸處涌出的血染紅了他所躺的地面。

  死前他滿眼不可置信,更有著深深不理解,這個男人是瘋了嗎,為什么這么果斷殺他,他難道不怕觸犯《規則》嗎,還是他就是這樣一個瘋子?

  不單單是外國罪犯。

  于善緣他們也是驚呆。

  “李老哥你為什么這么沖動啊,完了完了。”于善緣雙手抓著頭發。

  周蒼有些失神,瞧著李權足足好幾秒,最終終嘆了口氣。

  “李先生你太沖動了。”

  于善欣同樣抓狂了:“就是啊,李老哥你干嘛這么沖動啊,犯不著為了個罪犯把命搭進去啊。”

  突如其來的轉變,不論是于善緣,還是周蒼都不知道該怎么應對,只能眼睜睜看著李權接下來被《規則》殺死。

  唯有于善欣身為女孩子,最是心軟也是心細趕忙開口

  “李老哥,對不起,是我哥害了你,如果不請你來,沒這么多事,你快說吧,你有什么身后事嗎,有什么需要我們幫你做的,你盡管說,我會讓我哥盡全力幫你完成身后事,不是,你怎么還有心思笑啊。”

  于善欣關心到后面,發現李權突然笑了。

  這一笑。

  于善緣三人都是有些懵逼。

  李權這是瘋掉了嗎?因為自己沖動殺人,知道接下來將面對《規則》懲罰,所以害怕得失心瘋了?

  但想法剛冒出。

  “你們不用擔心我,我不會死的。”李權含笑道。

  “啊?怎么可能不會死,你都觸犯了這次《規則》的不能殺人的規則。”于善欣下意識回應。

  “我殺人確實是會觸犯規則,不過我殺他的話不會。”

  李權走到外國罪犯前,確定他死透了,隨手將手中枯樹枝一丟。

  周蒼他們全都懵了。

  “李先生你這是啥意思?”

  “為什么說殺別人不會觸犯規則,殺這個人就不會?李老哥你這話我怎么沒聽明白。”

  “對啊,殺這個罪犯不同樣是殺人嗎?”于善欣附和道。

  “你們猜。”

  李權回了個神秘微笑,沒有過多去解釋,這涉及到本次的規則積分獎勵,他沒有義務把自己發現的本次規則獎勵劃分的范疇說出。

  早在開動車撞死人后,他就弄清了本次規則情況,規則規定的是不能犯罪殺人,不是不能殺人,而一個注定接受死刑的罪犯,他在作為策略科的考核陪同者,殺死這樣一個人,規則上并不能判定為犯罪殺人。

  不過李權也不怕他們發現規則獎勵劃分,他相信策略科肯定不缺研究規則的人才,即使現在還沒發現規則劃分,很快也會發現,所以沒必要怕暴露而不殺外國罪犯。

  也是這一點,李權打從一開始就決定殺死外國罪犯,不打算將他打成廢人,因為有死掉的仇人才能讓人安心。

  李權不想給自己留下任何隱患,尤其是外國罪犯這種殺人犯,留著這樣一個仇人活著,哪怕他成了廢人,他也會睡不安心。

  “算了,這個問題還是交給陳教授他們思考吧。”周蒼心道。

  就在剛才他琢磨了下,意識到李權之所以敢殺人,必然是察覺到本次規則的范疇,具體范疇如何,這種費腦的事情,還是交給陳教授他們來。

  隨即。

  周蒼邊拿起手機,邊對李權他們開口。

  “罪犯已經死了,這一次考核也結束了,感謝李先生你的幫忙,于善緣你這次的考核情況,我現在會跟陳教授他們匯報,你等候通知就行,你放心,這次考核你不算失敗,責任在我們這邊。”

  “所以你放心好了,你這次表現不差,考核結果只有兩種,一種是重新給你個考核內容,另一種是你通過考核。”

  “OK。”于善緣嘿嘿笑了笑。

  他從周蒼話語中聽出意思,想到剛才他偷瞄到周蒼給自己評分,自己多半是通過了。

  ……

  回去路上。

  于善緣開著車,車上坐著李權和于善欣,周蒼沒有跟來,他留在了原地等候策略科來人處理外國罪犯死后的事宜。

  “李老哥這次多謝你了,沒有你的話,我考核估計多半得栽了。”

  “何止是多半栽了,老哥,咱們家說不定絕后勒,那個罪犯真的猛,沒想到是一擊必斬,不過還好,李老哥的規則更生猛。”

  于善欣搶過話,滿眼都是小星星的模樣。

  李權對付外國罪犯的過程,那干凈利落、從容不迫的處理行事,讓得于善欣升起崇拜,這才是真正的強大規則擁有者,跟她這種空有強大規則,卻臨場失神的差太多。

  “不用客氣,我收了你的錢,自然得負責你的安全。”李權笑道。

  “哈哈,李老哥你這么說,我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幫忙的,我可以再找你合作嗎,當然報酬不是問題。”

  “沒問題。”

  李權點點頭,這種輕松獲取積分的生意,他很樂意多接點。

  “汪!”

  規則犬似乎感受到了主人高興心情,張口叫了一聲,李權一聽伸手撫摸了規則犬的頭。

  這一次他收獲豐富,不光獲得了于善緣的1000積分報酬,更獲得了一條價值一萬積分的規則犬,除此外,還有一個潛在的報酬,就是殺死罪犯后,他今晚也將獲得本次規則的積分獎勵。

  “不知道殺死罪犯會得到多少積分獎勵。”李權心中喃喃。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