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球規則:對不起,我從不遵守 > 第二十九章 規則‘一擊必斬’
  復制?!

  聽著耳畔回蕩的李權話音,于善緣臉色怔住,緊接轉變為了深深震撼與恍然。

  “可以復制一切規則?這不等于擁有一切規則了,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他的規則的光芒遠超其他規則。”

  面對李權的話,他沒有絲毫懷疑,規則‘復制’能復制一切太強大了,能規則強大達到太陽般光芒,覺得是理所當然的。

  另一邊。

  正抵擋外國罪犯規則的周蒼,同樣聽到了李權的聲音,只是他的注意力都在抵擋上,李權聲音響起時,他一時沒聽清,沒能反應過來。

  等到回過神。

  李權已經越過他的身邊,來到他的身前,然后在他注視中,李權像個悍不畏死的莽夫,一往無前朝外國罪犯走去。

  遠處的外國罪犯微愣了下。

  他和周蒼的規則碰撞,造成了不小的鏗鏘聲響,并沒有聽見李權跟于善緣他們輕語說出的話,雖然不解李權突然的送死般行為,但行動一點沒有遲疑,西洋劍的揮舞繼續揮動,但這次朝向了李權。

  “不管你干什么,跟我拉近距離是最不明智的選擇。”外國罪犯冷笑。

  下一刻。

  外國罪犯一點不留手,西洋劍自下而上,豎劈向李權。

  轟!

  李權和外國罪犯兩者之間,地面裂開了,仿佛有什么巨大鐮刀給犁開,出現了一條地面裂痕,一路蔓延李權而去。

  轟隆聲響炸開。

  李權被外國罪犯的規則擊中,他絲毫沒有避開的想法,徑直迎上對方規則。

  “嗯?!又有個能擋下的?”外國罪犯冷笑的笑容僵住。

  沒有受傷。

  李權完好無損站在原地,用身體接下了他的規則,甚至比起周蒼,李權都沒有絲毫被規則打飛打退,紋絲不動接下。

  “這怎么可能……”

  外國罪犯臉色變了,有些不相信眼前景象。

  他忍不住看向李權。

  “你到底是什么規則?”

  李權沒有回答他,繼續抬起腳步一步步走向外國罪犯。

  外國罪犯見李權逼近,心中驚疑之際,手中舉動不曾遲疑,相反更加快了幾分,飛速抬起西洋劍,對著李權連揮十數下。

  仿佛有無形的鋒銳劍氣在四溢。

  劍氣所過之處,大地、石頭、蕉葉、香蕉樹、乃至是空氣,一切都被斬開了,這片李權和外國罪犯所處的區域,放眼滿目瘡痍,幾乎沒有一處完好。

  唯一完好的只剩下李權。

  他像是在為這片狼藉詮釋什么叫完美,全身衣服纖塵不染,任憑外國罪犯的規則接連而來,依舊完美無瑕,不曾后退,不曾受傷,似乎被規則打傷,哪怕是一絲后退,都無法被定義為完美。

  這一幕被不遠處的周蒼看在眼里,一時失神愣在那。

  于善緣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了周蒼身邊,瞧著周蒼驚愕模樣,于善緣懷揣著激動,滿是神氣開口。

  “周先生你現在知道了吧,為什么我會讓李老哥來跟我們一起。”

  周蒼沒說話,但內心已經明白。

  怪不得于善緣比起策略科派他來保護,對方更信得過李權,這人的規則強度很高,甚至……規則等級比自己和外國罪犯都高,等等,那豈不是說……

  “五級規則的擁有者?!”

  周蒼一想到這,心中翻起驚濤,一時臉上都難以掩飾震撼。

  沒有國家這臺大機器做靠山,國內居然有人獨自達到了五級規則?這怎么辦到的?難道他是國內某個大集團的?還是另有原因?

  周蒼還沒細想。

  眼前發生的情況讓他不得不停止思緒。

  只見在他失神時,李權已經來到了外國罪犯面前,同時徒手抓住了劈來的西洋劍。

  “你……”

  外國罪犯瞳孔驟縮,想要跟李權拉開距離,李權卻不避不逃,快速跟欺身上自己,抓住自己西洋劍的之際,也一手抓住自己手腕。

  “給我滾開!”

  外國罪犯似乎不止規則強大,近身能力也很強,在李權抓住自己時,迅速做出反擊,掙脫開李權的手。

  李權這一次不再選擇上前接近外國罪犯,任憑對方后撤。

  外國罪犯見狀,以為李權是因為自己格斗術,不敢跟自己近身搏斗,但下一秒,他意識到不對,看到了李權平靜的表情一反常態展露抹笑容。

  “原來你的規則是一擊必斬啊。”李權道。

  正要后退的外國罪犯腳步猛的停住了,死死盯著李權,眼中有著難以置信。

  怎么回事?

  他怎么會知道我的規則。

  還是說他從剛才摸索出了我的規則?

  “只要手中的冷兵器朝著目標打去,目標必定被一擊必斬,這樣的規則確實很強大。”李權似乎看出外國罪犯的驚訝,話音不緊不慢說道。

  外國罪犯坐不住了。

  不對。

  這已經不是摸索出我的規則。

  簡直就是查出我的規則。

  李權的話一字不差的說出了外國罪犯的規則內容,外國罪犯臉色難看無比。

  在來兔子國前,外國罪犯沒少跟規則擁有者接觸和戰斗,他深刻明白一點,規則在沒有完善之前,每一個規則都是有缺陷的,所以跟規則擁有者戰斗,最忌諱的就是規則內容被對方所摸透或者發現,這很容易陷入被動局面。

  因為對方可以從自己規則里,找出針對自己規則的方法。

  見自己規則被發現,外國罪犯果斷做出選擇,連著對李權方向的地面揮去。

  哧!

  一擊必斬規則落下,地面被斬出數道裂痕,激起漫天塵土。

  外國罪犯借著塵土視線,轉身朝著后方逃去,雖然不知道李權是什么規則,但他一時半會奈何不了李權,還被對方發現了規則內容,形勢對自己不利,沒有再打下去必要。

  “不好!李老哥,他要逃。”于善緣發現了塵土中的外國罪犯身影在漸漸遠處。

  “他逃不掉。”

  李權從飛揚的塵土中走出,衣服纖塵不染,他沒有去看正遠處的外國罪犯,隨手看向地面,將地上一根枯樹枝撿起。

  隨后。

  在于善緣他們注視下,李權像是武俠小說中的絕世高手般,僅僅拿著一根樹枝,對著遠處的外國罪犯揮去,一道道宛如無形的劍氣在迸發,沿途將一切都斬開,地面都被劃出一道道深深的溝壑。

  劍氣一往無前,對著外國罪犯斬去。

  “法克!!”

  逃跑中的罪犯注意到了后方動靜,往后轉頭一看,整個人都驚愣住了,嚇得爆出母語臟話。

  我沒有看錯吧?!

  這不是我的一擊必斬的斬擊嗎。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