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球規則:對不起,我從不遵守 > 第二十四章 發現了,白先生是造成全球死人手延遲的人
  其實我就是沖著來撞死人來的。

  李權心底里回了句,表面上開口道:“謝謝劉師傅,我有想過這些的,有做好心理準備的。”

  “哈哈,那就好,不過你也不用做多少心理準備,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以前我還開火車那會,交通沒現在這么發達,那會撞死人很常見,現在很少會有撞……我曹!小心!有人!!”

  動車司機隨手瞥了眼動車前方,瞳孔驟然收縮,嚇得臉色都變了。

  前方不遠處,一個人沖進了李權所行駛的軌道上,不知道是發現動車正行駛來,人變得慌張了,還是故意的,他想要遠離軌道,卻一個腳滑,摔在了軌道上。

  砰!

  距離太近了,等動車司機反應過來,叫李權拉手剎已經來不及,動車迎面向那人撞了上去,一瞬間鮮血含著血肉碎屑潑灑在了車頭窗上,鮮血染紅了車窗玻璃。

  這是沖進軌道里的人的血,上半個身子和下半個身子被撞的支離破碎。

  李權見狀沒有說話,盯著車頭玻璃上的血看著,動車司機以為李權被嚇傻了,趕忙拍了拍李權安慰。

  “都怪我烏鴉嘴,不應該在開車說這些的,有時候就是很邪門,說什么就來什么,你別擔心,我現在給上面匯報。”

  動車司機轉身去打電話。

  他沒有注意到,李權臉色是站著不動,卻不是嚇傻,神色上一點沒有驚慌,反而還有一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事實上。

  李權會碰上有人自殺,并不是偶然,而是有提前做過調查,花費了500積分,從積分商城購買到了信息。

  一般來說買信息,積分會很貴,尤其是個人信息,但單純買臥軌自殺的消息,其積分價值不會很多,那只是一個類似新聞的消息,不過也花費了500積分。

  不過李權不在乎。

  他相信如果能借此獲得本周規則獎勵積分,區區500積分不算什么。

  至于怕能不能找到自殺的人,李權并不擔心,他做過調查,每年全球有近80萬人自殺,相當于每40秒有一人死于自殺,肯定有一個選擇臥軌,只需要找出這個消息就行。

  同時他也不擔心臥軌自殺的是不是國外或者國內的,如果是國內,他有周生幫忙,如果是國外,他大不了用錢去頻道里找人購買積分,再用積分去找人把自己弄進去當司機。

  如今《規則》降臨,積分的價值已經遠遠超越黃金等貨幣,有的是人會為積分而愿意幫他這個小忙。

  “接下來等晚上結算了,看看我能不能獲得獎勵。”李權輕聲道。

  ……

  晚上。

  李權找了撞死人后心靈受到沖擊的理由,辭去了工作,動車司機沒有感到意外,做他們這一行的,撞死人確實很多人過不去心中的坎,需要找心理醫生調節。

  走在回家的路上,李權耳畔響起消息彈動的聲音,點開聊天消息看,那是【匿名人41】李教授給他發的私聊。

  【匿名人41】:白先生問一下,你現在有興趣合作不。

  自從規則更新,李教授便收到李權的信息,被告知最近不打算接單處理罪犯,有些事情需要辦,如果后續還要合作,他到時會給李教授發消息。

  李教授對此并不意外,他們策略科雖然不知道李權具體怎么對付罪犯,但通過對李權處理的時間等分析,知曉李權大概率是利用了‘午夜12點,必須回家’這一點規則來處理罪犯。

  現在規則更新,李權自然沒法容易處理罪犯。

  李權同樣知道這一點,不禁有些意外:“他們應該看得出我利用午夜那條規則處理罪犯,這個時候還找我?是碰到硬茬子了?”

  【匿名人1993】:怎么?有麻煩的罪犯?

  【匿名人41】:咳,具體不方便說,詳情需要看白先生你還能不能繼續合作才能說,但可以肯定,報酬會很豐富的,比沈鴻文那次豐富,就是會更棘手。

  【匿名人1993】:我暫時不打算合作,之前跟你說過,有要緊事要處理。

  【匿名人41】:好吧。

  ……

  與此同時。

  大京市,策略科研究室里。

  李教授剛回復完李權,一旁陳教授女士等教授忙湊了上來。

  “問得怎么樣了?白先生怎么說?”

  “白先生不準備接單。”李教授如實回應。

  “不接單是怕了嗎?因為沒有午夜那條規則了?還是說我們過度高估白先生能力了,如果是這樣,那這滴血可能不是他造成的。”

  那是另一名教授。

  他在說話時,忍不住朝研究臺上的一個裝著一滴血的玻璃容器看。

  就在昨晚規則更新,策略科請了自愿者來使用大轉盤,結果自愿者死了,被一雙泡發的死人手殺死,事后他們獲取了一滴從死人手上滴落的血液。

  經過一晚上研究。

  他們驚奇發現血液是一滴人類血液,不是死人手的,而是來自一個罪犯的血液,他們認識這名罪犯,正是策略科要“白先生”處理的罪犯。

  結合“白先生”回復李教授處理好罪犯的時間,再加上今早去現場,對死去的罪犯進行尸檢,他們確定罪犯的手與死人手不一樣,并且罪犯是在午夜12點前就已經死去。

  他們做出判斷。

  留在死人手上的血,可能不是罪犯自己留下,有可能是“白先生”所導致,是他讓死人手沾上了罪犯血。

  甚至……

  結合死人手在出現有血漬前,有過短暫的異常,他們推測出了當時情況。

  “白先生”極可能在殺死罪犯后,在身上染有罪犯的血時,參與了大轉盤活動,還抽中90&區域,因此引來死人手,但他沒有被死人手殺死,相反的,他不止避免了死亡,還一度讓死人手出現異常,引發了全球性的死人手延遲。

  當推測結果出來,陳教授女士他們變色,

  隨后他們有了今晚讓李教授詢問,想借此驗證李權的實力情況,在他們看來,如果死人手延遲是李權引發,那么哪怕沒有午夜那條規則,也不會因為罪犯變得更棘手,而拒絕合作,因為他有那個實力。

  “留在泡發的死人手上的血,應該就是白先生干的,不太可能是其他人。”陳教授女士反駁了先前教授看法。

  “要是這樣,為什么白先生不敢接這次任務。”

  “或許不是他不敢接,只是他之前說有事情不合作,看來不是理由,是真的有急事。”

  “有什么急事比得上我們給出的豐富報酬?”

  “可能是結婚紀念日?兒女開家長會?”一名中年教授下意識回道。

  眾人聞言哭笑不得,自然不相信這些。

  李教授嘆氣:“可惜了,如果能知道白先生用什么辦法做的,說不定能從中讓我們更進一步加以研究《規則》。”

  一眾白大褂們一聽都是點頭。

  “那要不繼續套套話?”先前教授提議。

  “暫時別了”

  陳教授女士拒絕了這一提議,推了推眼鏡做出指示。

  “是不是真有急事,等過段時間在問問白先生合作不就行了,急事不可能一直都有急事的。”

  “那解決這個人的事情,交給誰來做?讓培養的執法人員去嗎?”李教授看向手中一份罪犯檔案。

  這是一份被加急的罪犯檔案。

  在今天中午時被策略科人員帶來,要陳教授女士他們想出抓捕的方案,原本他們打算借這個危險級別很高的罪犯,來驗證李權,順便找李權幫忙解決這個罪犯。

  只可惜。

  李權的回應出乎他們意料好。

  陳教授女士想了想。

  “這事不著急,這人不是沈鴻文那種智商型罪犯,他是規則殺傷性大,但短時間內不會成長到超乎我們的失控范圍,先讓那個誰來著,不是有個來策略科毛遂自薦的規則擁有者嗎,叫什么來著?”

  李教授一聽給陳教授女士提醒。

  “于嘉緣,據本人說規則是能看到他人的規則實力和等級。”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