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球規則:對不起,我從不遵守 > 第二十章 愚人節轉盤懲罰上滴落的血
  “十分之一的概率中獎,還算不錯,起碼比買彩票的中獎概率大。”李權了解完轉盤后道。

  這世上慫包很多,但也從不缺乏敢于冒險的人,那些極限運動愛好者就是后者,李權相信轉盤的死亡不可能讓所有人望而卻步,必然有人選擇大轉盤拼一把。

  “氪佬應該不會去拼命,他們不需要用轉盤去博取積分,大概率是那些跟我一樣的普通玩家,如果能連著大轉盤抽中7%或者2%的區域,不用多。只要有一兩次,就能領先許多人。”

  李權心中邊分析,邊開始了轉盤抽獎。

  【消耗1000積分】

  伴著機械式聲音響起,面前的大轉盤也在嘩啦啦聲中轉動。

  幾秒后。

  轉盤停止轉動,李權確實沒有受到《規則》眷顧,和其他此刻全球一些玩家一樣,指針落在了90%。

  “不!!”

  “該死的。”

  這些選擇大轉盤的玩家,看著指針所指90%的區域,臉上有的驚恐,有的是嘆息,終究他們沒有博取到機會。

  下一刻。

  他們感覺后背傳來徹骨般涼意,本能轉頭看去,臉色瞬間被驚恐占據。

  身后空間蕩漾起水紋,一雙手憑空從漣漪中伸手,那是一只死人手,浮腫而腐爛,仿佛泡在水里七天七夜,已經浮腫到惡臭糜爛,死人手死死掐住玩家脖子。

  “別過來!”

  不少玩家發動了規則,他們其中有不少擁有規則,有人還提升到二級,甚至是三級規則都有,結果無一例外,規則仿佛遇到了克星,又仿佛投石入海,縱然泛起了漣漪,卻掀不起大浪。

  骨骼崩碎聲作響。

  他們在絕望與無助中,脖頸發生極度扭曲,死人手硬生生扭斷了他們的脖子。

  唯有一個例外,那就是李權。

  此刻李權的身后空間,同樣蕩起了水紋,一雙泡腫的死人手伸出,徑直朝李權脖子伸去。

  是那個殺死沈鴻文的尸體?

  李權轉過頭看著身后出現的死人手,他想到了殺死沈鴻文那個尸體,但當注意到死人手的浮腫,他立馬否定想法。

  這不是那個尸體的手,兩者有著很大區別,前者青一塊紫一塊,像停止房放了幾天的尸體,而后者是泡在水里好幾天的尸體,有截然區別,不過這些對現在情況來說不重要。

  “這就是轉盤的死亡懲罰嗎?”

  李權能清晰感受到,死人手對自己的威脅,好在自己有規則‘無視’,不需要害怕死人手會殺死自己。

  不出所料。

  驚奇一幕出現。

  當死人手碰觸到李權時,沒有跟其他抽中90%區域的玩家一樣掐死李權,手頓住,竟松開了手指,手緩緩縮了回來,卻是這時,李權做出了驚人舉動。

  啪!

  李權的手一把抓在死人手的手腕上,有著規則‘無視’在,他不怕受到死人手攻擊,但也讓他有了一個想法。

  他想要看看。

  這個死人手是什么,是游戲《規則》為懲罰玩家而量身定制的懲罰機制,或者說游戲代碼,還是說,是《規則》的管理員?GM?

  隨著一聲厲喝,李權腳踩在一旁墻上,借住墻做發力點,雙手抓著死人手,用力將死人手從泛起的漣漪中往外拽。

  而在李權拽死人手時。

  全世界后續轉到90%區域,正遭遇死人手的玩家們,就見先前掐著他們脖子的死人手,手停住了,然后像是被什么拽住一樣,僵直著似的,一頓一頓往漣漪里縮。

  “出BUG了?”

  “難道我規則起效了,哈哈。”

  玩家們欣喜若狂。

  同一時間。

  經過李權使勁用力一拽,漣漪嘩啦啦的蕩漾,死人手被他拽出來了,整雙死人手從漣漪露出,然后是手臂從中出現,最后露出了一張泡發到發腫腐爛的一張臉。

  死人手原來不是只有一雙手,也是一具尸體,看著如溺死在水里好幾天,身體泡發,散發出陣陣臭水溝一樣的惡臭。

  “咳,咳……”

  李權被撲面的惡臭嗆到,干嘔著不住咳嗽,拽著死人手的手不禁松開。

  下一秒。

  不再受到束縛的泡發的死人,又一次縮回了漣漪,李權這次沒有選擇繼續拽,就在他拽出泡發的死人時候,他莫名有一種危險感覺,如果自己繼續在拽下去,會發生不得了的事情。

  李權不知道自己松手讓泡發的死人回去,世界各地絕望再起。

  先前還在驚喜逃過一劫的玩家,笑容齊齊僵住,漣漪又一次出現了,死人手又出現了,而這一次,他們沒有那么好運,手不在縮回去。

  不過。

  這一次他們除了絕望,還多了一絲疑惑。

  “那是什么?血?”

  不少人注意到再度出現的死人手,左手手腕上有一個手掌狀血漬,看著就像有一只沾著血的手抓住過死人手的左手,從鮮血鮮艷程度看,怎么看都不像是死人手該有的血,更像是被染上的。

  滴答——

  同時出現在世界各地的死人手,手腕上染著的鮮血滴落在地,濺起血花。

  這一幕。

  被全球不少人注意到,他們慶幸自己沒有去玩大轉盤,否則下場就跟身邊的親朋一樣,被死人手掐死。

  同時在慶幸之余。

  他們目光齊齊向地上落下的血看去,死人手縮回去了,可死人手的手腕上沾染的血滴落在地,卻沒有消失不見。

  “快!收集起來那個血。”

  “從愚人節轉盤的懲罰上滴落的血,說不定是好東西。”

  ……

  大京市,策略科大樓里。

  “把那滴血收起來,明明是轉盤的懲罰,死人手都消失了,按理說血也應該消失才對,有可能是懲罰中額外的隱藏獎勵也說不定,畢竟這是有關于‘愚人節’的節目轉盤。”

  陳教授女士忙拿起一旁桌上的膠頭滴管,去吸地上的血。

  李教授也是趕忙拿來一根玻璃管道:“陳教授說的有道理啊,愚人節,一個開玩笑的日子,有可能懲罰其實是獎勵。”

  就在不久前,午夜12點游戲更新,陳教授他們事先讓愿意使用大轉盤的人進行大轉盤測試,要借此看看能不能進一步研究《規則》,看能不能有所新發現。

  只可惜。

  使用轉盤的人死了,本以為是白白犧牲,但現在看來,似乎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

  另一邊。

  作為始作俑者的李權,他看著先前抓著死人手的手掌,其上沾著血,那不是他的血,是身旁腳下躺著的罪犯的血,雖然之前他有擦拭,但還殘留一些,不過這不妨礙他轉盤抽獎。

  “《規則》是故意把懲罰弄成死人嗎?為了讓玩家明白在《規則》受到懲罰等于那些死人一樣?”

  李權搖了搖頭。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還是趕緊抽轉盤吧。”

  雖然臨時起意去拽死人手,并沒有意外收獲,但事后,李權沒有忘記正事,又是開始轉盤抽獎。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