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球規則:對不起,我從不遵守 > 第十六章 九轉大腸的評委表情再現
  李權沒有理會沈鴻文,繼續潑汽油,仿佛沒聽見他的話。

  “兄弟,不,大哥,你別潑了。”

  沈鴻文心慌了,他盡力擠出笑容安撫和獻媚,同時讓自己保持冷靜,思考怎么應對李權。

  隨后。

  沈鴻文一把轉身跑回客廳,捧著還剩下的大捆鈔票,示意李權往自己這邊看。

  “大哥,你當警察、策略科人員才多少工資,你看我手中的錢,這里還有2000多萬,只要你別放火,這些都是你的,這肯定比你一個月的工資都多的多。”

  李權停下了手,斜昵向沈鴻文:“不夠,你覺得你的命就值2000萬嗎?”

  沈鴻文眼皮抽搐。

  他當然覺得自己的命不止2000萬。

  李權替沈鴻文說出了想法:“你的命肯定不止2000萬的,畢竟你這么牛,是吧,所以錢還不夠,我要你的積分。”

  “你……”

  沈鴻文眉頭挑動,心中有憤怒,卻不敢表明,只能強壓著怒火。

  “可以,我可以給你積分,就是我的積分……剩的不多,我給用去提升規則了。”

  “還剩下多少。”李權不跟沈鴻文廢話,直截了當問道。

  “400積分,我用了4000積分去提升規則,你知道,提升規則很……”

  沈鴻文剛要做解釋。

  李權徑直插話道:“400積分不夠,你可以用你的記憶或者知識去兌換積分,我要最少4000積分。”

  “!@!@¥¥%……**@”

  沈鴻文罵娘的心都有了,如果不是出不去,他現在恨不得把李權的頭擰下來。

  記憶是人最重要的東西之一。

  沈鴻文也不例外,他不想放棄自己記憶,他很清楚,能兌換4000積分的記憶,那只能是對他來說最重要的記憶或者知識,一旦這些兌換出去,他很難去想,屆時的自己還會是自己嗎?

  然而。

  李權不給沈鴻文思考機會,說完話后,拿起汽油一把潑在窗戶上,不帶一絲猶豫,從口袋拿出一個打火機。

  隨著打火機點燃。

  那一縷小小的火光,于午夜的漆黑過道點燃。

  火焰燃起照亮李權的臉的同時,也燃盡了沈鴻文的平靜情緒。

  “等等!!!”

  沈鴻文歇斯底里吼出聲,生死間已經顧不上其他。

  “我換,我用記憶和知識去兌換,我這就給你4000積分。”

  生怕李權會臨時反悔,沈鴻文不敢怠慢,只能忍痛打開兌換面板。

  不多時。

  在李權注視下,沈鴻文身子一震,他的眼中有著一抹迷茫浮現,吃痛的捂著頭,那是記憶和知識被剝奪。

  【玩家沈鴻文向你發出交易申請】

  李權同意了交易。

  沈鴻文也在隨著交易完后放松下來:“4000積分給你了,大哥你可以將打火機收起……”

  “不夠。”

  李權二話不說拋來兩字。

  沈鴻文臉色頓變,傻子都看得出李權不打算履行交易,一度想要發貨,但還是強壓著快噴發的怒火,硬扯出一抹笑容跟李權講道理。

  “大哥,咱們說好的啊,我給你積分,你不殺我,你不能這么言而無信不是。”

  “我看你給的很果斷,應該還沒到你的極限,你還有記憶或者知識兌換,你再給我點積分。”

  “操!你這人!”

  沈鴻文一聽當場忍不住,張口就要破口大罵,直到下一秒,見李權打開打火機,氣焰瞬間撲滅了,咬著牙喘著氣死死盯著李權好幾秒。

  李權卻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笑著傷口撒鹽道。

  “你現在的表情,我好像在哪里見過,哦,跟那個九轉大腸的評委一樣,怎么?你想刀我?”

  “沒沒沒,大哥你別瞎說,我哪里會生氣呢,確實啊,我的命怎么可能就值4000積分。”

  沈鴻文趕忙擺手。

  最終經過一陣掙扎,如李權所想,沈鴻文同意了李權要求,會再給一些積分,他果然積分兌換還沒有到極限,能繼續薅出來一些。

  “我還剩下一些記憶,應該可以再兌換1000積分。”

  沈鴻文怕李權又一次反悔,在交易后忙補充一句。

  “大哥,這是我僅剩的能兌換高額積分的記憶,其他都是瑣碎記憶,是我的基礎記憶了,換不了幾十個積分了,再換的話,我就失憶了,那樣我也無法跟你交易。”

  其聲低啞有氣無力,顯然沈鴻文內心已經到崩潰邊緣。

  “行,那我就收你5000積分,然后。”

  “然后?”沈鴻文一愣。

  “然后你可以去死了。”

  李權回應道,依舊臉上掛著笑,手中的打火機卻毫不猶豫點燃,丟向潑灑的汽油。

  “不要!!”

  沈鴻文目眥欲裂,再也無法抑制情緒,也不管會不會觸發規則,半個身子都探出,只為打開窗戶要抓向打火機。

  一切太晚了。

  李權根本不給沈鴻文反應,打火機落在了汽油上。

  哧!

  打火機上小小的火苗,沾染上汽油,頃刻化為了熊熊烈焰,將整個沈鴻文的家門口燃燒,將沈鴻文探出的半個身子都灼燒。

  “該死的,你不守信用!說好的給你積分,你就放過我呢!你給我回來!!”

  沈鴻文沐浴在熊熊火焰中,歇斯底里咆哮。

  他有著無敵狀態,并不受火焰傷害。

  李權不帶回頭,向著樓道口走去,任憑火勢順著汽油澆灌,火速蔓延開。

  直到走出居民樓。

  李權才回過頭,抬頭看向沈鴻文所在的樓層。

  那里早已被熊熊大火包圍,隱約能看到,火焰中有一個人正一邊嘶吼,一邊拿著水潑著,試圖澆滅火勢。

  只可惜都是徒勞。

  火蔓延太快了,就算澆滅窗口火焰,但家門口周圍所潑不到的地方也在燃燒,不知不覺間,沈鴻文家的門都燃燒起,滾滾濃煙雖在無敵狀態下,嗆不死沈鴻文,也嗆得他咳嗽不斷。

  李權靜靜看著火焰燃燒,看著火焰蔓延沈鴻文整個房屋,蔓延向整個樓層,甚至整棟樓。

  時間點滴流逝。

  隨著整棟樓都燃燒起,李權就算不去看也知道,沈鴻文家保不住了。

  果不其然。

  他聽到了沈鴻文聲嘶力竭的吼聲,同時他也看到了,沈鴻文從熊熊燃燒的家中跑了出來。

  奇異的事情發生。

  就見沈鴻文明明無敵狀態下,無視著火焰包裹,臉上卻有無法言喻的恐慌,驚恐看著身后,在他家中燒毀一刻,他家中出現了一個人。

  與其說是人。

  不如說是一個死人。

  渾身青一塊紫一塊,臉色死灰色,雙眼空洞,沒有一點活人該有的樣子,更像死去了數天的尸體。

  尸體一把伸手抓在沈鴻文的肩膀上,任憑沈鴻文怎么掙扎,都沒有掙脫不掉。

  最終沈鴻文驚悚叫喊。

  “不要!!”

  他的聲音撕心裂肺,充滿不甘,在這午夜的無人小區回蕩,沒有人響應他的求救。

  唯有李權親眼見到這一幕。

  “那是什么東西?規則的懲罰?死人?”李權目光詫異。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