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球規則:對不起,我從不遵守 > 第十五章 你是人是鬼?!
  大廣市,一棟公寓樓最高樓層的一間住戶家。

  這里住著一個單身青年。

  此時他正坐在電腦前,激動看著電腦上的一張張照片,照片里的人都不一樣,一張照片拍一個人,而從拍照角度看,似乎并不是正規拍攝,是偷拍下的。

  “太爽了,哈哈,規則提升后,這下子我不光能看到別人的規則強度,還能看到規則的級別。”

  青年視線掃過每一張照片,不加掩飾高興。

  在別人看來,這些只是一些偷拍照片,可在他看來卻不一樣,這是他的情報網,并且是他獨屬于他的,因為即使別人拿到照片,也不可能看出來任何。

  這一切歸功于他的規則。

  他的規則‘偷窺’,可以看到他人的規則強度。

  而他今天一天時間里,他除了偷窺到不少人的規則級別,還利用自己手段,獲得了不少積分,如今規則提升,他除了能看到他人的規則強度,也能看到他人的規則級別。

  “讓我來看看,我提升后的規則能力。”

  青年起身拿起一個望遠鏡,屁顛屁顛來到陽臺前,對著周圍居民樓看去。

  憑借著規則‘偷窺’,他昨晚就查探過周圍居民的情況,知曉有哪些居民擁有規則,現在正朝著那些居民家里看。

  此時。

  透過他的眼睛,所看到的居民身上,散發著不同程度的光芒。

  “好奇怪,這些人有幾個也和我一樣規則提升,理論上強度也會跟著提升,所以光芒確實亮了不少,可是……為什么沒有一個人的光芒,比那個人的光芒亮啊,不應該啊。”

  青年掃過一個個居民,臉上露出錯愕之余,腦海中亦浮現了一個畫面。

  那是今早在市中心。

  他遇到了一起規則擁有者引發的銀行搶劫,最后搶劫犯被一個同樣擁有規則的人制服了,而那個人……身上散發的光芒,如同太陽一樣。

  那種程度的光芒,他一天看了不少人,沒有一個比他亮,連跟他媲美的都沒有,仿佛這人跟其他人簡直天差地別。

  “二級的規則強度,都媲美不了那人的光芒,難道他是三級的。”

  青年剛說完立馬搖頭否定。

  “不對,三級也達不到那種強度。”

  通過一天觀察形形色色的不同規則擁有者,他發現每一個規則強度有強有弱,光芒也因此有強有弱,但即使提升規則級別到二級,也達不到那種夸張的太陽光芒。

  這根本不是一二級,乃至是三級規則,甚至是四級規則該有光芒。

  青年一想到這愣住了。

  呼吸也逐漸變得急促,只因一個匪夷所思的想法冒了出來。

  “最少五級以上規則,或者是……一個完善的規則!”

  ……

  與此同時,沈鴻文家所在小區。

  “你是人是鬼?!”

  沈鴻文嚇得后退,眼中盡是驚悚,那站在窗口臉上掛著笑容的李權,那笑容,在這午夜12點,讓他直感瘆得慌。

  他下意識朝墻上電子時鐘看去。

  時間午夜12點0分10秒。

  這怎么可能。

  明明過了《規則》所制定的午夜12點,為什么這個人還活著。

  “你猜?”

  對于沈鴻文脫口而出的質問,李權不緊不慢說道。

  “……”

  沈鴻文沒回應,一臉見鬼似的死盯著李權,再三確認后,他確定不是幻覺,李權在午夜12點后,還活生生站在他家門口,沒被《規則》殺死!

  為什么這人死不掉。

  是《規則》失靈了?還是說他能抵抗住懲罰?

  如果是后者,他怎么辦到的?

  沈鴻文有太多疑惑了,然而還沒等他繼續質問,李權話音率先傳來。

  “你剛才說的沒錯,我確實是來處理你的,就是跟你想的有那么一點點出入,我確實想用‘午夜12點,必須回家’的規則殺你,但不是拖延你午夜12點回家,而是等你午夜12點回家。”

  李權話音一頓,然后慢悠悠道:“因為……這樣你就出不來了”

  沈鴻文心頭猛跳,有種不好的預感:“你要做什么?!”

  然而。

  回應他的還是李權的禮貌性笑容,以及那一句……

  “你猜。”

  李權也不理會沈鴻文,徑直轉身離開窗口前。

  沈鴻文顧不上其他,快步上前,要看看李權要做什么,反正自己還處于無敵狀態,自己也在家中,不怕李權引誘自己到窗前開槍殺自己之類。

  “人呢?”

  沈鴻文透過窗口玻璃,四下看著漆黑的居民樓過道,想要找到李權蹤影,看到的只有李權走向樓道口。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斃。”

  李權在午夜12點后出現,沈鴻文一時有些慌亂,他強制自己冷靜下來,思考怎么應付李權。

  很快。

  他冷靜下來,拿起啞鈴瘋狂運動。

  “管你要怎么對付我,只要我待在家里,保持無敵狀態,就算你能在午夜12點活動在外又如何,你依舊拿我沒……”

  沒轍兩個字才說到一半。

  “什么味道?”

  沈鴻文鼻子翕動,聞到了一股味道。

  細細一聞,味道是從外面飄進來,而且味道聞著還有點熟悉,好像是……是,是,是汽油的味道!!!

  沈鴻文上一秒才平復的情緒,下一秒就繃不住了。

  顧不上要保持無敵狀態,沈鴻文恍然明白李權要怎么處理自己,三步并兩步跑向窗戶,神色當即一凜。

  李權回來了。

  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弄來了桶汽油,然后一邊哼著歌,一邊拿著汽油對著沈鴻文的家門潑灑,將汽油淋遍沈鴻文的家。

  “沃日尼瑪!!你給我住手!!”

  沈鴻文再也難以平靜,口中都爆出粗口。

  這個人確實是要用《規則》的‘午夜12點前,必須回家’的規則來殺自己。

  可是。

  并不是要拉自己在外。

  而是要燒自己房子!

  正潑著汽油的李權,聽到了沈鴻文的叫喊,不由抬起頭對著他咧嘴露出一口潔白牙齒,晃了晃手中的汽油。

  “瞧瞧我發現了什么,剛才我來小區,逛了下周圍住戶的家,你說巧不巧,有汽油啊,這省了我費勁燒你家的步驟了。”

  “你,你……有話好好說。”

  李權那人畜無害的笑容,沈鴻文怎么看怎么想罵人,可他不敢罵,現在他的命已經不屬于自己了。

  一旦李權把自己家燒了,到時沒有了家,他將觸發《規則》的規則。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