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球規則:對不起,我從不遵守 > 第十三章 拍個照發朋友圈炫耀
  老教授把和李權交談的事情說出。

  “你確定那人不是騙子?”一旁有教授聽著老教授講述,生怕其中有詐。

  “這個我有想過,只是就目前情況來說,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不是。”

  老教授自然想過。

  但大周市的罪犯擁有的規則,實在無解,他們一眾教授都束手無策。

  他們是很厲害,‘規則’降臨才第一天,已經摩挲出了一些門道,并用在培養執法者上,可再厲害也不是萬能,不是神仙,不可能什么都能解決。

  先前教授提議道:“與其被騙,不如等等執法者培養好,或者我們想出對付方案后,再去解決沈鴻文。”

  沈鴻文,大周市犯下連環傷亡的始作俑者,也是規則“無敵”的擁有者。

  他是一個自負又囂張的罪犯。

  不單單將自己的規則說出,還把自己的地址也說出,氣焰囂張,用無法無天來說都不為過。

  然而不得不承認,他有囂張的本事,因為根據他的對外自述,他能獲得規則“無敵”不是偶然,在游戲降臨后,他意識到規則有賞罰,做了一些準備,從而得到了游戲獎勵。

  “不能等執法者培養好,變數太大。”

  陳教授女士拒絕了提議并說道。

  “沈鴻文畢業于大周科技大學,那是最一流的大學之一,還代表校方獲得多次辯論賽、科技展會大獎,是高智商人群,這種高智商的人犯罪是最棘手的。”

  “尤其現在對方還擁有超乎當前科技的‘規則’能力,放任他成長,就算是短時間,也可能成長到難以應對的地步。”

  眾人沉默了。

  陳教授女士的分析,他們豈會沒有考慮到。

  沈鴻文的規則很無解,一旦繼續給他完善規則下去,屆時將真如他的規則名一樣,無敵!而這種后果,策略科絕對難以承受。

  只是他們也不想被騙子騙。

  中年男見狀,掃了眼在場人,很是果斷作出決策。

  “想不出對策,又不能放任沈鴻文不管,那就死馬當活馬醫,反正頂了天虧損的積分,是能承受的范圍,而如果能解決沈鴻文,那么絕對賺的。”

  他向老教授下達吩咐。

  “去跟那個匿名人1993進行交易,價格嘛,我想想,1000積分,應該合適吧?”

  “1000積分,再加個1000萬吧,按李教授說的和他聊天消息內容來看,他應該是第一次交易,給他1000萬,正好他可以兌換1000積分,而想繼續獲得1000積分,他就需要1億,但我們多給1000積分,價值足夠大。”

  陳教授女士推了推眼睛分析,提出交易看法。

  中年男沒有拒絕:“那就按照陳教授說得來,可以在陳教授說得價格波動,李教授你去聯系吧,定金的話,先付他500萬做定金,用錢做定金,我們也不怕損失多少。”

  隨后。

  目送李教授出會議室。

  先前教授擔憂道:“那么無解的規則,那個匿名人1993能辦到?”

  陳教授女士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沉默了幾秒才做出回應。

  “如果能辦到,那個匿名人1993某種意義上……也是一個很危險的人。”

  ……

  大廣市,周生家。

  “回消息了嗎。”

  李權聽著私聊頻道傳來聲響,點開看,正是老教授回了消息。

  【匿名人41】: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匿名人1993】:沒事,你想好價格了嗎。

  【匿名人41】:1000積分,外加1000萬,可以先給你500萬作為定金,你看如何?

  【匿名人1993】:OK,明天給你解決好。

  【匿名人41】:好的。

  老教授高興給李權回去消息。

  但下一秒。

  老教授愣住了,神情后知后覺變色。

  【匿名人41】:啊?等等,你明天就能解決?這么快?你確定?

  【匿名人1993】:是。

  李權回應完,便通過交易系統,拿到500萬定金,爽快接下交易,他不打算過多閑聊,也不打算去砍價,這一價格跟他心中所設價格差不多,顯然跟自己交易的人,或者說團伙,絕對也是群精明的人。

  心想著。

  李權看向雙方的聊天記錄,目光落在老教授發來的第一條信息上,那里老教授無意中提到了我們二字。

  “能出得起1000萬的人很多,但又外加1000積分的人就少了啊。”李權呢喃了句。

  “李權你說啥呢?”

  周生轉過頭,他正按照李權教導的法子,找到了一個交易積分的買家。

  “沒什么,對了,周生,今天的犯罪新聞你都看了嗎,里面死亡名單的人里,有很有錢的嗎。”

  “好像沒有吧,你問這個干嘛?”

  “就是好奇問問。”

  李權揚起抹笑容,心中儼然對【匿名人41】有了猜測,能出得起這種價格的人,一種是跟犯人有仇,但這一點可以排除,因為對方要多次跟自己合作,應該沒人會跟多個犯人有仇。

  綜合以上線索。

  一個需要針對多個犯人的,還能出得起高額價格……

  “警察?還是說是新成立的策略科?”

  李權咕噥道。

  隨后,他沒有過多去想,猜測客戶身份意義不大,只要對方付得起款就行。

  “嗯?李權你出去干嘛?不在我家吃晚飯啦?”

  “不了,我有事要辦,得出去一趟。”

  “那行吧。”

  周生點點頭,注意力都在找到的買家上。

  李權則是拿起手機走出門,在網上定了前往大周市的動車票。

  ……

  大廣市距離大周市不算遠,也不算近,等到李權坐著動車抵達,時間已然到了傍晚。

  走出動車站。

  李權抬頭看著天邊泛起的紅霞,周圍路人都是匆匆走過,有著“午夜十二點前,必須回家”的規則在,隨著夜幕逐漸降臨,不少人都是害怕沒回家,想提前早點回去。

  “看來結算的時候,只有我這種排名靠前的人,才會被游戲告知了具體賞罰劃分,也是,我都知道賞罰劃分,告訴也沒啥。”

  李權掃過從身旁一個個匆匆離去的人。

  他們顯然還不知道,結算的積分多少是根據回家接近午夜的時間,否則沒必要這么早趕回去,一副生怕沒法回家的模樣。

  “這算不算是對上班族一種友好,他們可以理直氣壯不加班。”

  李權邊吐槽,邊叫了輛滴滴。

  很快。

  滴滴司機開著車來,李權一上車,便是受到司機的詢問。

  “我說客人你確定要去這個小區?”

  “是啊?怎么了。”

  “你沒看新聞嗎?有個殺人犯現在就呆在這個小區,現在那個小區都沒人,警方封鎖那片小區,就怕那個沈鴻文繼續殺人。”

  “司機師傅,你是說沈鴻文嗎。”

  “對對對,就是他,等等,沃日喲,敢情你知道啊,那你還去?你這么膽大的嗎,不會是跟人玩真心話大冒險,你選了冒險嗎這是。”

  “沒什么啦,就是好奇去看看,拍個照發朋友圈炫耀。”

  李權沒有過多廢話,隨口扯了個理由糊弄過去。

  沈鴻文所在的小區不是什么高檔小區,為老式居民小區,如今因為沈鴻文緣故,小區的人都跑光了,被警方給安置去其他住所。

  伴著黑夜降臨。

  整個小區放眼望去,安靜異常,除了一棟居民樓里一家亮著燈,其他都是黑漆漆一片。

  晚風吹拂過。

  居民樓前的綠樹搖曳,響起婆娑樹葉聲,月光照射,將兩旁樹影拉得老長。

  也是這時。

  一道同被天上月光映照的身影出現,在這搖曳如群魔亂舞的樹影,其身影顯得醒目,似仿佛即使身處黑暗,也無法掩蓋這道身影的與眾不同。

  身影是李權。

  他站在小區門口,抬起頭便看到小區里唯一亮著燈的一戶人家。

  “那就是沈鴻文的家吧,還別說挺好找的。”

  李權說著邁步走入小區。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