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129章 聯軍攻城受挫,堪比噩夢級難度!
  接下來三天。

  無論是長安,還是聯軍,都在厲兵秣馬。

  長安方面,龍驤軍團、天策軍團以及城衛軍團已經悉數整編到位,城衛軍團更是劃分好了各自的防區,配齊旅帥、營正等骨干將領。

  石頭、滾木等守城物資,也都已經準備就緒。

  聯軍同樣也在忙著休整。

  雙方相安無事。

  明眼人卻都看得出,這不過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

  ………

  3月17日,晴。

  在經歷短暫的平靜期之后,戰爭的陰云,終于是徹底籠罩向長安城。

  二十萬中路軍,通過架設浮橋,浩浩蕩蕩跨過細水河,在梅若河北岸,距離長安北城墻約十五里處安營扎寨,搭建起一眼看不到盡頭的營帳。

  兵鋒直指長安城北面三道城門。

  二十萬東路軍通過灰水河大橋,宛如一條長蛇,跨過灰水河,占據長安城東面的白石鎮、海灣鎮。

  在距離長安東城墻約十里處,安營扎寨。

  二十萬南路軍同樣跨過灰水河,占據長安城南面的灰水鎮、落葉鎮,在距離長安南城墻約十里處,安營扎寨。

  二十萬西路軍進駐門羅縣,同時派出五萬部隊,駐扎在長安城西面。

  東南西北四路大軍,足足六十五萬。

  將個長安城。

  圍的是水泄不通。

  倘若從高空俯瞰,長安城周邊盡是連綿起伏的營帳,構筑起一張密不透風的大網,將長安城整個困住。

  戰馬的嘶鳴聲,戰士的喧囂以及裊裊炊煙,構成各處營寨的主基調。

  隔著老遠。

  就能嗅到空氣中傳來的戰爭氣息。

  不僅如此。

  十萬北路軍以及五萬后軍,也都悉數進入各自戰位。

  甚至還有二十萬援軍,正在聯盟各處緊急集結,不日就將傳送到聯軍位于鵜鶘郡的大本營,充當預備隊。

  隨時都能派往前線增援。

  接下來兩天,聯軍并未急著攻城,而是忙于修建營寨,同時等待后續的糧草、攻城器械等物資運抵前線。

  一切都顯得有條不紊。

  直到3月20日,聯軍才首次對長安城展開試探性進攻,各路大軍首先要面對的,便是攔路虎護城河!

  經過數十萬人的開挖,長安城外的護城河雖然還未貫通。

  卻已經被挖的坑坑洼洼。

  到處都是壕溝、堆土,只城門附近尚為保存完好。

  嚴重影響了攻城行動。

  六十五萬聯軍,攻城時,仍舊是只能選擇攻打城門以及周邊地段。

  想要從其他地方對長安城發起進攻,聯軍就只能想辦法運土,將已經開挖的護城河給重新填平。

  而護城河距離城墻不足五十米。

  作業人員勢必將暴露在城頭弓弩手的射程之內,只能拿命去填!

  倘若長安沒有將城外百姓寄送到尊龍國,那么,聯軍倒是可以強行就地征召農夫,讓當地百姓來趟這趟刀山火海。

  面對自家百姓,守城將士能不能下得去手,還真兩說。

  現在嘛!

  聯軍將士也只能是親自上場了。

  整整三天,聯軍在付出近萬傷亡之后,才硬生生填出一條條通路。

  再之后。

  才派出先登部隊,扛著攻城梯,對長安城發起試探性進攻。

  缺少鐵甲防護的聯軍戰士,面對城頭密密麻麻的弓弩手,簡直就是活靶子,還沒沖到城墻腳下,往往就折損過半。

  好不容易架上攻城梯,又要面臨落石、滾木的威脅。

  梯子也很容易被守城將士用推桿推倒。

  結果就是。

  一天的攻城下來,聯軍陣亡過萬,卻愣是沒有一名戰士登上城頭。

  在這一點上。

  無論是獸人大軍,還是海族大軍,都強過聯軍數倍不止。

  想想也很正常。

  無論獸人主力,還是海族主力,單體戰力都是二階,甚至是三階,而且大都身經百戰,戰斗經驗豐富,戰斗風格兇狠。

  又豈是剛從流民轉職而來的一階聯軍戰士可比?

  哪怕是武器裝備。

  獸人、海族大軍,也都是要優于聯軍的。

  加上兩族都可以算是大陸上的古老種族,底蘊深厚,實在不是聯軍這種半吊子新軍所能比擬的。

  結果就是。

  面對長安堅城,百萬聯軍似乎顯得有些束手無策。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連續數天的進攻,除了徒增傷亡,聯軍全都無功而返。

  長安堅城。

  宛如無法逾越的天塹,任憑聯軍如何進攻,都是巋然不動。

  這讓原本信心滿滿的聯軍,包括阿茲特克聯盟的領主們,全都大受打擊,他們這才真切意識到——

  冷兵器時代,想要攻克一座有大軍駐扎的堅城,是何等的困難。

  最直接的影響就是——

  全聯盟范圍內,驟然刮起了一股建城風。

  市場上。

  城墻建筑圖紙價格也是一路飆升。

  在這之前吧,其他行省的領主們,對于河谷行省集體筑城的行徑,大都有些看不上眼,認為他們太過保守。

  “聯盟都起百萬之師了,還怕個錘子?”

  結果也都難逃真香定律!

  反觀河谷行省的領主們,眼見聯軍在長安城下受挫,更是堅定了筑城行動,忙不迭征集更多的勞力,投入到轟轟烈烈的筑城行動中。

  聯軍一旦攻擊受挫,最受傷的可就是他們了。

  鐵了心。

  要趕在聯軍跟長安的大戰結束之前,將城墻修筑完工。

  構建起完整的防御工事。

  在忙著筑城的同時,全聯盟的領主們,也都在關注同一件事——

  “聯軍要如何破城,打破僵局?”

  ………

  鵜鶘郡,聯軍臨時大本營。

  “長安,嘿,長安!”

  雖然自認為已經足夠重視長安,重視攻打長安城這一戰,但聯軍攻城遭受的巨大損失以及挫敗,還是讓聯軍統帥格蘭特心驚不已。

  破城,似乎成了一樁很難完成的任務。

  “將軍,想要攻城取得進展,關鍵,還是要想辦法壓制住城頭的弓弩手。我建議,緊急修造更多的移動箭塔、投石機。”參謀麥克建議道。

  “可以。”

  格蘭特頷首,“除了這些,還得想點邪門的招數,傳令前線部隊,嘗試污染長安城水源,同時啟動地道挖掘工作。”

  “是!”

  麥克也很認可,只要能夠破城,任何辦法都是可以接受的。

  無所謂道德不道德。

  “還有…”

  格蘭特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第一周的攻城情況,聯盟領主們也都看到了,不是聯軍不努力,而是敵人太強大。替我轉告聯盟的領主們,想要長安城破,就都別藏著掖著了,手里有什么寶貝,都別吝嗇,全都送到大本營來。”

  “尤其是弓箭手,聯軍需要大量弓箭手。”

  “還有鐵甲跟盾牌,缺少防護,難道真讓聯軍戰士拿命去賭嗎?”

  “好…”

  對于格蘭特的獅子大開口,麥克都習以為常了。

  倘若麥克熟讀華夏歷史,就該意識到,此時的聯軍統帥格蘭特,像極了清朝雍正年間的大將軍年羹堯。

  仗著朝廷倚重,經略西北,漸成一方諸侯。

  又因為手里掌控住朝廷最重要的一支軍事力量,“抵御外敵”這一核心任務,在具體的執行過程中,就漸漸變了味。

  因為“外敵”越強大,就有利于其攫取個人私利。

  以此為憑,不斷向朝廷索要各種支持。

  問題是,歷史上的年羹堯還有朝廷的規章制度轄制,雍正可以搞“狡兔死,走狗烹”那一套,聯盟又拿什么來轄制格蘭特呢?

  也就難怪說。

  格蘭特會生起“不臣之心”了。

  ………

  3月25日,陰。

  就在聯軍攻打長安受挫時,系統罕見發布全球公告。

  “4月1日,藍星接入《星界》期滿兩個月之際,為了回饋領主,屆時將舉行一場全球拍賣會,競拍各類稀有道具,請全球領主做好準備,盡快報名。”

  消息一出,全球玩家都激動了。

  有句話說的好,“系統出品,必屬精品。”

  之前商城出售的各種稀有道具,就很受領主們的追捧,只是數量非常有限,而且像資源袋之類的道具,甚至還有使用時限。

  現在系統竟然直接祭出拍賣會,東西肯定更好。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降臨首月,全球主流領主的口袋都是干巴巴的。像在尊龍國,哪怕是像蕭戰這樣的頂流,也只能籌集到數百、上千金幣。

  現在不一樣。

  伴隨著主流領地邁入村落,甚至是鄉鎮階段,系統累次發放的金幣獎勵,讓領主們的口袋,不知不覺也都慢慢鼓了起來。

  僅在鄉鎮階段,系統累計贈送的金幣就多達一千三百金幣。

  省著點用,還是很可觀的。

  因此,面對即將到來的全球拍賣盛會,全球范圍之內,很多心思活泛的領主們,已經在開始悄摸籌錢了。

  道理也很簡單。

  全球拍賣會,競爭多激烈啊,比的就是誰的腰包更鼓。

  否則憑什么勝出?

  由此也拉動了全球市場的金幣總需求。

  一時間。

  各國市場上賣東西的,突然就多了起來,而且都指定要金幣。

  很多大領主,尤其是各國的頭部領主們,比如南洋聯盟的沐熙,烈陽國的迦葉,一個個更是在暗地里摩拳擦掌。

  就等著憋一波大招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