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128章 沉船秘寶,偷梁換柱!
  當天下午。

  趁著聯軍還沒有進入門羅縣,三萬名原本就計劃暫時撤離長安城的百姓,手持兵器,身穿鎧甲,混在神武旅、雄武旅中間,浩浩蕩蕩出了城。

  在聯軍探子的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地進入朝霞山。

  之后。

  便被郵寄到尊龍國,武器裝備還被同步寄回長安。

  來了一招“金蟬脫殼”。

  ………

  長安城,領主府。

  就在大軍出城的同時,唐景抽空接見了海妖族首領塞壬。

  會盟之后,黛絲已經帶著三百噸生鐵滿意離開,鄰居塞壬反倒是留了下來,“大人,我聽說,長安要跟阿茲特克人干仗?”

  “是,怎么,你有什么想法?”唐景也是大方承認。

  瞞是瞞不住的。

  “我就想著,我族作為長安的堅實盟友,能為長安做點什么?”

  塞壬態度誠懇。

  每次見面,塞壬提出的“要求”,都很讓人意外。

  “心意我領了,到時真需要海妖幫忙,我會派人跟你聯系的。”唐景一時也琢磨不透,塞壬這話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

  還是說。

  明為幫忙,實則是在試探著什么?

  “咳,好。”

  塞壬沒想到唐景是這么一個態度,還以為會很急切呢。

  畢竟。

  從牌面上看,長安似乎并不占據上風。

  可塞壬就是喜歡以小博大,關鍵時刻,在長安這一頭押上籌碼,一旦長安逆襲,回報不也相當之豐厚?

  即便押輸了,那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到時候還能跟阿茲特克人繼續當好鄰居,應該沒有哪個人族領主,會拒絕來自海族的友誼吧?!

  “大人,是這樣的,我也想從長安采購一批生鐵,訂購一批武器裝備。”一計不成,塞壬終于是按耐不住,露出了狐貍尾巴。

  要說娜迦投靠海龍一族,誰心里最慌?

  不是人魚族。

  而是已經把娜迦族徹底得罪死的海妖族。

  早在唐景牽線之前,塞壬就眼巴巴想跟人魚族接洽,商量怎么共同對付海龍族,奈何他的對話請求,根本就沒被人魚族放在眼里。

  好不容易在長安接上頭,塞壬也是態度謙卑。

  就差賭咒發誓。

  想要奉人魚族為新的宗主了。

  可人魚族的態度仍舊是模棱兩可,顯然也是不希望跟海妖族關系太密切,以免惹來海龍族的猜忌,繼而引來無妄之災。

  塞壬可不就慌了?

  原本還指望押寶長安,來換取長安的支持。

  可唐景根本就不接招。

  無奈之下,塞壬也只能非常直白地,當面提出購買裝備物資的請求。

  “采購可以啊。”

  唐景的態度也是很開放,“問題是,海妖族有錢嗎?”

  “……”

  塞壬瞬間啞火。

  海妖族以前是有錢的,可上次為了贖回海妖戰俘,族里的積蓄已經全部花光了。

  連帶還將娜迦城的財寶都通通奉上。

  結果就是,海妖族雖然取代娜迦,成了這一帶海域的霸主,卻是窮得叮當響,也就比上不了臺面的魚人稍微富裕一點。

  霸主之名,可謂是有名無實。

  說到底。

  還是海妖一族底蘊不足,又豈能與海龍族、人魚族平起平坐?

  篡位者。

  總歸是不那么受人待見的。

  “大人,是這樣的,我知道附近海域有一艘廢棄沉船,地點非常隱秘,船上裝著大量金幣。”塞壬既然敢開口,自然也是有底牌的。

  “然后呢?”

  真要有那么容易,塞壬不早就把金幣取走了。

  還能等到現在。

  “咳,就是,那艘沉船被一群虎鯊占據,虎鯊首領乃是五階存在。我想著,如果我們雙方聯手,驅逐虎鯊,財寶對半分,怎么樣?”塞壬眼中滿是期待。

  “五階虎鯊?長安可對付不了。”

  不等塞壬辯解,唐景繼續說道:“還有,別打章魚保羅的主意!”

  保羅只是四階巔峰。

  而論戰斗之兇狠,虎鯊可是海洋生物中最頂尖的存在。

  保羅去了也是送菜。

  “…好吧,大人什么時候愿意,我們隨時可以合作。”

  啥也沒談成,塞壬只好悻悻離開。

  望著塞壬離開的背影,唐景嘴角卻露出一絲莫測笑意,等到塞壬背影完全消失之后,隨即取出之前娜迦獻上的避水珠,對著空氣說道:“跟著塞壬,找到那處沉船位置,將金幣帶回來。”

  “是!”

  影密衛一號一個閃現,取走避水珠以及唐景放在桌上的儲物戒指。

  再次消失不見。

  章魚保羅對付不了五階虎鯊,可同為五階的影密衛一號,就又另當別論了。

  況且。

  一號只是去取金幣,在隱身的情況下,甚至都未必要跟虎鯊剛正面。

  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金幣取走。

  至于塞壬,在提出合作請求,偏又遭拒之后,從心理學角度分析,大概率會在近期前往沉船位置,再去不甘心地看上一眼。

  未來。

  甚至不排除主動去跟人魚族合作。

  只可惜。

  沉船財寶,注定要跟海妖族無緣了。

  ………

  鵜鶘郡,聯軍臨時大本營。

  各部前出之后,格蘭特仍舊留在大本營坐鎮指揮,等到攻城戰正式打響,他才會將指揮部前移到后軍駐地。

  對格蘭特而言,攻城并非眼下第一要務。

  割聯盟韭菜才是。

  向聯盟索要津貼、親衛待遇等只是第一波,索要城墻建筑圖紙、橋梁建筑圖紙,趁機為“未來領地”修建關鍵基礎設施,則是第二波。

  而且全部都要落實到位。

  格蘭特心里也很清楚,一旦攻克長安城,自己的野心暴露,以后就不再是聯盟的大爺,而是很大概率要站在聯盟的對立面。

  割聯盟韭菜的機會可只有這一回。

  自然要一割到底...

  至于說,筑城、修橋什么的耗時日久,會將戰事延長之類的,格蘭特并不擔心。

  時間越久,越有利于他掌控聯軍。

  出發點不同,一切自然就都變了質。

  “將軍,前線剛剛傳來消息說,一支規模在三萬五千人上下的軍隊,從長安城離開,一路進入朝霞山。”參謀麥克跑來匯報。

  “是去支援精靈、矮人了?”

  格蘭特有些意外,沒想到,長安方面,竟然這么的老實。

  說增援。

  就真的增援?

  一群死腦筋!

  “應該是。”除了這個,麥克也想不到別的緣由,“看來長安跟精靈、矮人的羈絆很深啊,竟然舍得下這么大的血本。”

  “一座朝霞山,用得著這么多的援軍嗎?”

  格蘭特仍舊持懷疑態度,“別又是長安方面,在耍什么花招吧?”

  “應該不至于。”麥克搖頭,“此次魔潮,是在整個北落山脈多點暴發,別說是三萬大軍,就是再填進去各三五萬,也一點都不意外。”

  “長安,就這么自信?”

  格蘭特目光銳利,“看來,是我們給長安造成的壓力,還不夠啊。”

  “要提前發起攻擊嗎?”麥克試探著問。

  他能明顯感覺到,格蘭特比之前任羅格斯,城府深了不止一星半點。

  總感覺。

  格蘭特在背著他,秘密策劃著什么。

  “不必!”

  格蘭特搖頭,“不要因為敵人的一點動作,就貿然打斷我們自身的進攻節奏。不過,倒是可以叮囑南路軍、西路軍,要提高警惕。”

  “尤其是在開戰之后,要防備來自朝霞山后方的襲擊。”

  “好!”

  鑒于前一次聯軍的失敗,麥克倒也覺得,謹慎一些沒壞處。

  “還有…”

  格蘭特繼續說道:“即刻從大本營調撥兩萬聯軍進入北落山脈,協助精靈、矮人對抗魔潮,趁機再從精靈、矮人那,再要一批武器裝備。”

  他可不想讓長安專美于前。

  最關鍵的是,從精靈、矮人那里討要的裝備,大部分都被格蘭特用來武裝親衛旅,剩下的也都分給玩家武將的親衛。

  算盤打的依舊是啪啪響。

  “精靈、矮人剛剛傳來消息,說不需要我們的增援了。”麥克小聲匯報。

  “……”

  格蘭特臉上,瞬間爬滿了尷尬。

  為了緩解尷尬,麥克趕緊轉移話題,“咳,還有消息傳來,說長安的一支重裝騎兵旅,已經潛入海灣郡北部活動。”

  “怎么樣,被我料中了吧?”

  格蘭特也是情緒管理的高手,瞬間變臉,“你信不信,如果我們不在海灣郡北部駐軍,那出現的就不是一個騎兵旅,而是一個騎兵師?”

  “我信!”

  麥克用力點頭。

  “不過,即便只是一個騎兵旅,也不能掉以輕心,畢竟有前車之鑒。通知北路軍,給我將這支騎兵旅盯緊了,最好就困在海灣郡北部。”格蘭特下令。

  “……”

  麥克總感覺,他被當面內涵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