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113章 國戰序幕,鹿死誰手?
  阿茲特克人在國家頻道熱議百萬聯軍的事情,全球看熱鬧的玩家都知道了,唐景當然不可能不知道。

  早就有人私信告知。

  百萬聯軍即將來襲,如果戰事不利,聯盟還可能繼續增兵。

  這才是長安即將面臨的最大危機。

  面對這一場空前危機,唐景需要找人解惑。

  但在這之前,他還要做一件事,就是前往蠻荒圣殿,耗費此戰斬獲的12.5萬殺戮值,召喚兩千名蚩尤族戰士以及五百名后羿族戰士。

  編入近衛師旗下,組建又一個步兵旅——

  雄武旅。

  原神武旅副旅帥云翳,升任雄武旅旅帥一職。

  再之后。

  又耗費五十萬點榮耀值,從榮耀商店購買兩千五百套步人甲。

  用于裝備雄武旅。

  如此,近衛師旗下就有了兩個重裝步兵旅以及一個重裝騎兵旅,雖然還沒有達到滿編,但整體實力,無疑是又上了一個新臺階。

  各旅仍舊維持五個營的編制。

  道理也很簡單,相比其余各師“兵源”太足,近衛師則是“兵源”嚴重不足,五個營編制都還不滿編,沒必要搞六個營的編制。

  以后再說。

  ………

  下午。

  城衛軍團第一師師帥岳飛,奉命返回長安城。

  駐扎在西北邊境的第一師、第二師,則由第二師師帥常遇春臨時統領。

  參與圍剿聯軍的近衛師、第四師以及守備師麾下各部,在戰爭結束之后,則是陸續返回長安城休整,第三師奉命駐扎在門羅縣境內。

  一場大戰結束,各部也需要休整。

  傷員要及時救治,各部減員要及時得到補充,破損的兵器、鎧甲要及時修補,消耗的箭矢也要按需補充到位。

  尤其是戰士們緊繃的神經,更要得到適時的放松。

  否則弦會拉斷。

  另外,對于作戰勇猛、立功的將士,軍務署該嘉獎也要及時嘉獎。

  伍長升什長;

  什長升隊正;

  立下大功的隊正,則有望晉升為營正。

  因著長安軍隊規模還在急速擴張當中,對于基層將領而言,只要作戰勇猛,再稍微有點腦子,最后再加上一點運氣,是不愁沒有上升空間的。

  中層將領也是如此。

  對于那些表現優異,在戰爭中脫穎而出的原住民營正,升任旅帥也并不是沒有可能。

  畢竟此番擴軍,又將多出至少十二個旅的編制。

  新來的羅士信、黃忠、馬超三將,毫不意外,將占去三個名額。

  加上可能會有師帥兼任旅帥一職,仍舊還有至少七個旅帥名額的空缺。

  就都要從營正中提拔了。

  自古草莽出英雄好漢,冷兵器時代,真正接受過正規軍事教育的武將,其實是鳳毛麟角,大部分武將,都是從戰爭中學習戰爭。

  尤其是那些個立國名將,都是從底層一路摸爬滾打上來的。

  像明朝立國大將徐達、常遇春,漢朝立國大將周勃、樊噲等將領。

  他們又差哪了?

  唐景也不可能說,長安軍一有武將空缺,就讓異人武將來填補。

  還是要以提拔原住民將領為主。

  因著長安軍隊規模一路狂飆,短短四十天時間,就從零開始到爆兵十余萬,注定了唐景這位領主,無法做到跟底層將士一同成長,搞同甘共苦那一套收買人心的把戲。

  那太不現實了。

  身為領主,唐景所能做到的就是兩點,一是對岳飛、常遇春、薛仁貴等主要將領,給予絕對的信任。

  別有事沒事就搞個微操什么的。

  就像這次針對聯軍的作戰,就全權委托給薛仁貴統一指揮。

  二是有效平衡長安軍中各方的利益,避免一家獨大。

  比如說,用蠻荒戰士來平衡原住民戰士,再用原住民戰士來平衡異人武將等等。

  ………

  領主府。

  下午四時許,唐景將鄔先生、秦霜、岳飛以及郭子儀四人叫到一起,共同商議,如何應對阿茲特克聯盟的百萬聯軍。

  這似乎是某種信號。

  正在進行的新一輪擴軍,除了要新組建兩個師,唐景還決定正式組建兩個軍團,分別由岳飛、郭子儀擔任軍團統領。

  每個軍團下轄三個師。

  這么做,除了是因為軍隊規模擴張到一定程度之后的客觀需求,也是鑒于白川、岳云、林殊等小將,紛紛升任師帥一職,跟岳飛等老將平起平坐。

  岳飛等人可能不在乎,但軍中不能不在乎。

  還是得分個上下尊卑。

  “這次的危機,非常棘手。”鄔先生罕見第一個發言。

  “怎么會?”

  唐景詫異于鄔先生的措辭,“就算百萬大軍打到長安城下,憑借長安十三萬精兵,守住,還是沒問題的吧?”

  “那一百萬之后,又一百萬,再一百萬呢?”

  鄔先生解釋說道:“阿茲特克聚集百萬聯軍的做法確實很瘋狂,但瘋狂,往往也就意味著豪賭,一旦下場,就無法輕易止損,只能是梭哈到底。”

  “試想一下,百萬聯軍在長安城下受挫。”

  “聯盟是會選擇撤軍,讓百萬聯軍功虧一簣,還是繼續增兵百萬?”

  “再之后——”

  “如果兩百萬大軍都砸在長安城下了,那還在乎繼續增兵百萬嗎?”

  “一旦下場,就算是砸鍋賣鐵,聯盟也只能選擇跟長安死熬到底,直到將長安耗死為止,斷沒有中途退出的道理。”

  “這…”

  被鄔先生這一分析,唐景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這簡直就是國戰大決戰啊。

  岳飛、郭子儀臉上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身為武將,保家衛國就是他們的使命,面對這種局面,必須要挺身而出。

  “那,要怎么破解呢?”唐景虛心請教。

  “破解的辦法有兩個,要么,就是從源頭上,阻止阿茲特克聯盟聚兵百萬的計劃,轉而選擇更為保守的策略。”

  “要么,就只能想辦法,阻止聯盟的二次增援。”鄔先生說。

  “前者肯定不可能。”唐景搖頭。

  阿茲特克領主已經就增兵百萬達成共識,動作快的,更是已經在聚集、整編部隊,怎么可能會放棄?

  蓋爾、羅格斯做不到,長安就更做不到。

  “那就只能在阻援上動腦筋了,比如說,延長聯軍的運糧路線。”

  “這是一個辦法。”

  岳飛適時插話,“百萬聯軍,每天光是消耗的糧食就要兩百到三百萬斤。僅是大軍一天的糧草消耗,哪怕全部用獨輪推車,也需要一萬輛獨輪車運輸。”

  “運糧路線每增加三十公里左右,運糧周期就要增加一天。”

  “假設聯軍將糧倉建在梅肯郡邊境附近,距離長安城約150公里。再考慮到中途需要渡河,一趟運糧時間預計為六天左右。”

  “如果能夠迫使聯軍糧倉后撤150公里,運糧時間就要翻一倍。”

  冷兵器時代。

  行軍打仗,打的就是糧草物資。

  “就是說,我們要趁著百萬聯軍還沒有整編到位,選擇主動出擊,蕩平梅肯郡,以延長聯軍的運糧路線?”唐景也是聽懂了。

  “不僅是梅肯郡。海灣郡北部地區,包括喬克托郡,但凡是在以長安城為中心的方圓三百到四百公里范圍之內的領地,都應該是我軍打擊的目標。”

  岳飛的“野心”很大。

  “能做到嗎?”唐景皺眉。

  “據飛廉偵查報告,在登頓三縣陷落之后,梅肯郡、喬克托郡以及海灣郡北部的領主們,就都開始在領地外挖掘壕溝、陷阱,布置拒馬、絆馬索。”

  “狠一點的,甚至有在地面灑鐵蒺藜的。”

  “目的!”

  “就是不重蹈三縣覆轍,不給我方騎兵迅速掃蕩的機會。”

  本來門羅縣的領主們也在做類似布置,奈何時間間隔只有區區一天,還沒有部署完成,長安騎兵就殺將而至。

  騎兵在平原雖然有優勢,但也不是無敵的。

  打的就是一個措手不及。

  一旦各個領地有了防備,再想要迅速掃蕩,已是不能。

  “不僅是布置了針對騎兵的各種陷阱。”

  秦霜補充說道:“據特戰隊打探到的情報,三郡領主還加緊在邊境修建哨塔、瞭望塔、烽火臺等設施,并且互相合作,以期建立起一整套的預警體系。”

  “一旦騎兵入侵。”

  “要么就是后續領地人去樓空,要么就是提前在下一個領地埋伏大量步兵,對我騎兵展開有針對性的伏擊。”

  阿茲特克領主并不蠢。

  有三縣的前車之鑒,加上主流領地都已經進入村落階段,可以調動充足的人力、物力,來構建起一個針對騎兵入侵的防御體系。

  將各地變成騎兵的泥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