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98章 上官婉兒
  回到領主府。

  唐景將崇賢館九子交給鄔先生安置,帶他們先熟悉一下長安情況。

  自個兒繼續開寶箱。

  運氣一般,只成功開出“碾米廠建筑圖紙”以及“煉鋼廠建筑圖紙”。

  碾米廠還算普通。

  煉鋼廠可就意義非凡了,意味著,長安工業即將邁入鋼鐵時代。

  可以說是工業進程上的又一里程碑。

  需要說明的是,長安雖然即將邁入鋼鐵時代,卻注定無法生產、制造槍炮等熱武器,因為該方向的科技樹早就被《星界》鎖死。

  是不允許出現的。

  等于是說,所謂的工業化,基本上僅限于民用領域。

  最多最后,后續也就是能利用機械來輔助鍛造兵器、鎧甲等,提高冷兵器制造效率。

  下一階段。

  應該是想辦法獲得發電廠建筑圖紙,讓長安進入電力時代。

  當然,電力行業是一個極其龐大的產業鏈,除了要建有發電廠,想要進入電力時代,還需要建有跟電力相關配套的一系列工廠,比如說生產電線電纜、開關、熔斷器、發電機、變壓器、電表、阻波器、繼電器、電燈、絕緣材料等等。

  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畢竟,電可是第二次工業革命的標志性成果,想要讓長安亮起來,還任重道遠。

  但也不是那么著急。

  長安現有的蠟燭廠、火柴廠,也已經足夠讓長安的夜晚,家家戶戶亮起亮光。

  不再是漆黑一片。

  當然了,電力時代,最大的意義還不是家庭用電,而是工業用電,尤其是讓工廠晚上繼續生產作業成為了可能。站在資方的角度,等于是極大地提高了產能。

  ………

  除了建筑圖紙,還意外開出上官婉兒人物卡牌。

  上官婉兒,唐朝宰相上官儀的孫女。

  早年受累于祖父上官儀獲罪,隨母沒入掖庭。因聰慧善文,十四歲時得到武則天重用,擔任內舍人,掌管宮中制誥多年,參與決斷群臣奏章。

  有“巾幗宰相”之名。

  唐隆元年,臨淄王李隆基起兵發動唐隆政變時,為亂兵所殺。

  “婉兒見過大人!”

  出現在唐景面前的上官婉兒,不過十五六歲年紀。

  正是花樣年華。

  可見是才被武則天啟用不久,還沒有沾染上豢養面首的愛好。

  不然...

  “起來吧,以后,你就跟在我身邊聽用。”

  上官婉兒可是侍女+女官的最佳組合人選,稍加培養,就可堪大用,但骨子里又有其風流的一面,還得多多訓導。

  歷史上。

  上官婉兒可是連武則天面首都敢撩撥的主。

  “是!”

  上官婉兒盈盈一拜,眼中滿是好奇。

  “去找鄔先生,安排人,將海妖送來的珍寶,一一登記造冊,收入府庫。”唐景也沒客氣,當即給上官婉兒安排工作。

  這些個珍珠、珊瑚,唐景自是不感興趣。

  可架不住精靈喜歡啊。

  唐景已經決定,等米婭回來,就將這批珍寶轉賣給精靈、矮人,以換取更多的武器裝備。

  ………

  上官婉兒走后。

  唐景收到一封特殊郵件,發件人乃是濱海大學原校長唐學謙。

  濱海大學正是他的母校。

  唐學謙的來意也很簡單,就是想應聘長安科教文衛司主官一職。

  可見這職位有多么的搶手。

  “校長愿意來,我掃榻以待!”

  沒怎么猶豫,唐景就決定,同意唐學謙的應聘。

  兩人雖然都姓唐,但在現實中,除了畢業典禮上撥帽穗,其他沒有任何的交集。

  但對于唐學謙的能力,唐景也是有所耳聞的,正兒八經的博士畢業,35歲就被破格評為教授,41歲就當上了濱海大學校長,至今也才45歲。

  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

  而以唐學謙的能力跟資歷,出任長安科教文衛司主官一職也絕對是綽綽有余,倒不是唐景徇私情。

  找一個勉強有交集的熟人,總比完全的陌生人要好。

  ………

  折疊城。

  “收拾一下,準備降臨長安。”唐學謙看向妻子周萍。

  “唐景同意了?”

  周萍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欲言又止。

  現實中。

  丈夫是成功人士,光芒耀眼。

  臨了,臨了。

  卻要去一名學生麾下任職,還是原本一位非常不起眼的學生。

  就怕丈夫過不去這個坎。

  “同意了。”

  唐學謙似乎讀懂了周萍眼中的擔心,拍了拍周萍手掌,溫和說道:“放心吧,我早就調整好心態了。現在,是年輕人的時代。”

  今天不去長安,他日也要去其他領地。

  又有什么區別呢?

  唐景好歹還是他的學生,有一絲交集存在。

  其他領地就不好說了。

  更何況,據唐學謙所知,長安科教文衛司主官的位置,圈子里,可不止是他一人盯上了,甚至有現實中身居教育領域高位的大佬。

  他能被選中,也是靠著這一絲香火之情。

  還糾結個什么勁?

  “婧婧也要去嗎?你就不擔心,我聽說長安正在打仗…”

  周萍又擔心起女兒來。

  “說什么話,我之所以舍下老臉,去往長安,不就是為了婧婧的學業?”唐學謙固然希望能有一個平臺施展抱負,但并非貪戀權力之人。

  主要還是為女兒謀劃。

  他們唯一的女兒,唐婧,今年才剛十九,三年災變,高中學業就是在戰亂之中,磕磕絆絆完成的。

  然后就被強制送進了《星界》。

  降臨荒野之后,作為一名還沒走出象牙塔的女學生,在荒野也是成功一輪游。

  回到折疊城便一直無所事事。

  唐婧倒是想考大學來著,可《星界》哪里又來的大學?

  只能整天混著。

  唐學謙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在獲悉長安招聘公告之后,當即決定去長安試一試,如果能夠當上科教文衛司主官,就利用人脈關系,盡快推動籌建長安大學。

  讓女兒可以繼續學業。

  雖然說,他們這一輩子很可能再難重回現實,但書還是要讀的。

  這是年輕人的時代沒錯。

  但所謂的年輕人,其實指的是那些像唐景那樣的青年天驕,是極少數一撥人,大部分青年人,該平凡還是要歸于平凡,以后還得為學業、工作而發愁。

  不讀書怎么行?

  唐婧窩在沙發上刷論壇,一直安靜聆聽父母對話,突然插話說道:“爸,你看,長安之前貼出的縣令、司正招聘崗位,全給撤下了。”

  “是嗎?”

  馬上要去長安任職,對于長安的動態,唐學謙自然也是極為關注的。

  “會不是是已經招滿了?”周萍說。

  “有可能。”

  唐學謙就很慶幸,幸虧他下手快,否則...

  “我現在就去收拾行李。”

  周萍似乎也被刺激到了,再不糾結,起身,開始收拾東西。

  “長安...”

  唐婧發了條朋友圈,盡顯對未來的迷茫。

  ………

  當天下午。

  唐學謙一家三口齊齊降臨長安城。

  接待他們的,乃是領主府吏部司副司正許慧慧。

  為了不讓第一次降臨長安城的尊龍國玩家,被長安城亂哄哄的景象嚇到,領主府特意在宮城附近開辟出一塊專門的降臨點。

  由五名禁衛負責值守。

  所以,唐學謙一家落地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雄偉的宮城城墻,以及身穿步人甲,手持長槍,腰跨唐刀,全副武裝的禁衛。

  立時便被鎮住了。

  互相見過之后,許慧慧笑著說道:“領主大人專門吩咐了,要我好生招待唐校長您,千萬不能怠慢了。”

  “我早就不是什么校長,以后就是一起共事的同事,叫我老唐就行。”唐學謙很謙虛。

  面對許慧慧這位比女兒唐婧也大不了幾歲的副司正同僚,也只能感慨說,不愧是尊龍國最成功的天使投資人之一。

  擱到現在。

  像吏部司這種核心要害部門,以許慧慧的資歷,別說是什么副司正,就是應聘吏部司的一名普通吏員,都未必能夠爭得過那些個名校畢業的精英。

  卷死她!

  由此可見,想要大富大貴,選擇確實是大于努力。

  “那我可不敢。”

  許慧慧笑了笑,似乎早就習慣了這種帶著一絲探究、質疑的眼神。

  她也算是磨煉出來了。

  “我先帶你們去住處,先安頓下來。”

  “有勞了!”

  唐學謙確實是有很多想法,想要當面跟唐景交流,但也確實不必急于一時。

  尊龍人故土重遷,初來乍到,首先要做的,還是要把家人安頓好,先穩固住后方,沒了后顧之憂,才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有了家,便算是落了地,生了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