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89章 阿茲特克再添新軍
  “先鋒部隊慘敗,已經是既成事實。”

  “我會親自向聯盟請罪。”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是,先鋒部隊慘敗,揭示了一個鐵一樣的事實,那就是,長安遠比我們之前預計的還要強。”

  “僅憑現有的九萬聯軍,還能夠攻滅長安嗎?”

  “我很懷疑!”

  聯軍統帥羅格斯,此刻只覺得虛得一匹。

  長安到底是個什么來頭?

  他打了一輩子的仗,就沒打過像今天這樣窩囊的仗。

  部隊都開始大規模集結了,先鋒部隊甚至都已經出發了,可對于即將交手的敵人——長安,他們卻仍舊是一知半解。

  這特么還打個錘子的仗?

  簡直窩囊!

  好在他調配的特戰隊已經來到拉克鎮,即將展開前線偵查。

  盲羊補牢,猶未晚也。

  “我將向聯盟申請,至少再募集五萬援軍,否則這仗打不了。”

  關鍵時刻。

  以作戰勇猛著稱的羅格斯,卻反倒茍了起來。

  其實,了解羅格斯底細的都知道,羅格斯所謂的作戰勇猛,往往都是阿茲特克在兵力或者武器裝備上占有絕對優勢。

  可不就猛了嗎?

  眼下軍隊規模先不說,武器裝備可是差了一大截。

  還敢猛嗎,還猛的起來嗎?

  當然要茍了!

  ………

  “什么情況,怎么就敗了?”

  “丟人啊,丟人!”

  二十多名玩家將領被齊齊打回折疊城,情況根本就瞞不住。

  阿茲特克的領主一下就炸了鍋。

  他們原本滿心期待說,等著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一雪國恥。

  香檳都準備好了,結果就這?

  “敢情聯軍還沒挺進長安呢,半道上就讓人給一鍋端了?”

  “窩囊!!!”

  “不是說羅格斯挺猛嗎?怎么這么一副熊樣。”

  在阿茲特克,有的是領主不鳥什么羅格斯。現實中羅格斯或許是頭獅子,可這里是《星界》,領主們才是金主爸爸。

  “就是!”

  “仗才剛開始打呢,就又要五萬援軍,以為是大白菜呢?”

  “連長安城的城墻都沒摸到,就要增援…”

  “臉呢?”

  在攻滅長安這件事上,阿茲特克領主確實取得共識,達成空前團結沒錯,但也不是大冤種啊。

  前線說要增援,就要增援。

  第一批募集的十萬聯軍,被海灣郡領主“借”去清理野外營地,提升領地升級,就已經讓非海灣郡領主不滿了。

  現在又來?

  “不是說,擊潰聯軍先鋒部隊的,是一支齊裝滿員的重裝騎兵嗎?”

  也有領主理性發聲。

  “如果情況屬實,那長安確實超乎想象的強大。”

  同為領主。

  他們當然清楚重裝騎兵的恐怖。

  以他們自身領地為例,別說是重裝騎兵,能有十名輕騎兵就燒高香了。

  反觀長安。

  竟然有足足一個旅的重裝騎兵。

  簡直無法想象好嗎?

  就算是再給他們半年,不,哪怕是一年的發育時間,也未必有信心說,能夠攢得出一支重裝騎兵旅。

  “我很懷疑,我們跟唐景玩的是同一款游戲嗎?”

  “那個尊龍人,絕對是開掛了!”

  傲嬌的阿茲特克人,自信心被長安擊碎了一地。

  只剩下嘴硬了。

  “游戲才開始一個月,長安就已經這么恐怖了,如果不及時攻滅長安,假以時日,長安又將成長到何等恐怖的程度呢?”

  “所以——”

  “我很贊同羅格斯將軍的增兵提議。”

  “對,不能再猶豫了。”

  阿茲特克冠軍領主蓋爾也適時站出來發聲,“長安越強,我們就越要團結,要集合一切力量,以雷霆之勢,將其攻滅。”

  “蓋爾鎮,將再次捐贈十名戰士。”

  “捐兵可以,但能不能別還在海灣郡受訓?梅肯郡也行啊,按照行軍距離,我們比海灣郡的一些縣,距離長安還更近呢。”

  “那又憑什么是梅肯郡呢,我們喬克托郡差哪了?”

  “就是,差哪了?!”

  “都別爭了!既然兵員都是可以通過郵件寄送到前線,那為什么就非要在河谷行省受訓呢?聯邦任何一座領地,都能承擔類似的職責吧?”

  海灣郡領主借助駐軍,提升領地等級的事情。

  可是很讓人眼紅的。

  一致對外是一回事,涉及各自的切身利益,又是另外一回事。

  該爭還得爭!

  討論來,討論去,最終的解決方案就是——

  聯盟范圍內,以縣為單位,各地募捐的兵員,全部都在當地集中整編受訓。如果非要拉出去清理野外營地,那收益也應當由該縣所有捐贈領主共享。

  至于說。

  具體到一個縣,到底在哪座領地集中受訓,又如何共享戰利品?

  那就該是各個縣的領主自行討論。

  有能耐的,像蓋爾的西海鎮,肯定是當地無可爭議的集訓地點。實力旗鼓相當的,那就只能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

  反正阿茲特克人也挺擅長這個的。

  聰明人已經意識到,他們爭的,表面上只是一個集訓地點名額,實際上是未來本縣的主導權。

  哪座領地被選為集訓地,基本就在本縣占得了先機。

  至少是處在第一梯隊。

  有了這么一層含義在,那爭的自然就更激烈了。

  ………

  “一群豬腦子!”

  獲悉聯盟最終的決定,羅格斯當場破口大罵。

  內里蠅營狗茍。

  為了一點利益,都要爭來爭去。

  怎么打贏長安?

  以這些個領主的尿性,從募兵,再到決出集訓地點,再到整編完成,怕不是要十天半個月,援軍才能趕來前線增援。

  “將軍,我們現在怎么辦?就這么干等著?還在趕來集結路上的各支部隊,是就地休整,還是繼續按原計劃集結?”參謀麥克請示。

  “不能等。”

  羅格斯用力擺手,“要求各部直接通過就近的領地,以郵件傳送的方式,直接趕來拉克鎮。主力部隊即刻拔營,前出灰水河。”

  只有大軍抵進長安,才能一窺長安虛實。

  也許。

  來襲的重裝騎兵,就是長安最大的底牌呢?

  也許。

  是長安在虛張聲勢呢?

  獸人攻打長安,到底給長安帶來多大損失,是贏了,還是輸了?

  這些問題。

  羅格斯都迫切想要找到答案。

  至于說長安的那支重裝騎兵,他并不擔心,以他的能力跟經驗,怎么也不可能在同一個地方摔倒兩次。

  只要主力部隊超過五萬,騎兵豈敢來犯?

  羅格斯還巴不得來呢。

  這樣,他就有機會將這支騎兵圍剿消滅,砍掉長安的一條臂膀。

  “還有,將軍,聯盟領主要求嚴懲洛里,您看?”麥克小心翼翼問。

  “怎么個嚴懲法?”

  羅格斯眉頭挑了挑。

  洛里雖然戰敗,好歹是他手下的兵,該護犢子就得護犢子。

  “聯盟要求洛里自殺贖罪。”

  “我如果拒絕呢?”羅格斯面色微微一沉。

  “那樣的話,聯盟將拒絕增派援軍。”

  “……”

  羅格斯一下就慫了,金主爸爸們,果然是得罪不起啊。

  “你看著辦吧。”

  羅格斯聲音有些沙啞,或許,直到這一刻,他才真切意識到,自己再不是現實中那個叱咤風云的將軍,而只不過是聯盟領主們手里的一把刀。

  這就很殘酷了。

  “是。”

  麥克識趣告辭離開。

  “是時候,該認真考慮蓋爾的邀請了。”

  羅格斯目光陰沉。

  身為一名作戰經驗豐富的老將,他當然不是沒人要。

  恰恰相反,還很搶手。

  過去一個月,收到不下一千封來自各個領地的任職邀請。

  其中就包括西海鎮。

  只是,在這之前吧,羅格斯還放不下將軍的架子,不想屈尊,去給像蓋爾這樣的年輕人當手下。

  覺得很沒有面子。

  可現實就是,領主,才是這個世界的主導者。

  不屈從也不行。

  如果說,在尊龍國,還有宗族血脈、文明等為紐帶,領主們彼此之間還能做到斗而不破的話,那么在阿茲特克,就稱得上是群魔亂舞了。

  所有的一切,都被打亂重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