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86章 長安反擊,海族潰敗!
  長安城南北直線距離超過十公里。

  從皮格派出豺狼人傳令兵,繞城半圈,找到卡恩;再到卡恩組織援軍,又是繞城半圈,穿過戰區,抵達北面中軍。

  再到五百娜迦以及五百海妖組成的東面援軍,姍姍來遲。

  前前后后,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

  在此期間,北面攻城的半獸人,東面攻城的魚人、海妖以及娜迦,南面攻城的泰格、牛頭人,以及西面攻城的豺狼人。

  全都付出了慘重代價。

  整座長安城,仿如一頭沉默的巨獸,吞噬著一個又一個鮮活的生命。

  無情而冷酷。

  在常遇春的指揮調度之下,兩千豬頭人以及兩千五百名巨魔組成的攻城部隊,并沒有能取得多大進展。

  僅僅只是將塞門刀車,又往門洞推進了不足三米。

  付出的代價。

  卻是超過一千五百豬頭人以及巨魔,慘死在城樓之下。來不及清理的尸體,將城門附近的地面,厚厚鋪上了一層。

  后續進攻,愈發乏力。

  “哼,看還能再堅持多久。”

  雖然進攻受挫,北面主將皮格卻仍舊鎮定,尤其是伴隨著獸人、海族的兩支援軍先后抵達,更是信心十足。

  在皮格看來,守城部隊已經是強弩之末。

  只等他將第二批攻城部隊撤下休整,換上還從未參加戰斗,體能充沛,戰意高昂的援軍,就能一舉將敵軍疲憊之師擊退。

  人族部隊的體能,不可能強過獸人。

  如此高強度的戰斗,哪怕是豬頭人都累得氣喘吁吁,何況是脆弱的人族?

  “咚!咚咚!”

  撤軍的命令,進攻的戰鼓,先后在北部戰場響起。

  一隊隊的巨魔、豬頭人撤下,又有一隊隊的泰格、牛頭人、海妖以及娜迦奔赴戰場,持續對景耀門形成進攻壓力。

  破城就在此刻!

  “嘔~~~”

  眼見城門口的地獄情景,才剛登場的海妖、娜迦卻忍不住嘔吐。

  一個個色變。

  所以,獸人到底經歷了什么?

  哪怕是同為獸人的泰格、牛頭人,也都心有戚戚焉。

  萬幸!

  他們沒有被分配到北面,否則,此刻躺下的很可能就是他們了。

  當然。

  現在似乎也不算晚?

  這般想著,恐懼便不由自主地在心底滋生,取代了之前的興奮。

  ………

  “是時候了!”

  獲悉敵軍最新動向,坐鎮軍情室指揮的岳飛,當即下令:“命令虎嘯率領豹韜旅,會同近衛旅魔虎營,從延興門殺出,直取海族中軍。”

  “擊潰海族中軍之后,由魔虎營負責繼續追擊海族殘部,豹韜旅轉道北上,截住北面獸人大軍東撤之路。”

  “命令歐林率領開平旅,從通化門殺出,襲擊海族殘部。”

  “后續同樣轉道北下。”

  “命令陸烽、屠洪、云山,各自指揮龍驤旅、撼山旅以及鎮岳旅旗下的刀盾兵、精銳槍兵,主動收縮戰線,做好出城作戰的準備。”

  關鍵時刻,岳飛派出了除禁衛營、巡防營之外的所有預備隊。

  務必要一戰而定!

  ………

  “吱嗝!!!”

  接到命令,延興門率先從里面打開,虎嘯、虎英兩兄弟首次并肩作戰,率領三千重裝騎兵,從城門殺將而出。

  三千戰馬奔馳,大地都為之顫抖。

  “什,什么情況?”

  在派出援軍之后,娜迦長老莎琪正計劃加強對春明門的攻勢。

  結果就看到這一幕。

  三千重裝騎兵,迎著升起的朝陽,陽光照在騎兵穿戴的明光鎧上,反射出道道耀眼奪目的金光。

  高貴,而又令人生寒。

  “結陣,快結陣!”

  這是莎琪下意識的反應,有裟羅的前車之鑒,深知逃跑已經來不及。

  隨著攻城進展,算上剛派出去的援軍,莎琪身邊,僅僅只剩下一千海妖以及兩千娜迦,雖然都是精銳。

  卻又如何能擋住一支重裝騎兵的沖鋒?

  “殺!”

  虎英率領的魔虎營,充當開路先鋒,宛如一個箭頭,轟的一下,從側面殺入海族軍陣之中,將陣前的海妖、娜迦沖的是七零八落。

  “噗嗤!”

  虎英一槍刺出,一名娜迦便殞命當場。

  身處中軍陣中的莎琪,還在試圖抵抗,穩住陣型,可后續跟上的豹韜旅,更是化作一股滔天洪水,直接就將海族淹沒。

  “逃命去吧!”

  莎琪下達了最絕望的命令,下一瞬,便被虎英一槍刺殺。

  海族潰敗!

  僥幸逃過一劫的海妖、娜迦們,再不復之前的傲慢,更無心為莎琪的殞命而感到悲傷,腦中此時只剩下一個念頭。

  逃!!!

  跑的快一點,再快一點。

  只要努力超過前面的同伴,便能多一線生機。

  “???”

  還在攻城的魚人,海妖以及娜迦,眼見中軍大旗突然折斷,中軍被沖的七零八落,也是一臉的問號。

  “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會這樣?我該做什么?”

  機靈一點的。

  已經忙不迭往回撤了。

  中軍都被敵軍沖沒了,還攻城?攻個錘子!

  趕緊逃命去吧!

  “殺!”

  就在這時,矮人歐林率領開平旅從延興門殺出,順理成章地,開始追擊那些逃竄的魚人、海妖以及娜迦。

  痛打落水狗嘛!

  ………

  “報!!!!”

  “報告首領,東面的海族大軍,完了!”豺狼人哨兵緊急來報。

  “什么叫完了?”

  之前就已經很懵圈的卡恩,此刻更懵圈了。

  “就是字面意思,完了!”豺狼人哨兵自認為總結的很到位。

  “將這廝拖下去砍了!”

  心煩意亂的卡恩,氣得是青筋暴漲,只想殺人泄憤。

  嚇得豺狼人哨兵面如土色。

  這才明白一個道理——

  不是什么情況下都適合玩梗,會要命的。

  “到底發生什么事了,快說清楚!”

  好在山羊軍師及時出聲,暫時救了豺狼人哨兵一條狗命。

  “就在剛剛,敵軍一支騎兵,突然從城中殺出,擊潰了海族大軍。后續又有一支步兵殺出,正在清剿海族殘余。”

  為了活命,豺狼人哨兵使出生平最快語速。

  也是邏輯最清晰的一刻。

  “長安城中,竟然還有大規模的預備隊?”

  一直都很鎮定的山羊軍師,此刻也終于是面色大變,下意識看向卡恩。

  后者臉色也是難看至極。

  “中計了!”

  “特么的,又中了長安的奸計!”

  卡恩不蠢。

  隱約意識到,從頭到尾,這或許又是長安的一次釣魚。

  就等著他們上鉤呢。

  虧他還傻乎乎的,信誓旦旦說要攻滅長安。

  誰承想。

  長安竟有如此實力,還特么深藏不露。

  這不就壞事了嗎?

  抬頭,正好瞧見豺狼人哨兵討好似的嘴臉,卡恩頓時怒氣橫生,擺手說道:“拖下去,砍了!”

  “是!”

  當即就有兩名牛頭人將豺狼人哨兵拖走。

  “啊哈??”

  豺狼人哨兵先是一驚,跟著便嚇得鬼哭狼嚎,向山羊軍師求救。

  后者卻看都不看他一眼。

  一名沒有了價值的豺狼人,砍了也就砍了。

  犯不上山羊軍師求情。

  “首領,情況有變,海族已經指望不上了,我們要立即收攏部隊,去跟北面的皮格部匯合。”山羊軍師仍舊是最清醒的那一個。

  “沒錯,傳…”

  “吼!!!”

  不等卡恩把話說完,一直在邊上劃水的比蒙巨獸幼崽,突然暴起發難,一掌就將卡恩的頭顱拍碎。

  跟著又一掌下去,山羊軍師也是殞命當場。

  死不瞑目。

  再之后,比蒙巨獸更是大發神威,在獸人中軍掀起滔天殺戮,將一干獸人將領、傳令兵、哨兵等悉數拍死當場。

  哪里還有一點鬧肚子的意思?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