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85章 地獄再現,獸人膽寒!
  “地刺術!”

  一道15米*15米的光暈,再次在城門前的地面閃過。

  下一瞬。

  地面便再次升起密密麻麻,如竹筍般的堅硬土刺。

  “噗嗤!噗嗤!”

  一根根土刺,就跟竄肉串一樣,將擠在城門前的豬頭人身體,又一次的洞穿。

  場面極度血腥。

  “咕咚!”

  短時間內,接連遭受兩次暴擊,加上之前的戰損,作為先鋒部隊的五千豬頭人大軍,至今仍然幸存的,已經不足一千之數。

  而幸存者也幾乎都被嚇破了膽,所有的勇氣,都從體內憑空消失。

  雙腿就跟灌了鉛一樣。

  “阿巴,阿巴,阿巴,啊!!!”

  終于有豬頭人反應過來,丟下兵器,嚇得往回跑,神情驚恐。

  場面一度很滑稽。

  然后是第二頭,第三頭…

  豬頭人戰士心魄被奪,只想逃離這個恐怖的無間地獄。

  “該死!!!”

  遠處觀戰的豬頭人首領皮格,同樣的面色慘白,終究心智更為強大,很快就恢復過來,下令身邊的五百豬頭人戰士,組成一支鐵血督戰隊。

  “膽敢逃跑者,殺無赦!!!”

  皮格目光冰冷。

  雖然逃跑的是他的族人,而且似乎也情有可原。

  但戰場本就是鐵血無情的地方,容不下一絲一毫的溫情脈脈。

  身為主將,如果皮格不及時出手,斬殺逃竄之戰士,那整個北面大軍的士氣就將被沖得七零八碎,很有可能誘發連鎖反應。

  讓這次的攻城行動功虧一簣。

  此戰可是關乎整個登頓平原獸人的存亡,皮格擔不起這責。

  豬頭人族也擔不起這責。

  派出督戰隊的同時,皮格也不忘派出兩道傳令兵,分別向東面的海族以及南面的卡恩部請求增援,以補充豬頭人的戰損。

  長安,遠比獸人想象的要可怕。

  皮格再次望向景耀門城門,只感覺那像是一頭深淵巨獸展開的血盆大口。

  是要吃人的。

  ………

  “往前沖!!!”

  城門前的變故,直接影響到門洞里的戰斗。

  沒有了后續增援,滯留在門洞里,沖鋒在第一線的兩百余名豬頭人戰士,一下就成了無根之木,無源之水。

  破甲營趁機主動發起反向沖鋒,推著塞門刀車不斷前進。

  直至來到城門口。

  這一反推,使得殘存的豬頭人戰士,立時便暴露在弓弩手以及投石手的射程之內,慘遭一波接一波的屠殺。

  還要應付來自塞門刀車縫隙中的長槍。

  境遇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結陣,結陣!!!”

  就這一會兒工夫,第二批兩千名豬頭人以及兩千五百頭巨魔,已經趕到戰場,接替第一批撤下的豬頭人大軍。

  再次朝著城門口沖鋒而來。

  皮格還是有點東西的,沒有將第一批豬頭人先鋒逼入絕境,一邊組建督戰隊,一邊又下令,讓第一批先鋒部隊撤到中軍休整。

  給幸存者一個緩沖的余地。

  以幸存者豬頭人戰士此時此刻的狀態,也不適合立即投入到攻城行動當中,需要好好休整一番,平復情緒。

  強行滯留在戰場,很可能起反作用。

  第二批攻城部隊再次抵進城門口,相比之前的人擠人,無論是豬頭人,還是巨魔,都很有默契地拉開了彼此的距離,一個個神情戒備。

  再不像先鋒部隊那邊一往無前。

  明顯也是被接連兩次的地刺術給嚇破了膽。

  只可惜。

  唐景此刻雖然法力充盈,手里卻并沒有第三張地刺術卷軸。

  這可是大殺器。

  儲物戒指中僅存的兩張法術卷軸,一張為爆炎火球,一張為連鎖火墻,雖然也能起到一些阻敵作用。

  但作用極其有限。

  唐景并沒有選擇繼續使用法術卷軸,而是走下城墻,來到門洞附近,為沖鋒在第一線的蚩尤族戰士施展祝福術。

  “鼓舞”光環也是同步啟動。

  希望憑借法術的續航,為守城部隊爭取到足夠多的時間。

  “嘖嘖…”

  親眼目睹唐景華麗的表演,常遇春是真服氣了。

  難怪領主大人敢夸下海口。

  有了這么一出,要是再守不住景耀門,他也不配在此坐鎮指揮了。

  當即下令。

  讓原先負責鎮守城門的,陷陣旅旗下的兩個刀盾兵營,也加入到封堵序列之中,形成一股強大的合力,務必要頂著敵軍的下一波沖鋒。

  同時下令。

  北面的十五架床子弩,全部調配到景耀門,集火城門附近的攻城部隊。

  包括軍械所旗下器械司營造的,第一次投入實戰的投石機,也都被常遇春緊急調配過來,悉數瞄準攻城部隊。

  還有熱油、金汁等各類特殊守城物資,也全都往景耀門調配。

  ………

  “啊?”

  穩重如岳飛,獲悉唐景的守城之法,也是給鎮住了。

  牛!

  岳飛意識到,雖然城破,但景耀門當還能堅持一段時間,讓他有充足的余力,來實施第二階段的作戰計劃。

  先是批準了虎賁旅的進攻計劃,跟著又給赤焰旅下達命令。

  于此同時。

  岳飛還命令開平旅以及豹韜旅,前往東面集結待命。

  海族怕是做夢都沒想到,此番攻打長安,他們雖然是助攻,卻被長安當成了頭號大敵,是需要被優先消滅的存在。

  ………

  東面,海族中軍陣中。

  “什么?”

  “請求增援?”

  “獸人之前不是信誓旦旦保證,說能輕易攻破城門嗎?”

  面對豺狼人傳令兵帶來的增援請求,海族統帥莎琪一臉的不可置信,眼眸深處,還帶著一絲鄙夷。

  獸人,就是不成器!

  “我們確實已經攻破了景耀門,但是…”

  哪怕只是再復述一遍當時的情景,就足夠讓豺狼人心有余悸。

  “又是法師?”

  莎琪終于色變,她沒記錯的話,據裟羅講述,之前海族攻打長安,關鍵時刻也是有人族法師出手,一擊就滅殺了一頭章魚怪。

  加上章魚怪克星床子弩,導致這次出征,海族甚至都沒再帶章魚怪。

  來了也是“炮灰”。

  像章魚怪這等海中巨獸,哪怕是娜迦族,培養起來也是不易的。

  “知道了,回去轉告皮格,援軍將至。”

  獲悉詳情,莎琪沒再推脫。

  “是!”

  豺狼人傳令兵興奮離開。

  “大人,真的要去增援嗎?現在的景耀門可是一處煉獄,那名人族法師,隨時可能再出手…”有娜迦族大將提出擔心。

  “就是,憑什么增援?”

  “說不定我們這邊,還能率先破城呢。”

  其他娜迦將領也都紛紛抗議,以他們的驕傲,委實不想給獸人打下手。

  “增援,肯定是要增援的,畢竟是友軍。”

  莎琪臉上露出玩味笑意,“不過嘛,挑選兵員,集合,出征,這不都需要時間嗎?什么時候,南面獸人援軍抵達,什么時候,我們再抵達戰場。”

  卻是一個老油條。

  “明白了!”

  眾娜迦將領也是心領神會。

  就說嘛!

  莎琪長老怎么會拿娜迦族人的性命當兒戲。

  ………

  “人族法師嗎?”

  相比海族的鄙夷,卡恩聽完傳令兵復述,卻只感到震驚。

  還有強烈的不安。

  原本以為,城破之后,接下來的戰斗就該是水到渠成。

  一路勢如破竹。

  哪成想,竟橫生波折,出了這等變故。

  一下就有點懵。

  由此可見,作為部落首領,卡恩或許是合格的,但作為一名統兵大將,顯然還不怎么合格,無法根據戰場變化,實時調整戰術。

  只會機械式地執行原戰術。

  也不止是卡恩。

  大部分將領都是如此,需要接受來自上面的指令。

  跟名將的區別也就在這。

  “首領,現在就派出泰格跟牛頭人精銳,增援北面吧,決不能給長安守軍以喘息的機會。”山羊軍師適時提醒。

  “對對對!”

  卡恩腦子里現在就是一團漿糊,山羊軍師說什么就是什么,當即派出一千泰格以及一千牛頭人,組成一支援軍,馳援北面。

  這已經是卡恩手里,最后一支精銳部隊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