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84章 禁忌法師再顯威
  門羅縣,拉克鎮。

  “將軍,剛剛確認的情報,獸人大軍主力,竟是奔著長安去了。”參謀麥克興沖沖跑來向羅格斯匯報。

  “獸人,攻打長安?”

  羅格斯先是一愣,跟著大為懊惱,“哎呀,早知道這樣,我,我就…”

  試想一下——

  聯軍如果能夠跟獸人聯手,不僅贏面更大,關鍵是能最大限度地減少傷亡。

  可他卻眼睜睜錯失了天賜良機。

  “將軍,現在也不晚啊。”麥克笑著提醒。

  “沒錯!”

  羅格斯立即抖擻精神,“傳令,先鋒部隊即刻拔營,開赴長安戰場。”

  “是!”

  軍令一下,一直在門羅縣受訓的一萬先鋒部隊,即刻打點行裝,浩浩蕩蕩,直奔長安而來。

  跟在大軍后方的,則是一支長長的糧草運輸隊伍。

  運糧的農夫并非全體聯盟領主捐贈,而是由門羅縣當地的領主們自發組織的。聯盟又是捐兵又是捐糧的,當地領主也要懂點事不是?

  ………

  灰水河畔。

  跟長安的激戰不同,這里的大戰剛剛落下帷幕。

  接到命令,企圖跨過灰水河,負責牽制虎賁旅的五千豺狼人、半獸人大軍,已經被虎賁旅一擊而潰,尸橫遍野。

  在三階巔峰的重裝騎兵面前,早前還能讓長安頭疼的豺狼人,已經是半個炮灰。

  “旅帥,前線特戰隊員剛剛傳回消息,聯軍開拔了。”

  “敵前鋒部隊,有多少人馬?武器裝備怎么樣?”

  虎賁旅旅帥岳云騎在戰馬上,英姿勃發,面容堅毅,隱隱已有幾分乃父之風。

  “約莫一萬人,以刀兵、槍兵為主,大多身穿皮甲,鐵甲者少。”

  “才一萬?旅帥,可以打啊。”

  說話的是虎賁旅副旅帥虎威,眼中已是躍躍欲試。

  “是要給聯軍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在會灰水河畔的局部戰場,岳云身為主將,是有戰場臨場決斷之權的,“傳令各追擊部隊即刻返回,加快打掃戰場,抓緊時間休整,準備迎接第二場戰斗。”

  “是!”

  虎賁旅將士一個個戰意高昂,剛才只能算是熱身。

  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將戰報以及聯軍動向,立即上報長安指揮部。”

  岳云說著,將剛剛寫就的戰報,遞給身邊專門負責傳遞消息的飛廉。

  后者接過戰報,騰空而去。

  ………

  落葉林。

  跟灰水河戰場一樣,這里的戰斗同樣剛剛結束。

  在小將林殊指揮下,赤焰旅先是示敵以弱,誘敵深入,等到一萬以地精、豺狼人為主的獸人進入包圍圈,再聚而殲之。

  取得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

  除了少數豺狼人逃回落葉林,大部分獸人都已殞命。

  漂亮完成了指揮部交待的任務。

  赤焰旅一邊打掃戰場,一邊休整,一邊等待來自長安的后續命令。

  僅僅一小時后。

  林殊就接到命令,要求所部直插海灣鎮。

  ………

  伴隨著景耀門告破,長安城的戰斗進入最殘酷的階段。

  各路兵馬都使出渾身解數。

  東面,海族除了再次派出三頭潮汐怪,組成一條通往城頭的山坡,還祭出又一樣秘密武器——海魔藤。

  堅韌如鐵的藤蔓,瞬間蔓延到城頭,織就一張大網。

  海妖、娜迦順著藤網欺身而上。

  好在鎮守東面的,無論是守備師,還是龍驤旅,旗下戰士都紛紛邁入二階,再在“國戰之光”、“國戰先鋒”雙重buff加持下,勉強還能守住。

  南面卻出了一點小狀況。

  卡恩原本是想讓比蒙巨獸攻城,后者卻以鬧肚子為由罷工。

  “鬧肚子?”

  關鍵時刻鬧這一出,卡恩簡直要抓狂,卻又不敢強行給比蒙巨獸這個“小祖宗”下命令,只能是讓泰格、牛頭人扛著攻城梯,強行攻打明德門。

  甚至就連西面的豺狼人,為了顯示存在感,也都發起了一輪攻勢。

  然后就在箭雨之下敗退...

  形勢最危急的還是北面,長安守軍副將常遇春,親自前往北面坐鎮,負責統一指揮調度該方向上的所有守城部隊。

  主將岳飛更是派人來問——

  “景耀門能不能守住?”

  如果實在是守不住,那岳飛只能啟動備用計劃,將預備隊中的開平旅以及豹韜旅,悉數派往北面,主動出城,尋求跟獸人決戰。

  “轉告岳將軍,景耀門能守住。”唐景代替常遇春做出回答。

  主動出城作戰,乃是下下策。

  長安的目標,是盡可能地憑借城池之利,以最小的傷亡代價,斬殺最多的敵軍。等到敵軍后繼乏力,再派出預備隊出城,給予敵軍致命一擊。

  現在攻城才剛開始,敵軍雖有傷亡,但極其有限。

  此時出城。

  固然是能贏,卻無法實現大規模擊殺敵軍的目標。

  敵軍很有可能卷土重來。

  而在灰水河對岸,十萬聯軍虎視眈眈,屆時,豈不是要雙面受敵?

  “大人,這,這可不是兒戲。”

  常遇春微微色變,哪怕是他,也沒把握能夠守住景耀門。

  “跟我來。”

  唐景沒有解釋,帶著禁衛營登上城樓。

  常遇春緊跟而上。

  此時的景耀門周邊,已經被密密麻麻的豬頭人戰士擠滿。

  放眼望去,全是豬頭!

  眼見城門告破,豬頭人大軍表現出空前高漲的士氣,面對頭頂落下的箭雨跟落石,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一個個悍不畏死。

  唐景見狀,面無表情地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張法術卷軸,撕開。

  “地刺術!”

  一道15米*15米的光暈,憑空在城門前的地面閃過。

  下一瞬。

  地面便升起密密麻麻,如竹筍般的堅硬土刺。

  “噗嗤!噗嗤!”

  一根根地刺,就跟竄肉串一樣,將擠在城門前的豬頭人身體洞穿。

  超過一千五百名豬頭人戰士瞬時陣亡。

  場面極度血腥。

  原本密密麻麻的豬頭人大軍,瞬時便被清出一片空地。

  準確說。

  是一片被土刺覆蓋的修羅地獄。

  “這,這…”

  哪怕是早就心如鐵石的常遇春,看到這么一副場景,也不由為之心悸。

  法師。

  這么強大的嗎?

  按照常理,覆蓋范圍只有15米*15米的地刺術,是不該造成如此巨大殺傷的,怪只怪,豬頭人為了形成合力,擠的實在是太緊了。

  幾乎就是前胸貼后背。

  平均一頭豬頭人戰士,僅占地0.5米*米。

  可不就是送上門的戰功?

  “禁忌法師職業提升至19級!”

  “禁忌法師職業提升至20級!”

  唐景更是僅僅憑借這一招,就憑空升了兩級,將因為施展“地刺術”而被榨干的法力值,瞬間就給補上。

  體內再次法力充盈。

  這主要還是得益于,眼前一千五百余頭豬頭人,全部都是被唐景一人單獨獵殺,攫取了百分之百的經驗值。

  而不是像之前那樣,靠組隊來混經驗值。

  “咕咚!!!”

  眼睜睜看著,接近三分之一的同伴瞬間斃命,哪怕心理素質強大如豬頭人,此刻也不由的心臟驟停,面如土色。

  高漲的士氣,瞬間降至冰點。

  站在地刺術范圍邊界處的豬頭人,更是下意識往后退了一步。

  太恐怖了!

  “該死的人族法師!!!”

  中軍陣中,站在高處觀戰的豬頭人首領皮格,眼見族人傷亡慘重,忍不住咒罵,臉色難看到極致。

  再無之前的猖狂。

  “傳令,繼續進攻!!!”

  雖如此,皮格還是鐵石心腸地下達了進攻命令。

  城門已經告破。

  沒道理說,大軍在這個時候停滯不前。

  至于說族人陣亡的血債,等到殺進長安城中,只有報仇的那一刻。

  他甚至準備屠城!

  “咚!咚咚!!!”

  伴隨著戰鼓重新響起,皮格派出所有的巨魔以及大部分的豬頭人,身邊只留下五百豬頭人勇士,作為最后的預備隊。

  “殺!殺!殺!”

  伴隨著地刺術法術效果消散,所有的地刺消散無蹤跡。

  只留下遍地的豬頭人尸體。

  在戰鼓催促之下,豬頭人大軍重振旗鼓,再次朝城門口挺進。

  就在這時。

  唐景面無表情地從儲物戒指中,掏出又一張法術卷軸。

  常遇春見狀,一陣惡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