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全民喂養,我直接躺贏 > 第81章 獸人再起兵鋒,殊死一搏!
  對于招搖人的嫉妒,唐景直接無視。

  退出市場之后,第一時間耗費一萬金幣,將水泥廠建在窯區,木材加工廠建在木材加工區,冶鐵廠建在重工業區,印刷廠建在輕工業區。

  制冰廠則是建在副食品加工區。

  算上收購圖紙的花銷,累計耗費一萬五千金幣。

  這么一筆資金,對于普通領主而言,自然是巨款,可對長安而言,不過是灑灑水。

  不貴。

  有娜迦報銷呢。

  ………

  稍傾,秦霜來報,說獸人有了新動向。

  “走,去軍情室。”

  得到消息,唐景當即騎馬出了宮城,來到軍務署衙門。

  岳飛、常遇春等將領也已到達。

  秦霜開始匯報,“最新消息,獸人已經完成了戰爭動員,開始分批次向長安抵進。”

  “首先是落葉林方向。”

  “情報顯示,早在三天前,落葉林的地精、豺狼人、鼠人以及巨魔等獸人,就開始變得活躍起來,有大規模集結的跡象。”

  “昨天,一支在落葉林執行任務的傭兵,更是遭到豺狼人的伏擊。”

  “差點全軍覆沒。”

  “???”

  唐景眉頭微挑,猜想,不會是從梁山武館結業的趙天等人吧?

  那也太倒霉了。

  “今天早上,落葉林的獸人大軍開始走出密林,動向十分可疑。”

  “初步估算——”

  “此番落葉林獸人幾乎是傾巢而出,規模接近一萬。”

  “其次是灰水河西岸。”

  “就在昨天,飛廉偵查小隊監視到,一支以豺狼人、半獸人為主的獸人大軍,約莫五千規模,悄悄渡過梅洛河,進入灰水河西岸。”

  “最后就是獸人主力大軍的動向。”

  “飛廉偵查小隊監視到,獸人主力的三萬大軍正在向梅洛河入海口,白石灘方向附近移動。而白石灘上,正有數以千計的魚人在架設浮橋。”

  為了拿下長安,登頓平原的獸人,可謂是傾巢而出。

  “獸人跟海族聯手了?”岳飛問。

  “應該是。”

  “就是。”唐景補充說道:“為了雪恥,海族已經在海底集結大軍了。這一次,海族直接派出三千娜迦,三千海妖,還強行征召了一萬魚人炮灰。”

  整體戰力比之上次還強,真是把長安恨到骨子里了。

  尤其是對娜迦而言。

  三千娜迦戰士,差不多就是娜迦族的全面精華戰力了。

  “從獸人的調動看,他們的初衷,應該是想努力營造一個從四面八方攻打長安的假象,用以掩蓋主力部隊的調動。”

  “可他們萬萬想不到,長安擁有飛廉偵查兵,將他們的動靜盡收眼底。”

  飛廉的作用,展露無遺。

  就好像敵人在努力營造戰爭迷霧,長安卻直接開了戰場透視。

  這還怎么打?

  “所以,我們的應對是…?”唐景看向岳飛。

  昨天兵棋推演時,他就已經決定,任命岳飛為主將,常遇春為副將,共同指揮城衛軍團以及近衛旅。

  以抗擊獸人、聯軍來犯。

  “末將建議,即刻派出赤焰旅,用于阻擊、圍剿落葉林的獸人。派出虎賁旅,以灰水河大營為駐點,監視灰水河西岸的五千獸人。”

  “如果有必要,虎賁旅也可以選擇主動出擊,擊潰該股獸人。”

  “其余各部,暫時按兵不動。”岳飛說。

  赤焰旅是唯一一個混合步兵旅,旗下擁有一個輕騎兵營,最是適合圍剿地精、豺狼人等實力較弱的獸人。

  虎賁旅作為一支重裝騎兵,更是獸人的噩夢。

  這還只是第一層。

  此番作戰,長安最大的優勢就在于情報。因著特戰隊、飛廉偵查小隊,加上比蒙巨獸、章魚保羅這兩個小黑子的存在,將敵軍底細摸了個門清。

  敵軍一舉一動,都在長安的掌握之中。

  相反。

  無論是獸人,還是海族,對于長安城中到底藏著多少兵。

  至今都一無所知。

  更不清楚,就在兩天前,長安剛剛完成了一輪大規模的擴軍。

  兵力直接翻了一倍。

  因此,面對獸人的“疑兵之計”,岳飛也是將計就計,貼心地將被獸人熟知的赤焰旅、虎賁旅調出長安,執行狙擊任務。

  好讓獸人主力大軍安心。

  這是第二層。

  “赤焰旅、虎賁旅完成狙擊任務之后,是不是還將駐守灰水河東岸,負責監視聯軍,防止聯軍趁機渡過灰水河?”唐景道破岳飛的第三層用意。

  “大人英明!”

  岳飛給了唐景一個贊許眼神。

  一旁的秦霜卻是聽的暗自心驚,岳飛身為一代名將,有這么深的布局還能理解。

  只是唐景,又是如何一眼看破的呢?

  還真是一個謎啊。

  ………

  下午。

  白石灘北岸,獸人大軍臨時駐地。

  “首領,好消息!”

  山羊軍師興奮掀開營帳,走了進來,“剛剛收到的消息,長安方面,已經派遣赤焰旅前往落葉林,派遣虎賁旅前往灰水河。”

  不得不說。

  論野外情報收集能力,獸人絕對是其中高手。

  只可惜碰上開掛的。

  “這么說,我們的計策生效了?”卡恩神情興奮。

  最近一段時間,他也在認真研究長安,知道,赤焰旅、虎賁旅都是長安軍中的精銳之師,更是跟虎賁旅直接打過交道。

  確實很難纏。

  “是的。”

  山羊軍師也是難得心情好,“這說明,要么是長安方面還沒察覺到我們的真實意圖。要么就是長安軍實力有限,只能派出精銳。”

  不管是哪一種,對獸人都是重大利好。

  “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卡恩卻是難得的清醒,黑風寨、海族接連在長安吃癟,就已經很能說明問題,長安絕對是有點東西的。

  最喜歡玩陰的。

  “我決定了,這次帶出來的三頭鐵甲獸,到時候也不用猶豫或者試探。一旦進入戰位,直接讓鐵甲獸破開城門。”

  強行攻城的代價,海族已經提前演示一遍了。

  獸人自然不可能重蹈覆轍。

  如果不是手里還握著鐵甲獸這一王牌,卡恩也不敢帶著四萬五千余獸人,聯合海族,就敢對長安發起新一輪的挑戰。

  “我也是這么想的。”

  雖然鐵甲獸極其珍貴,但相比此戰成敗,就又不算什么了。

  該舍棄就要舍棄。

  “那,比蒙巨獸幼崽呢?”山羊軍師問。

  “這個簡單。”

  卡恩臉上帶笑,“到時我親自充當誘餌,將比蒙巨獸帶在身邊。屆時,長安肯定會以為,我這一路就是主攻方向。”

  “首領英明!”

  山羊軍師當即送上一記馬屁。

  ………

  門羅縣,拉克鎮。

  “將軍,有新情況。”

  參謀麥克找到聯軍主將羅格斯,“剛剛收到消息,有一股約莫五千規模的獸人部隊,突然渡過梅洛河,進入灰水河西岸。”

  “獸人來灰水縣做什么,難道真的是要向我們復仇?”

  羅格斯眉頭皺起,“不應該啊,獸人真要行動,這么點部隊夠干什么?”

  “這會不會只是先頭部隊?”麥克說。

  十萬聯軍集結,在荒野鬧出的動靜可不小,獸人不可能察覺不到。

  “登頓平原也有消息傳來,說之前已經完成動員的獸人大軍,日前已經離開了其大本營,不知去向。”

  麥克補充。

  “傳令還在登頓平原行軍的部隊,立即派出偵查小隊,越多越好,務必要在最短時間內,確認獸人主力部隊的去向。”羅格斯就有些頭疼。

  都這個時候了,可千萬別節外生枝。

  被獸人給盯上了。

  “是!”

  參謀麥克當即在指揮群發出指令。

  “長安那邊呢,有什么新消息嗎?”羅格斯問。

  “沒有。”

  麥克苦笑說道:“長安騎兵對我方偵查封鎖的很嚴密,偵察兵根本就無法渡過灰水河,難以窺探長安現狀。”

  “那是偵察兵廢物!”

  羅格斯冷笑,考慮,要不要動用關系,調一支精銳特戰隊來前線幫忙。身為聯軍主將,一直摸不清楚長安情況,讓他很不安。

  這很不尋常。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